<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講故事

        張積慧采訪錄

        2024-03-20 15:01:02  來源: 昆侖策網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張積慧,山東榮成人,1930年生,1945年參加革命,參戰時為志愿軍空軍飛行大隊大隊長,擊落敵機四架,曾任空軍副司令員。

          記者:張副司令員,還是請您先給我們詳細地講講擊落戴維斯的經過吧。

          張積慧:1952年2月10號這一天,這個時間是永遠記著的,印象很深刻。這一天的戰斗和平時不一樣,這一天早上,不到七點就起飛了,往常都是上午九、十點左右起飛。這回,劉震將軍——劉震當時是志愿軍空軍的司令員,他早就準備了一個方案,要給第四聯隊一個狠狠的打擊。第四聯隊是美國空軍在朝鮮戰場的主力之一。劉司令考慮了一個方案,要給敵人一個突然打擊,所以那天起飛比較早,我們全師都起飛了。

          起飛升空以后,劉司令員在指揮所說,要好好搜索敵人。又過了一段時間,他說,“狗熊”出來了,“狗熊”是第四聯隊的代號。我們就知道第四聯隊出現了,要謹慎。我們繼續向清川江那個方向飛吧。這時就發現遠處有八架飛機迎著我們飛過來了,我們也繼續向前飛,這時,那八架飛機中前面的兩架突然右轉。我講講這個過程,這是一個飛機模型,我想這樣拿著說可能更清楚。拿著這個,再拿那個,這么一個姿勢。他們開始是八架飛機,為首的前面兩架飛機,這代表我們的飛機,這是敵人F-86,它兩架飛機突然右轉,一看就是想咬尾。他的戰術就是這樣,當時我就想,他是老飛行員,動作比較狡猾、靈活,動作很迅速,突然之間就想靠上你。我告訴我的僚機,說右轉,就這樣,我比他高一些,這樣一轉,他就咬不著尾了。

          我告訴我的僚機單子玉,說:右轉。就這么轉,我比他高一些,這么一轉,他就咬不著尾了。我看著他的飛機速度很大,我們還比它高一點,正好是一個戰機,他繼續轉,我突然來了一個左邊反扣,一下子咬著它的尾巴了,我由被動轉為主動,關鍵就是這個。敵人他也有分析錯誤的時候,他認為我這么一轉就過去了,還打什么。他不知道我們是積極求戰,要抓住戰機揍你!我就是主動了,當時我說這下好了,美國佬,我堅決打你!打個滋實的!他一看,就做大坡度的S飛行,想擺脫我,搞不好我就沖出去了,沖到他前面去了,就成了他的靶子了。

          當時作為我來說,參加抗美援朝空戰是從1951年2月份就開始了,這是1952年2月,我已經打一年了,我有了一定的經驗,并且我的飛行時間也不少,我是老飛行員了,1947年我就學飛行,在東北航校,雖然在噴氣式飛機上飛的少,但是別的飛機我飛得多,大體上有300多個小時,噴氣式飛機我有30多個小時。

          他做S飛行想擺脫我,我保持速度跟著他,他看擺脫不掉,又做個向后倒轉,我就跟著,在我當時的技術來說,要跟著他是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們的飛機性能差不多。老實講,我當時也有一定的技術了,打美國人,在空中作戰,我是一點不打怵,確實是如此。他又做這個——比如這是太陽,他沒法了,做垂直動作迎著太陽拉起來,迎著太陽這意思干什么?晃我的眼哪!但是我有準備了,我在地面都想好了,我不正對著你,我一側到邊上來,看他不就好看了?他擺脫不了。這以后,他又向后倒轉,我還是跟著他。在六百米的時候,我瞄準敵機,當然不知道是戴維斯,大體進入角是四分之一度,我三炮齊發。咱們那個炮是三十七毫米的一門炮,二十三毫米兩門炮,三門炮齊發。一打,打中了,敵人呈螺旋形冒煙下降了。這個時候,有很重要的一個條件,我的僚機單子玉,就是在那回作戰中犧牲的,他是一直掩護著我把戴維斯擊落了。在這打完了以后,又有一架飛機,我切了它的半徑,把它擊落了。把它擊落以后,另六架敵機與我遭遇了,我跟他們展開了激戰,這時候,我就看不著僚機了。在跟六架飛機格斗的時候,我的飛機被打壞了,操縱系統,發動機都打壞了,操縱根本不起作用了,沒辦法,我就跳傘了。

          記者:您跟蹤戴維斯的飛機有多長時間?

          張積慧:也就兩、三分鐘吧。這是一個大概的數目,也就是三分鐘左右。在戰斗當中是很快過去了。

          記者:您感覺敵機飛行員的動作怎么樣?

          張積慧:不知道是戴維斯,從一開始前面兩架飛機突然咬尾,要襲擊我們的時候,就知道他是一個老飛行員。因為他的動作比較狡猾、靈活,動作很迅速,突然就靠近你,我是這樣飛的,他是這樣的,突然一轉,我也突然一轉。還有一點,作為積極進攻思想,他認為我轉過去了就算了,各奔東西,我抓住這個機會,我這一反扣,咬住他了,關鍵就是這一下子了。占據主動位置,機動靈活也是很重要。

          記者:當時您咬住他的時候,距離大概是多少?

          張積慧:咬住的時候距離是四、五百米,始終是這樣,他要想把我擺脫了,是擺脫不掉的。要是沒有一定的作戰經驗,他做一個突然的動作,就能把你甩掉了。但是他甩掉我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已經打了一年,對他們的特點我是了解的,這是一個。再一個當時思想情緒就不一樣,對準了美國鬼子,我就是要堅決把你打下來的,在這之前,我已經打下兩架F-86飛機。

          記者:當時打他的時候,他的僚機在干什么?

          張積慧:沒有去注意。

          記者:當時也跟不上了?

          張積慧:這只是一個分析,再打完了它以后,又有一架飛機,我借著打掉他的勁頭,又把他擊落了。這次戰斗,把他擊落以后,又有六架敵人飛機與我遭遇了,我又跟他們展開了激戰,這時候,就看不到我的僚機了。就是跟這六架飛機格斗的時候,我的飛機被打壞了,操縱系統、發動機都打壞了,操縱根本不起作用了,那時候沒有辦法,我就跳傘了。

          這次他們找我寫文章,要我寫自己遇到的最危險的那次戰斗。這次就是最危險的。我拋開座艙蓋很順利,彈射也很順利,但是人有七十公斤,座椅也有三、四十公斤,這么多公斤,重力加速度一個勁往下墜。我這個手想拿回來,拿回來拉把手好投掉座椅,這個手就拿不回來,現在就要想辦法,利用全身所有的力量,我就慢慢把胳膊收到小肚子這個地方,把手就在這里,因為把手連著投掉座椅的開關,終于我還是把座椅投掉了。座椅投掉了我就拉傘,拉傘就容易,有一個大的把手,就安全落地了。那回相當危險,如果你再晚一點,座椅投不掉就完了,好多飛行員犧牲都是因為座椅沒有投掉,到地了,傘也不能開了,座椅就在下面坐的,你投不掉,傘也不能開,必須把座椅投掉以后才能拉傘。

          記者:您把座椅投掉的時候,離地面還有多高?

          張積慧:那時候離地面還有一定的高度的。

          記者:跳傘高度有多少?

          張積慧:跳傘高度可能也就是一千多米吧,很快就落到地面。落地落在哪兒呢?我記得很清楚,有三棵大松樹,是一片丘陵地,我得操縱降落傘別落在樹上,我操縱著傘就落在樹旁邊,安全落地了,這是陸軍第五十軍149師的陣地,落在那里,陸軍同志把我救起來了,我的眼睛都吹紅了,別的傷沒有。陸軍同志把我救了以后,他們給我安排了一個暖和房子,那時正是二月份,正冷的時候,我習慣穿棉的皮衣服,可我穿的是單皮飛行服,因為穿單皮飛行服操縱飛機方便,那天凍得夠嗆。他們給我做的面條,熱乎乎的,很好吃。

          我打下飛機了,我想去看看,眼睛雖然吹紅了,但是還能夠看到東西,我想看看打下的飛機落在什么地方,當天我就去了。當時,還不知道他是戴維斯,我也不識英文,我看到了他的手槍,我還拿著。

          記者:手槍當時是別在他身上還是掉出來了?

          張積慧:掉出來了。

          記者:掉到飛機外面?

          張積慧:不是,還在座艙里。他的血型牌,還有釣魚桿什么的,他們的傘一張開后,就自動給小膠皮船充氣,就是救生船,全套的東西都有,還有護照。

          記者:誰陪著您去的,是不是五十軍的同志?

          張積慧:是啊,那是下午,冬天二月份,地面都有雪,下大雪,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天還挺亮的時候去的。戴維斯的尸體,面目已經不清楚了,已經不成形了,就死在座艙里面。

          記者:您當時還發現了什么東西?

          張積慧:我剛才說的這些東西,比如釣魚桿、手槍、血型牌子,當然咱們不知道是血型牌子,就是不銹鋼的這么一個牌牌,我也不懂英文,這都是以后進一步研究之后發現的。還有他的護照,上面寫著第四聯隊,334中隊的隊長戴維斯,還有他的飛行帽,上面也寫著戴維斯的名字,飛行帽我都看到了。

          記者:他的手槍呢?

          張積慧:我帶上了,我還帶回丹東去了,我在身上帶了大約是兩個禮拜,以后軍事博物館要,咱們要有風格,就給他們了,他們要拿去展覽,現在還在博物館。

          記者:是一個什么型號的手槍?

          張積慧:就是左輪手槍。槍挺漂亮的,是很新的左輪。

          記者:聽說當時師里對這次戰斗不滿意?

          張積慧:對呀,開始的時候,說這場戰斗和美國人打了一個平手。原來我們師里面就這么評論的。也打下了敵人,我們也有傷亡,我也讓敵人打下來了,我的僚機也犧牲了。后來,就聽到說美國華盛頓的電臺廣播了,戴維斯的飛機在北朝鮮上空失蹤了。

          記者:一開始是說失蹤?

          張積慧:原來報的是說戴維斯失蹤。當天就廣播了??哲妱啒撬玖顔T聽說后,馬上發電報給劉震司令員,發報給我們師方子毅師長,要求迅速組織兩個調查組到朝鮮現場調查,我們師派了這兩個組,一查果然是戴維斯。馬上就給北京發報,因為有血型牌子,還有他的護照,飛行帽,還有手槍上面都寫著戴維斯,因為那些個是燒不了的,證實確實是戴維斯,這樣一來,這件事就大了,蘇聯人也來爭,說是他們打下來的。蘇聯空軍部隊也參加了抗美援朝的,這樣的好事誰不愿意算在自己身上呀!可是一查,在那個時間里,蘇聯空軍飛機沒有起飛。就是我們團在那個時候打的。

          記者:當時你飛機上的膠卷呢?

          張積慧:膠卷都沒有了,我一跳傘,飛機都摔了,膠卷自然就不存在了,所以故事就出在這里了,有的人說戴維斯不是我張積慧打的。方子毅師長寫過文章,專門說到這件事,前不久,我找出來又看了看。陸軍同志反映的情況和我匯報的情況相符。劉震同志現在去世了,他去世前,我到他那里去過,他說:當時也到我這里調查過,我是怎么回答的呢?我說那次戰斗是我指揮的,我知道就是張積慧打的,我們聯司向中央軍委、向毛主席做了匯報的。

          知道打下的是戴維斯以后,師里和空軍都很高興,說這次戰斗是一次很大的勝利,不是打平了??哲婞h委發電報,表揚張積慧這種英勇善戰的精神,號召大家都應該向他學習,可是把我好好評論了一番,其實這不是給我個人,這是空軍的光榮。

          后來志愿軍政治部給我記一等功。到了1952年的12月份,空軍授予我一級戰斗英雄稱號。我擊落戴維斯以后,劉大維去采訪我,那是第一個記者采訪。登的照片就是他給照的,劉大維當時是空軍政治部宣傳部的科長,這個人現在還活著,他采訪我怎么擊落戴維斯的,寫了一篇很長的文章。當時,空軍劉亞樓司令員不讓登報,主要考慮我們的空軍還年青,剛打過幾個仗,要謙虛一些。劉大維找到總政肖華主任,肖華主任請示周恩來總理,周總理說,登吧,這個趕快登報。這是周總理決定登報的,《人民日報》是頭版頭條,有這么一個過程。

          記者:當時您知道打下的是戴維斯以后,您回憶一下,戴維斯這個人飛行上有什么特點?

          張積慧:這只能原則上說這個特點,第一個就是他們的飛行技術很好,隊形很整齊,再一個是動作比較靈活,比如他要偷襲我,很快突然靠上你了,給人的印象就是老家伙、老飛行員,再就是他的擺脫動作,雖然當時他失誤了,但是他要擺脫你,這都是有經驗的人,動作完全是有經驗的。

          記者:當時您想過沒有,在技術能打敗他嗎?

          張積慧:沒有想,因為我和他比,他飛的時間長,我也算是老的了,這里面有一個問題說是,有人說咱們的技術根本打不下美國飛行員,可是李漢不是打下了美國飛行員嗎?我是老飛行員,韓德彩是1950年學飛行,不也打下了美國王牌飛行員愛德華嗎?這說明我們都能打下,不光是張積慧能打下。我是放著最大的油門才沒被把他甩下來,因為做向后倒轉的時候,晚一點的話,你就被它甩掉了,甩掉了還能追得上嗎?那時候我是拼了老命,不能讓他擺脫。

          我這個人的特點就是這樣,比如我飛米格-15去打仗,我寧可這個飛機飛碎了,也不讓你美國佬打著我,就是這樣。好在蘇聯造的飛機就是結實,就是飛不碎,有這種精神。飛機飛解體了,也不能讓敵人打著,我打敵人的時候,發揮最大的技術性能,咬住你,我有這個精神。

          記者:戴維斯被擊落之后,美國有什么反映嗎?

          張積慧:當然有了,反映大了。首先就是美國遠東空軍的司令威蘭,他說戴維斯的死,給美國遠東空軍帶來了一片暗淡,他是這么講的。美國的國會議員,一個重要人物就大發雷霆了,說美國在朝鮮發動的這場戰爭是錯誤的。還有戴維斯的老婆向美國政府提出抗議,說戴維斯早就應該回國了,你們總是長期地把戴維斯留在朝鮮作戰??偠灾?,對美國空軍的噴氣機駕駛員來講,他們感覺很暗淡,很不好。你想嘛,他們的王牌飛行員,都被中國空軍飛行員打下去了,都斃命了。接著沒多久,韓德彩,人家新飛行員,他比我新多了,又把王牌駕駛員愛德華打下來了,跳傘被俘了。這說明什么?說明我們中國空軍能戰勝美國空軍。整個抗美援朝的時間是兩年又八個月,我們師是五次參加抗美援朝輪戰,到前線去了五次,每次我都參加了。我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擊落美國F-86飛機四架,我沒有擊傷的,都是擊落。F-86是當時美國最先進的戰斗機,這種飛機的性能和米格-15的性能相比,各有優點缺點,總的來說差不多少。但是,需要提出的是,米格-15飛機的炮火比F-86好,它有三十七毫米的大炮,炮火比美國好。這個飛機輕,爬高的性能比較好,F-86的飛機比較重,俯沖的性能比米格-15的性能好一些,轉彎的性能要好一點。整個作戰期間,我們全師擊落、擊傷敵機八十八架,其中70%是F-86。F-86飛機性能比較好,擊落一架F-86就是立一等功,擊落F-80是立二等功,因為含金量不一樣。我們空一師在作戰當中是第一個入朝的,那時候毛主席有一個指示:慎重初戰。就是說,開始打的時候要謹慎,不要莽莽撞撞,劉亞樓司令為了貫徹毛主席的指示精神,把首戰的任務交給空四師,具體來說,交給方子毅師長來實踐慎重初戰的精神。方子毅師長給我講的時候說,劉司令員是這么說的:方子毅同志,我開始只給你兩架飛機起飛的權力,你不能有更多的權力,你天天晚上給我發電報,我每天早晨給你回電報,你能指揮兩架了,再指揮四架、八架。但是你需要經過我的批準才有這個權力。從這點可以看出來,劉亞樓司令對這個問題是非常重視的,堅決貫徹毛主席慎重初戰的指示。所以在打仗過程當中,比如說開始是打小機群,在友軍的掩護下,那時候蘇聯空軍都參戰了,美國知道,這個保守不了秘密,我們參戰,后面是蘇聯空軍的一個大隊掩護著我們,先看地形,經過看地形,然后自己單獨作戰。小機群,然后大機群,大機群作戰已經是大干了??账膸?,以后的空三師,接著六師、十五師、十六師,相繼這些師都上了。毛主席指示過,哪怕打一次、兩次也好,使飛行員有經驗。

          在1951年的時候,大概是十月份,毛主席在空軍的報告上寫過一段批示:空四師英勇作戰甚好甚慰。毛主席還批示,對犧牲官兵的家屬要給予撫恤。給我們傳達,我們很受鼓舞。我們空一師作戰有好幾個第一:第一個參加抗美援朝,第一個打下美國飛機,李漢嘛,第一個打下美國F-86,所以,以后,在1956年的時候,我記得,空軍黨委作出決定,把空軍航空兵第一師的這個稱號送給空四師,原來的空四師變成了航空兵第一師。這個空一師就是這么來的,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我們要珍惜這個榮譽,我是一師的,我也感到很榮耀。

          記者:說到李漢,我們想問這樣一個問題,李漢打下第一架飛機,在那么多戰友、同學之間引起什么反響?

          張積慧:一個是很佩服他,再一個就是給我們提高了信心,李漢能打下,我們也能打下,提高了信心。當時的《人民空軍》有一本全是宣傳的李漢,影響很大,中國空軍作為一個新的軍種,第一個打下美國空軍的飛機,影響很大。

          1952年7月份,我一個,劉玉堤一個,還有趙寶桐,參加了志愿軍歸國代表團,團長是杜平,志愿軍政治部主任,我們到北京以后,就在車站上,兒童、各界的人民群眾把我們都抬起來了,抬著出了車站,群眾的情緒就是這樣。誰是最可愛的人?——志愿軍就是最可愛的人。有一回,大概是1952年7月底,就在中南海的門口,我是第一次見到毛主席,過去沒有直接見到,只是在電影上看到。我們年輕就不管這樣那樣,我就走到毛主席面前問好去了,還有劉少奇、周總理也在。毛主席說這是誰呀?總理就說:這是張積慧,打下美國王牌飛行員戴維斯的。毛主席就說:你打得好!你看,毛主席還跟我握手,周總理給他介紹,印象很深刻。

          來源:史料研究微信號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