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讀經典

        郝貴生:列寧如何批判伯恩施坦修正主義的?——紀念列寧逝世100周年

        2024-01-19 15:46:12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郝貴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筆者按語】列寧一生理論方面對馬克思主義的杰出貢獻之一就是對修正主義的批判。筆者以往寫過多篇列寧批判修正主義的文章。在紀念列寧誕辰150周年時筆者曾經寫過《應該把反對修正主義斗爭提到重要日程上來》、《列寧批判伯恩施坦“運動就是一切”的修正主義及其現實意義》、《究竟如何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等文章,均發表在紅色網站上。今年在紀念列寧逝世100周年之際,深感列寧對修正主義的批判仍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于是將其中一篇《列寧批判伯恩施坦“運動就是一切”的修正主義及其現實意義》精簡壓縮后,拆解為兩篇即第一篇《列寧如何批判伯恩施坦修正主義的?》,第二篇《列寧批判伯恩施坦修正主義觀點的現實意義》?,F發表第一篇。(2024年1月18日)

          內容摘要:伯恩施坦修正主義的典型代表思想就是“運動就是一切,最終目的算不了什么”。列寧揭露批判其實質是臨時應付,遷就眼前的事變,遷就微小的政治變動,忘記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忘記整個資本主義制度、整個資本主義演進的基本特點,為了實際的或假想的一時的利益而犧牲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這就是修正主義的政策。列寧一生在同伯恩施坦修正主義及其在俄國的種種表現進行了堅決的斗爭,且在這種斗爭實踐中捍衛、豐富、發展、深化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推動了俄國和世界革命實踐的發展。
         

          列寧一生無論在理論還是實踐方面都為馬克思恩格斯開創的人類共產主義事業做出了極其輝煌和杰出的成就。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對第二國際修正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伯恩施坦的批判。列寧不僅揭露其修正主義的實質、根源、危害性,而且在批判中闡述、豐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等許多基本觀點和方法。列寧的這種批判不僅有重要的理論和歷史意義,而且對于正在從事偉大的社會主義事業的中國共產黨人來說也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

          伯恩施坦修正主義理論中一個核心思想,就是他的“運動就是一切”。那么列寧如何批判這句話?其實質、根源、影響、危害性究竟是什么?這種批判的意義和當代價值究竟是什么呢?

          伯恩斯坦(資料圖)

            一、伯恩施坦提出“運動就是一切”的過程及直接含義

          “運動就是一切”完整的表述是“運動就是一切,最終目的算不了什么”。這是他在1899年公開出版《社會主義的前提和社會民主黨的任務》一書提出的。他說:“我坦白地說,我對于人們通常所理解的‘社會主義的最終目的’非常缺乏愛好和興趣。這個目的無論是什么,對我來說都是微不足道的,運動就是一切,所謂運動,我指的既是社會的總運動,即社會進步,也是為促成這一進步而進行的政治和經濟上的宣傳和組織工作。”他在《崩潰論和殖民政策》一文中還說:“如果人們把社會主義的實現理解為建立一個在一切方面都嚴格執行共產主義規則的社會,那么我一定要毫不猶豫地聲明,我覺得這種社會還相當遙遠。相反,我倒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即現在這一代人能夠看到許許多多的社會主義的東西得到實現。”

          大家知道,運動是物質的根本屬性,人類社會也是運動的,人類實踐活動也是運動的。人類的實踐活動都是有目的和追求目標的。但這種追求目的、目標一般可以劃分為長遠目的和眼前目的?;蛘哒f大目標與小目標。這兩種目的、目標有時是一致的,有時就不一致。一般人們實踐活動既有大目的、又有小目的。不講大目標,只講小目標,就會導致沒有志向,眼光短淺,鼠目寸光。這種實踐活動不可能有大作為。而如果只有大目標,而沒有小目標,這種大目標就會變為空想、脫離實際。正常的人們既要有大目標也要有小目標,小目標要服從大目標。伯恩施坦這句話的字面含義“最終目的算不了什么,或者說微不足道”就是不講大目標,長遠目標、長遠利益,只講小目標,講事物發展過程中眼前的局部的直接的特別是物質利益。

          伯恩施坦這句話實質是針對《共產黨宣言》的基本思想的。大家知道,《宣言》的基本觀點就是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最終“消滅私有制”是共產黨人的最高綱領。實現這個大目標也是無產階級的長遠和根本利益。但“消滅私有制”必須經過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這個專政不過是消滅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這就需要共產黨人和無產階級進行較長時間的極其艱巨復雜的階級斗爭實踐。但《宣言》這個思想一問世,不僅受到統治階級的歪曲和根本否定,也受到無產階級政黨內部部分成員的否定。如馬克思恩格斯時代的拉薩爾主義、杜林主義、蘇黎世三人團(伯恩施坦是其中之一)、工聯主義等改良主義派別,尤其反對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學說和階級斗爭實踐。馬克思恩格斯逝世后,由于資本主義相對進入穩定發展階段,資本主義國家內部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階級矛盾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緩和。這種改良主義思潮就逐漸在部分國家和第二國際內部占據主導地位。他們認為,“時代變了”、“資本主義變了”,《宣言》中“兩個必然”已經“過時”,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已經“過時”。共產主義只是一種“空想”。“多年前需要進行流血革命才能實現的改革,我們今天只要通過投票、示威游行和類似的威逼手段就可以實現了。”他們打著“反對教條主義”以及“消化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旗號,希望各國無產階級及其政黨能夠放棄黨的實現共產主義的“最終目的”思想,只著眼于眼前的“運動就是一切”,眼前的運動目標、利益尤其是經濟利益就是一切,“只要工人階級精神抖擻地追求眼前的目的,那么它是否為自己確定了描繪好的最終目的,畢竟是次要的。”對資本主義社會中的所謂剝削、壓迫制度用不著炸毀,用不著階級斗爭,只需改良,只需改變無產階級當前的狀況和實現眼前的利益就可以了。這就是伯恩施坦“運動就是一切”的具體含義。

          二、列寧揭露“運動就是一切”的修正主義的階級實質

          列寧認為,伯恩施坦這句話典型表現了其全部修正主義理論的核心思想和實質。他說:“運動就是一切,最終目的算不了什么,伯恩施坦的這句風行一時的話,要比許多長篇大論更能表明修正主義的實質。臨時應付,遷就眼前的事變,遷就微小的政治變動,忘記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忘記整個資本主義制度、整個資本主義演進的基本特點,為了實際的或假想的一時的利益而犧牲無產階級的根本利益,這就是修正主義的政策。”(《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頁)這句話包括三層含義:一是臨時應付,遷就眼前事變,遷就微小的政治變動,二是為了眼前的實際的一時利益,而忘記和犧牲無產階級的根本和長遠利益。三是忘記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發展進程和規律,無產階級不要搞什么階級斗爭、武裝暴動、無產階級革命、無產階級專政實現“虛無縹緲”的、“空想”的“消滅私有制”的共產主義罷了。列寧對這種荒謬觀點還說過:“機會主義就是為著極少數工人的暫時利益而犧牲群眾的根本利益,換句話說,就是一部分工人同資產階級聯合起來反對無產階級群眾。”(《第二國際的破產》,《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89頁)“機會主義者形式上屬于工人政黨這一情況,絲毫也不能抹殺這樣一個事實:機會主義者客觀上是資產階級的政治隊伍,是資產階級影響的傳播者,是資產階級在工人運動中的代理人。”(《第二國際的破產》,《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93—494頁)列寧還認為,這種修正主義的主要內容就是階級合作的思想。他們“都主張階級合作,放棄無產階級專政,拒絕革命行動,崇拜資產階級所容許的合法性,不相信無產階級而相信資產階級”(《機會主義和第二國際的破產》,《列寧全集》,第27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03頁)列寧的這種批判與恩格斯生前對改良主義的批判完全是一致的。恩格斯說:“現在也還有這樣一些人,他們從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觀點向工鼓吹一種凌駕于一切階級對立和階級斗爭之上的社會主義,這些人如果不是還需要多多學習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兇惡的敵人,披著羊皮的豺狼。”(《<英國工人階級狀況>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373頁)“為了眼前暫時的利益而忘記根本大計,只圖一時的成就而不顧后果,為了運動的現在而犧牲運動的未來,這種做法可能也是出于真誠的動機。但這是機會主義,始終是機會主義,而且真誠的機會主義也許比其他一切機會主義更危險。”《1891年社會民主黨綱領草案批判》《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274頁)

          三、列寧批判“運動就是一切”在哲學、經濟學和政治學理論方面的錯誤觀點

          列寧認為,“運動就是一切”只是伯恩施坦修正主義的核心,其修正主義理論表現在哲學、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等多個方面。

          在哲學方面,伯恩施坦企圖以“新康德主義”的主觀唯心主義觀點去取代唯物主義,用庸俗進化論取代革命辯證法。因為“運動就是一切”觀點的哲學依據就是康德的主觀唯心主義和不可知論。所以列寧認為:“修正主義跟在資產階級教授的科學的屁股后面跑。教授們回到康德那里去,修正主義就跟在新康德主義者后面蹣跚而行。教授們重復神父們已經說過一千遍的、反對哲學唯物主義的濫調,修正主義者就帶著傲慢的微笑嘟噥著,說唯物主義早已被駁倒了。教授們輕蔑地把黑格爾視作一條死狗,聳肩鄙視辯證法,而自己卻又宣揚一種比黑格爾唯心主義還要淺薄和庸俗一千倍的唯心主義;修正主義者就跟著他們爬到從哲學上把科學庸俗化的泥潭里面去,用簡單的(和平靜的)演進去代替狡猾的(和革命的)辯證法。教授們拿他們那些唯心主義的和批判的體系去適應占統治地位的中世紀哲學(即神學),以酬報官家給的俸祿,修正主義者就向他們靠攏,竭力把宗教變成私人的事情,不是對現代國家來說而是對先進階級的政黨來說的私人的事情”(《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頁)

          在政治經濟學方面,“運動就是一切”依據所謂“經濟發展中的新材料”,反對馬克思的剩余價值學說和資本主義的“崩潰論”。他們說,資本主義正在走向崩潰的“崩潰論”是站不住腳的,因為階級矛盾有減弱和緩和的趨勢。馬克思的價值理論要加以糾正?!顿Y本論》關于小生產等許多理論都是錯誤的。列寧評價這種觀點及其方法時說:“從學術上來說,修正主義者在這個問題上的毛病,是他們對一些片面抽出的事實作膚淺的概括,而沒有把它們同整個資本主義制度聯系起來看;從政治上來說,他們的毛病就是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勢必號召農民或推動農民去接受業主的觀點(即資產階級的觀點),而不是推動他們去接受革命無產者的觀點。”(《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頁)

          在政治學說方面,伯恩施坦以“運動就是一切”的觀點出發,提出了一整套資本主義“和平長入社會主義”的綱領,否定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學說,污蔑馬克思主義的暴力革命是“布朗基主義”。“只要生產力高度發展,資本主義就可以‘和平長入社會主義’”,“訴諸暴力就成為毫無內容的空話”。他攻擊無產階級專政“屬于較低下的文化”,是“政治上的返祖現象”。他主張“社會民主黨應該改為“改良的黨”。所以列寧說:“在政治方面,修正主義確實想修正馬克思主義的基礎,即階級斗爭學說。”同上第6頁)這種放棄階級斗爭和妥協行為令人信服地表明這其“只能模糊群眾的意識,因為這種妥協不是提高,而是降低群眾斗爭的真實意義,把正在斗爭的人同最不能斗爭、最動搖、最容易叛變的人拴在一起。《馬克思主義和修正主義》,《列寧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頁)

          四、列寧揭露批判“運動就是一切”在俄國的主要表現“經濟主義”

          伯恩施坦“運動就是一切”的觀點在俄國的影響表現在多個方面,如“合法馬克思主義”、“經濟主義”、“取消派”、“召回派”、孟什維克主義、“超帝國主義論”、布哈林主義等。列寧對其進行了全方位立體式的批判。因篇幅所限,筆者這里著重簡要介紹“經濟主義”觀點及列寧的批判。

          19世紀初,有一些參加了馬克思主義小組的青年知識分子受“運動就是一切”的修正主義觀點的影響,開始在工人隊伍中鼓吹經濟主義。他們認為“工人運動的座右銘是為改善經濟狀況而斗爭”,“根據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學說,各個階級的經濟利益在歷史上有決定作用,所有無產階級為自己的經濟利益而進行的斗爭對于它的階級發展和解放斗爭應當有首要的意義。”“對每一個盧布工資增加一個戈比,要比社會主義和任何政治更加切實而可貴。”這種經濟主義一是打著“批評自由”、“反對教條主義”反對“思想僵化”的旗號,否定和攻擊馬克思主義。二是崇拜工人運動的自發性,胡說自發的工人運動可以走和平大道到達社會主義的彼岸。三是否認革命理論對工人運動的指導作用,反對向工人群眾灌輸科學社會主義思想,反對馬克思主義與工人運動相結合。四是反對建立統一的無產階級革命政黨,反對黨對工人運動的領導。五是把工人階級的經濟斗爭與政治斗爭割裂開來,只搞經濟斗爭,反對政治斗爭。列寧寫了一系列的文章批判經濟主義,如1902年所寫的《怎么辦》一書中批判這種思潮“無非是機會主義的一個新的變種”,是重復德國社會民主黨中的伯恩施坦派的議論”,他們的“批評自由”就是“機會主義派在社會民主黨內的自由,就是把社會民主黨變為主張改良的民主政黨的自由,就是把資產階級思想和資產階級因素灌輸到社會主義運動中來的自由。”(《怎么辦》,《列寧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97頁)同時指出這種觀點實際是“敗壞工人群眾的社會主義意識(而社會主義意識則是保障我們獲得勝利的唯一基礎)為代價,換得的卻是一些實行微小改良的冠冕堂皇的草案,這種改良微小到了極點,甚至比從資產階級政府那里爭取到的還要少!”(《怎么辦》,《列寧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97頁)列寧闡述了馬克思主義的觀點,“根據經濟利益起決定作用這一點,決不應當作出經濟斗爭(等于工會斗爭)具有首要意義的結論,因為總的說來,各階級最重大的、決定性的利益只有通過根本的政治改造來滿足,具體說來,無產階級的基本經濟利益只能通過無產階級專政代替資產階級專政的政治革命來滿足。”(《怎么辦》?!读袑庍x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33頁)闡明了馬克思主義革命理論對于黨的建設和工人運動的重要意義,“沒有革命的理論,就不會有革命的運動。在醉心于最狹隘的實際活動的偏向同時髦的機會主義說教結合在一起的情況下,必須始終堅持這種思想。”(《怎么辦》,《列寧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10頁)。

          五、列寧批判“運動就是一切”的哲學依據是唯心主義和詭辯論

          “運動就是一切” 在俄國的影響和表現也是有特色的多種多樣的。列寧認為,所有這些反馬克思主義的修正主義觀點其背后的哲學依據就是唯心主義和形而上學,特別是詭辯論。列寧對其進行了深入的批判。

          如俄國1905年革命失敗以后,俄國社會民主黨內出現了兩股錯誤思潮:一是“取消派”,即認為,革命處于低潮階段,因此要求取消現有的黨組織,放棄黨的綱領、策略和傳統,實質是取消無產階級革命。二是“召回派”,主張召回在國家杜馬中的黨員代表,反對利用合法組織合法身份進行革命斗爭,只是保持黨的絕對秘密狀態。這兩種錯誤實質都是用主觀主義的方法認識革命失敗后的俄國革命形勢。其代表人物波格丹諾夫、巴扎羅夫、盧那察爾斯基等人為了論證其合理性,于1905年連續出版四本書,狂熱宣傳馬赫主義的唯心主義哲學。列寧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與馬赫主義的斗爭已經成為當時哲學領域里的首要任務。于是在1908年寫了《唯物主義和經驗批判主義》一書全面系統批判了馬赫主義觀點的主觀唯心主義的實質。闡述了辯證唯物主義的物質觀及認識論的一系列基本觀點。揭示了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兩條根本對立的認識路線,以及哲學的黨性、唯物史觀等基本原理。

          “運動就是一切”在論證其修正主義觀點時,都以大量所謂“事實”為依據。究竟什么原因呢?列寧認為,馬克思主義的唯物主義是辯證的唯物主義,離開辯證法不可能做到唯物主義地認識自然和社會。而這種離開辯證法的形而上學思想又采取貌似辯證法的詭辯論方法。列寧1914年在革命繁忙之際完成了其辯證法的研究成果《哲學筆記》,尤其是高度概括和凝練為其精華、核心內容的兩篇短文《辯證法十六要素》、《談談辯證法問題》。

          列寧在《辯證法十六要素》第一條指出:“考察的客觀性(不是實例,不是枝節之論,而是自在之物本身)。(《列寧全集》第55卷,1990年,第190頁)實際是指出運用辯證法達到的最終目的就是認識的客觀性,也就是按照事物的本來面目把握事物本身。一般人們認識事物最容易出現的現象就是把個別實例、現象、枝節當做事物本身,實質是歪曲了事物的本來面目。他們雖然也引用大量原始和新材料,但他們看不到這些材料之間的內在聯系,“只看到一棵棵的樹木而看不到森林”,“盲目地復寫外表的、偶然的 、紊亂的現象”,“完全不了解其中的內容和意義”,因為他們驚嘆于帝國主義經濟力量的“強大”,而看不見“帝國主義是過渡的資本主義,或者更確切說,是垂死的資本主義”。

          列寧認為,只有掌握全局,抓住本質,才能弄清楚當代資本主義的帝國主義本性,認識戰爭的性質也是如此。他說:“能夠證明戰爭的真實生活性質,確切些說,證明戰爭的真實階級性質的,自然不是戰爭的外交史,而是對所有各交戰大國統治階級的客觀情況的分析。為了說明這種客觀情況,應當利用的,不是一些例子和個別的材料(社會生活現象極其復雜,隨時都可以找到任何數量的例子或個別的材料來證實任何一個論點),而必須是關于所有交戰大國和全世界的經濟生活基礎的材料的總和。”(《列寧選集》第2卷,1994年,第577—578頁)而考茨基和普列漢諾夫等人卻抓住戰爭中的個別因素和個別實例否定整個戰爭的帝國主義性質。抓住一點表面現象和枝節、實例,拋棄最本質的全面的東西,正是一種典型的詭辯論。此外,列寧在多部著作中還深入揭露和批判了伯恩施坦“運動就是一切”的修正主義觀點的深刻的社會歷史、階級和認識論根源。

          列寧對伯恩施坦“運動就是一切”的修正主義的批判是具有極其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的。

          文/郝貴生,大學退休教授,紅歌會網專欄學者。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