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半米墻,七條命!山西大同村鄰互殺——雞毛小事釀悲劇,農村矛盾糾紛應如何調解?

        2023-12-15 11:41:29  來源: 新鄉土公眾號   作者:黃佳琦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近日,一則“山西大同村鄰互殺事件調查”的新聞沖上熱搜,講述了四年前因半米墻而引發的兩起血案,最終導致5人被殺,2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執行死刑。此條新聞一出,引發了眾多網友的關注和討論,大家紛紛因這起惡性事件的起源竟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發出感慨,同時也在譴責村干部和基層政府的不作為。為何雞毛小事釀成如此悲劇,農村的矛盾糾紛到底應該如何調解?

          一、為何農村矛盾糾紛調解難?

          發生在農村的矛盾并不一定就屬于農村矛盾糾紛的范疇,農村矛盾糾紛特指那些不對公共安全造成危害,但涉及人身關系或財產關系等的糾紛,因此,公安機關無法直接介入,并且也難以應對農村矛盾糾紛,化解農村矛盾糾紛的有效方法是人民調解。新聞中所講述的“地界糾紛”便是典型的農村矛盾糾紛事件。

          在一般人看來,“一堵墻半塊磚”的事,折算下來也沒有多少錢,為何會互不相讓到如此地步?但看似簡單的事發生在農村,便會變得復雜起來。

          第一,事由復雜,牽扯的人事久遠。相比大部分鄰里都是陌生人的城市社區,農村社區由于發展歷史悠久,流動性小,具有強烈的熟人社會特征,熟人社會的歷史記憶使得農村矛盾糾紛產生的原因更加復雜。新聞中的兩名犯罪嫌疑人,他們相互之間并無矛盾,但兩家的長輩由于祖宅相鄰,為人又都不吃虧,經歷了多年的明爭暗斗,關系自然不很親近。農村矛盾糾紛難解決,主要是難在顯現出來的矛盾點并不一定是矛盾產生的真實緣由,其背后一般都存在著更加復雜的歷史原因等待化解。

          第二,情緒復雜,涉及到社會聲譽。大部分農村社區內部經濟分化不大,在各家實力相當的情況下,“面子”便變得尤為重要。筆者曾在山西南部的村莊調研,發現村民們關起門來的吃穿用度十分節儉,但是在建房和葬禮這類外顯性的事務上消費極高,因此在村莊中家家戶戶都修建了“高門樓”,同時在村民口中流行著一句話叫“東高不算高,西高壓斷腰”。農村對社會聲譽的重視使得簡單的利益問題上升為情緒問題。全村的人都看著,誰也不能退讓,讓了之后的經濟損失是小事,丟了“面子”就損失大了。因此,當事雙方并不是因為利益而互不相讓,而是在情緒僵持下將矛盾推至高潮,最終的報復行為也成為情緒驅動下的非理性行為。

          第三,事實模糊,陳年舊事,沒有憑據。在農村,事實模糊的情況十分常見。就地界劃分而言,受限于過去的測量技術,經常出現記錄數據和實際測量數據不一致的情況,還有一些界限以自然標志或者口頭協商為準,經過多年后憑據遺失或遺忘,到現在誰也說不清了。新聞中所描述的地界糾紛,村干部沒有徹底介入的主要原因,也是他們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兩家的地界到底在哪。事實模糊為農村矛盾糾紛的順利調解設置了阻礙。

          二、“小矛盾村里先調解”

          村干部由村民選舉產生,是村莊中的當家人,并且村民之間發生矛盾后第一時間會想到聯系村干部進行出面協調,因此村干部是承擔農村矛盾糾紛調解的第一責任人。村干部介入農村矛盾糾紛十分必要,村干部作為本村人,最大的優勢在于“熟人熟事”,村莊內每一家的具體情況,每一家人的脾氣秉性,村干部都了如指掌,因而村干部介入矛盾糾紛調解最具合理性,介入成本最低。那么村干部應如何介入到農村矛盾糾紛中?

          第一,曉之以理,制度法規的在地化解讀。以理服人的前提是要有法可依,這需要考驗村干部對制度法規的解讀和運用。筆者曾在江蘇省中部某村調研中發現,制度法規是村干部調解矛盾糾紛的重要法寶,比如村里一戶退休老夫妻由于每月有幾千塊退休金,導致三個兒子為了爭奪老人的贍養權而大打出手,村干部先是召開村兩委會議商討調解矛盾的制度法規依據,后制定了具體的調解策略,憑借對《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在地化解讀,為這戶村民制定了養老規則并生成紙質說明,化解了矛盾。

          第二,動之以情,發掘和動員社會資源。鄉土社會中有人情面子,有交往預期,有價值意義,這些社會性資源對于生活在村莊中的人來說十分重要,在一定程度上,他們可以為了保全社會性資源犧牲個人眼前的利益,這就構成解決農村矛盾糾紛的切口。村干部的作用應是發掘和動員村莊內部的社會資源,比如村莊中有聲望的老干部、老黨員、鄉賢等,將他們動員起來參與到矛盾糾紛的調解中,或是召開村民代表大會,讓村民代表參與進來,共同協商解決方案??傊?,村干部要充分發揮村莊自治性,做群眾工作,做當事人的工作。

          依靠村干部講情講理做工作,基本能夠將大部分矛盾糾紛化解在村莊內部,而這部分矛盾也正是所謂的“小矛盾”。剩余的村干部無法調解的矛盾糾紛,便是所謂的“重大、疑難、復雜”的矛盾糾紛,村干部可以將部分矛盾溢出村莊,比如村干部可以引導村民通過訴訟途徑,借助法律力量解決,也可以幫助村民向上反映,以獲得政府的援助等。

          三、“重大、疑難、復雜”的矛盾糾紛如何調解?

          新聞中的鄉鎮司法所負責人對此次事件進行總結,他表示鄉鎮司法所的職責是解決“重大、疑難、復雜”的矛盾糾紛,而兩家的地界問題并不屬于這一范疇,因而鄉鎮司法所沒有及時介入是符合規定的。但從事件呈現的結果向前推演,如果鄉鎮司法所負責人積極應對此事,是否就有可能避免悲劇的發生。值得思考的是,鄉鎮司法所是否應該介入農村矛盾糾紛調解?什么樣的事務算作“重大、疑難、復雜”的矛盾糾紛?

          據相關資料顯示,鄉鎮司法所是司法行政機關最基層的組織機構,承擔指導管理人民調解工作,參與調解疑難、復雜民間糾紛,組織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工作等職責。因此,鄉鎮司法所有義務為農村基層組織提供矛盾糾紛指導,有責任推動農村社區消除紛爭。上文提到,農村矛盾糾紛具有復雜性,因此單從糾紛事件上難以判斷何為“重大、疑難、復雜”。一般來講,能夠在村莊內解決的矛盾糾紛都屬于小矛盾,一旦由村干部上報到鄉鎮司法所的事務,必定有其難以協調之處,此時鄉鎮司法所便有必要了解矛盾緣由以及于村干部共同參與調解。因此,對“重大、疑難、復雜”的矛盾糾紛事務的判定,應建立在參與了解的基礎上,而不是僅憑坐在辦公室里接打電話就能作出判定。

          那么,鄉鎮司法所此類正式機構在農村矛盾糾紛調解中起到什么作用?

          第一,鄉鎮司法所作為利益無涉的第三方,是公平公正的象征。農村矛盾糾紛最需要的調解方式就是“評理”,村干部作為村莊中人,在雙方當事人之間總會存在一定的親疏遠近之分,導致村干部的“理”不足以服眾,而作為村莊之外的第三方正式機構,鄉鎮司法所一方面與矛盾雙方利益無涉,另一方面帶有國家賦予的公信力,能夠在關鍵時刻起到“評理服眾”的作用。

          第二,鄉鎮司法所作為司法體系中的組織機構,具有充足的司法資源和豐富的調解經驗。村干部和村民由于文化水平有限,對法律的熟知程度不高,在相對落后的地區這一表現更加突出。鄉鎮司法所作為專業化的組織機構,不僅具有扎實的理論知識,而且具有豐富的實踐經驗,能夠協助村干部有效調解糾紛,也能夠為村民提供更有效的解決辦法。

          四、依托村級組織的基層調解是化解農村矛盾糾紛的有效之道

          將農村矛盾糾紛與鄉村社會相結合有助于矛盾糾紛的有效化解,實現這一原則的關鍵是要依托村級組織,調動基層調解的主動性,保持基層調解的主體性。

          第一,調動基層調解的主動性,謹防矛盾糾紛調解中的“不作為”。在中西部欠發達農村地區普遍存在由于基層治理機制不健全、治理規范性不足,導致基層干部不作為的現象突出,典型表現為遇事靠躲和相互推諉。健全基層治理機制、加強基層治理的規范性建設有助于提升基層治理能力,優化矛盾糾紛調解機制,明確基層干部在矛盾糾紛調解中的權力與職責,加強法治意識宣傳,利用正式或非正式動員方式調動基層干部工作的積極性。

          第二、保持基層調解的主體性,謹防矛盾糾紛調解中的“亂作為”。當前的問題是,為了防止基層干部“不作為”,某些地方將矛盾調解結果與基層干部工作能力掛鉤,如果基層干部不能有效解決矛盾,出現村民撥打12345,或者出現村民上訪事件等,就會對基層干部實行問責。如此一來,矛盾糾紛調解工作的重點便會從矛盾本身偏移到如何避免被問責,導致出現基層干部“亂作為”的亂象,不利于化解矛盾糾紛。為了防止基層干部“不作為”,政府的確有必要制定規則提高工作效率,但不能一味注重對規則的遵守和對結果的考核,要形成約束同時也要給予基層干部一定的靈活空間。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