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公益慈善

        最高檢報告點名的這個案子,離不開律師、記者的艱難推進

        2024-03-13 10:51:46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大江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2024年3月9日,著名記者李微敖發布了一條關于最高檢工作報告的博文:發生在10年前、去年才剛剛一審宣判的馬龍案,成為《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中眾多變成統計數字的案件中唯一出現的具體案例。

          不過,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代理此案的律師、報道此案的記者,都被投訴了。據說,他們寫《情況說明》已經寫到了懷疑人生。

        圖片

          2024年3月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應勇在十四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作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報告提到,檢察機關加大檢察偵查工作力度。對在訴訟監督中發現的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徇私枉法、濫用職權、刑訊逼供等犯罪,立案偵查1976人,同比上升36.5%。

          其中,報告還提到了一起具體案例,也是報告中唯一出現的一個具體案例:十年前,4名監獄民警毆打一服刑人員致死,編造系因病死亡,其家屬多年控告未果。最高人民檢察院發現該線索并交辦,甘肅檢察機關立案偵查,4人均被判處有期徒刑。

          被毆打致死的服刑人員叫馬龍,2013年3月26日,他突然死于蘭州監獄。事發當天下午,4名涉事獄警統一口徑,稱馬龍從凳子上摔落,不治身亡。兩天后,馬龍的尸體被火化,監獄以補償6萬元的方式與家屬私了。

          馬龍死后的10年里,不斷有“知情人”聯系馬龍家人,稱“馬龍是被獄警打死”。隨著馬龍家人的不斷信訪、控告,蘭州監獄、蘭州市檢察院先后對馬龍之死進行過4次調查,結果均為“正常死亡”。

          直到2021年,在最高檢一再要求下,案件于2023年異地管轄后得以查辦,真相浮出水面:4名涉案獄警陸續承認毆打馬龍,他們分別是時任蘭州監獄第二監區的監區長馬志強、副監區長盧興亮、副監區長葛小軍、分監區長李文杰。

          2023年8月29日,該案在白銀市景泰縣法院開庭審理,4名涉事獄警站在被告席上,供述了過去10年編造謊言、對抗調查,隱瞞犯人死因并“毀尸滅跡”的經過。

          判決書顯示,2013年3月26日8點30分左右,因蘭州監獄二監區罪犯馬龍有私藏違禁品的嫌疑,被時任二監區監區長的馬志強帶到監區車間民警值班室內了解情況,后李文杰、葛小軍、盧興亮相繼到值班室。

          因違禁品一事和馬龍談話未果,馬志強、葛小軍、盧興亮、李文杰讓馬龍趴在值班室的地上,用橡膠棒等械具對馬龍長時間進行毆打。大約11時左右,馬龍被毆打至意識模糊。馬志強讓盧興亮等人將馬龍先后送到蘭州監獄衛生所、蘭大二院康泰一分院、蘭大二院搶救。因搶救無效,馬龍于當日12點56分死亡。2013年3月28日,馬龍尸體被火化。

          10月17日,景泰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4名獄警被判處虐待監管人罪,分別判處6年到4年有期徒刑。

          對于一審判決結果,死者馬龍的姐姐馬惠英和家人表示不服。馬龍家屬代理律師屈振紅表示,依據《刑法》第248條,虐待被監管人致殘、致死的,應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刑責。馬惠英表示,將向檢察機關申請抗訴。

          2023年9月28日,一審審理期間,屈振紅律師發布的一條微博透露了庭審細節:庭審中被告人馬志強居然說他因此事失去了工作和自由,此事對他的傷害比馬龍和馬龍家屬還大,我說“你還活著,但是馬龍已經死了十年”。

          這個細節在北京青年報的報道《蘭州監獄四獄警毆打犯人最高被判6年,受害人死亡真相曾被掩蓋10年》中也有體現,“站在被告席上的馬志強說,這些年他心里也備受煎熬,他一度覺得,馬龍的尸體被火化后,就再也沒有人知道馬龍真正的死因了。”

          至今,采訪報道此事的北青報記者李東仍然記著這一幕,“他(馬志強)說的時候特別真實,我相信他內心可能就是這么認為的,他已經無法共情到馬龍家屬失去親人的感覺。”

          馬龍被獄警打死一案,李東進行過深度追蹤報道,2023年9年27日和10月24日,北青報先后發表了《蘭州犯人被獄警毆打后死亡,真相何以被掩蓋10年》、《蘭州監獄四獄警毆打犯人最高被判6年,受害人死亡真相曾被掩蓋10年》。

          據李東回憶,2023年,開庭前夕,他剛剛獲得這條線索,介入時,案子偵查已經結束,到了審查起訴的階段,“突破很難,因為時間長了,涉事監獄領導干部都換了,找不著(采訪的)人,要么就不接電話,要么接了電話,但一說事兒就掛。”

          庭審當天,李東去旁聽,看到財新記者王和巖也在。

          王和巖對這個事件追蹤已有幾年,采訪時間比李東要早很多。據了解,王和巖采訪時也遇到了重重困難——采訪對象不愿意開口,拿不到相關的裁判文書等。

          2023年9月23日和10月23日,財新發表了兩篇報道《隱瞞十年的服刑者之死》、《服刑者十年前被歐致死 四獄警虐待被監管人獲刑四至六年》。

          上述四篇關于馬龍的調查報道成為外界了解此案來龍去脈的主要渠道。不過,報道發布后,卻遭到了投訴。

          據了解,投訴原因有二:首先、投訴信稱,報道中把馬龍被打的前因和死亡結果聯系起來了,但當時,法院尚未審理結束,被打和死亡之間是未并查明具有直接因果關系,“投訴報道內容不實。”

          其次,當時,按照報社的要求,調查報道需要配上相應的音頻資料,用于制作視頻新聞,為了讓視頻新聞中含有足夠的增量信息,李東和報社決定在視頻新聞中公布4名涉案獄警的圖片,并按照報社要求將肖像打碼,“投訴報道公布了照片,侵犯了被告人的肖像權,屬于未審先判。”

          因投訴人并未提供出“投訴內容”的實質證據,這次投訴暫無后續。

          2024年3月8日上午,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應勇作最高檢工作報告時,李東正在屏幕前看直播。最先,李東一直看的都是統計數字,沒多久,他就看到了報告中唯一提到的具體案例。

          隨后,李東連忙從網上搜到了報告全文,又看了一遍,“我還專門去最高檢微博下面把這一段文字截出來,數了數,我記得大概是74個字。”

          報告公布后,馬龍案又一次引起熱議。財新就此也發布了一篇題為《張建偉:馬龍案被隱瞞十年應繼續追責》的評論。

          隨后,屈振紅律師在朋友圈里轉發了這篇報道,說“張建偉提醒說,此案中不僅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四人應當被嚴懲,對于徇私枉法、包庇縱容的機構和領導干部也應當給予刑事處罰和紀律處分。作惡的成本如果太低,就沒有辦法形成懲前毖后的效應。”

              【本文原載微信公號“磨稿子”,授權紅歌會網轉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