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保健

        大解體——美國衛生與醫療保健的失敗之戰

        2024-03-29 08:58:49  來源: 深耕紀公眾號   作者:黃花草2024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自2023年3月以來,1,600萬美國人失去了醫療保險,其中包括400萬兒童。數千萬美國人被擠出了國家醫療保健體系,這被稱為“大解體”。醫院在關閉,貧困社區的服務在減少。針對窮人的重要食品和健康計劃宣布可能削減。窮人平均比富人早死12到13年。衡量窮富的標準不僅是銀行賬戶,還有生命體征和墓碑。

          作者:莉茲·西奧哈里斯(Liz Theoharis)

          翻譯:錢達

        圖片

          “解體”(Unwinding)的俚語意思是“涼了”。其他涵義包括:放松、解脫、撤消——所有這些詞表面上看起來既被動又平靜。然而,在涉及此類看似無害的減壓和休息含義的谷歌搜索中,有關新冠疫情時代醫療補助擴展計劃結束的新聞文章比比皆是——對于現在沒有醫療保險的數百萬人來說,這絕不是令人輕松的話題。

          想象一下:自2023年3月以來,由于各州三年來首次重新定義了醫療補助計劃的資格,1,600萬美國人——是的,沒錯,1,600萬人——失去了醫療保險,其中包括400萬兒童。更糟糕的是,因為新冠疫情,數百萬人的醫療保健服務得到了擴充和延長,現在這項計劃已經結束,而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醫療補助清理行動才剛剛進行了一半,這導致一些家庭不再符合資格,而另一些家庭則需要通過所在州的新程序重新申請。

          在醫療保健機構、制藥公司和醫療保險公司的利潤創下歷史新高的時候,數千萬美國人被擠出了國家醫療保健體系,這被稱為“大解體”。這是再殘酷不過的諷刺了。畢竟,各州都有權力和權威將醫療服務擴大到所有居民;聯邦政府同樣可以延長宣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的時間,這將使我們中的許多人能夠繼續獲得明顯保護生命的醫療保健服務。然而,數百萬人卻被粗暴而迅速地推離了這種救命的醫療服務。

          一些州受到的影響尤為強烈。例如,在佐治亞州,僅在六個月內就有超過14.9萬名兒童失去了新冠疫情醫療補助計劃的注冊資格。得克薩斯州是“醫療補助計劃”解體的中心,這也許并不令人意外。自去年4月聯邦取消新冠疫情時期的保險保護以來,已有200多萬美國人從該州的醫療補助計劃中退出。據Axios(一家美國數字新聞網站——譯者注)報道,新的州數據顯示,“這是所有州中最多的,幾乎相當于德克薩斯州人口最多的城市休斯頓(擁有230萬居民)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失去了醫療保險”。事實上,自去年4月以來,德克薩斯州已有61%的參保者失去了醫療補助計劃。
         

          死于貧困和缺乏醫療保健
         

          在我老家州,政策分析師預測,在這次解體中,將有超過110萬紐約人被擠出醫療補助計劃。幸運的是,人們正在組織起來,呼吁獲得醫療保健、生活工資、消除貧困等權利。

          3月2日星期六,我和來自紐約州埃爾米拉市的貝卡·福賽思(Becca Forsyth)一起參加了“窮人運動”在紐約州奧爾巴尼市舉行的“大規模窮人和低薪工人州議會大會”。貝卡是在31個州首府和華盛頓特區同時舉行的大會上作證的數十名低收入者之一。這些大會啟動了為期40周的動員和組織貧困和低收入合格選民的活動,為2024年選舉做準備,同時向那些競選公職的人和當選官員提出挑戰,要求他們正視貧困這一美國第四大死因。貝卡并不是唯一一位談到醫療保健危機(以及它與貧困和死亡的聯系)的發言人,但她的話讓我記憶猶新:

          “就在12月19日之后,我失去了十幾個我深愛的人。在74天里,我親眼目睹了我認識了大半輩子的人幾乎都被貧窮擠壓致死,以及貧窮對我們整個生活造成的災難性影響。像米西(Missy),一個47歲的女人,被發現躺在鐵軌旁,死了……,還有加里(Gary),在醫院里因精神崩潰而死于警察之手。還有洛雷塔(Loretta),在我還不知道朋友這個詞是什么意思的時候,她就已經是我們的朋友了,但現在她已經不在了,因為我們的社區不愿意在藥物濫用治療上花錢。開蒙縣在太多負面方面領先于本州。在紐約州62個縣中,我們的健康狀況排名第59位。我們有令人發指的無家可歸現象、食品不安全、過早死亡率和鉛中毒。在我們有機會之前,我們擺脫貧困的機會就已經被扼殺了!”

          就在我與貝卡一起站在州首府奧爾巴尼,要求獲得繁榮發展而非勉強生存的權利的前兩天,我與醫護人員和社區成員一起在紐約州立大學南部醫院集會。在紐約州州長凱西·霍楚爾(Kathy Hochul)的支持下,紐約州立大學校長約翰·金(John King)最近宣布,他的機構可能會關閉位于紐約布魯克林的紐約州立大學南部醫療中心(SUNY Downstate Medical Center),該中心是紐約州僅存的幾家公立安全網醫院(safety-net hospital,安全網醫院,是指這樣的醫院:無論患者的保險范圍、支付能力或移民身份如何,該醫院都要為這些人群提供醫療服務。它們可以是農村或城市的公立(如縣醫院)或非營利組織(如大學醫院)——譯者注)之一。

          在這次集會上,社區成員、醫院工作人員、當地政治家和宗教領袖分享了醫院在社區中發揮的關鍵作用。它曾是新冠避難所,在新冠疫情的肆虐中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它曾是黑人母親的重要安全分娩場所(考慮到許多有色人種婦女的孕產婦健康狀況,這一點至關重要);它曾是布魯克林唯一的腎臟移植醫院;它還是布魯克林和紐約其他地區關閉此類設施(尤其是貧困社區的設施)后僅存的教學醫院之一。

          可悲的是,關閉醫院或減少其在貧困社區的服務,正在成為這個國家的典型現象。大財團正在收購連鎖醫院,并只根據自己的利潤而不是社區的需求行事。事實上,目前有600多家鄉村醫院因財務不穩定而面臨關閉的風險,占美國鄉村醫院總數的30%以上。根據醫療質量與支付改革中心(CHQPR)的一份新報告,其中一半的醫院面臨立即關閉的可能性。
         

          我們的解體的健康
         

          像這種削減醫療補助和關閉醫院,只是美國健康和醫療保健遭受更大規模攻擊的兩種表現形式,而美國正在迅速轉變為一個致命的國家。它們只不過是對我們國家健康的更大規模“解體”的先兆。在新冠疫情和最近的削減之前,已有8,700萬美國人沒有保險或保險不足。我們說的是,人們因為買不起自己的處方藥而分享心臟病藥物,因為缺乏醫療保健而埋葬自己的孩子,依靠急診室而不是預防性護理,同時在這個過程中破產。

          這很簡單。我們當中有太多人放棄了急需的護理。2022年,每四個成年人中就有一個以上(占28%)表示,僅僅因為沒有支付能力,他們就會推遲或放棄某些醫療護理、處方藥、精神保健或牙科護理。

          與此同時,醫療債務也在迅速增長。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對此類債務的分析發現,2021年,15%的美國家庭欠有醫療債務,即2000萬人(差不多每12個成年人就有1個)欠有醫療債務。事實上,SIPP(收入與計劃參與調查)調查顯示,美國人總共欠下了至少2200億美元的醫療債務,這是全美最大的破產來源。

          當然,正如我以前寫過的那樣,這一切都與另一個現實有關:每個人的預期壽命都在下降,而窮人平均比富人早死12到13年。更糟糕的是,自1980年以來,美國貧富之間的死亡率差距上升了驚人的570%。正如《華盛頓郵報》所報道的,“美國正日益成為一個富人和窮人分化的國家,衡量標準不僅是銀行賬戶和財產價值,還有生命體征和墓碑。過早死亡已成為衡量美國日益加劇的不平等的最有說服力的標準”。
         

          窮人的健康
         

          面對這一切,你可能會想,事情怎么會變得更糟呢?最近,國會宣布可能削減另一項針對窮人的重要食品和健康計劃。婦女、嬰兒和兒童特別補充營養計劃(簡稱WIC)面臨著10億美元資金短缺的風險,這將對低收入家庭和兒童生命線造成損害。如果國會拒絕為該計劃提供全部資金,那么目前的資金水平根本無法覆蓋所有符合條件的參與者。

          事實上,目前計劃出現的10億美元資金缺口,相當于所有計劃受益人1.5個月的補助金,或所有參加WIC的孕婦和嬰兒6個月的補助金。眾議院共和黨人目前拒絕批準這項重要計劃的預算,該計劃幫助母親和五歲以下兒童獲得水果、蔬菜和嬰兒配方奶粉等主食,并為他們提供醫療保健資源。

          農業部長湯姆·維爾薩克(Tom Vilsack)在向NBC新聞發表的一份聲明中稱WIC是“最具影響力、基于循證的公共衛生項目之一”。他懇請國會為該計劃提供充足的資金,因為該計劃為參與者提供了“改變生活的福利和服務”。

          維爾薩克在談到這項有利于窮人、有利于健康的計劃的重要性時,并沒有說錯什么。大量研究表明,WIC在“支持孕產婦健康和兒童發展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懷孕期間參與WIC可以降低早產風險、低出生體重風險和嬰兒死亡率風險”。參加WIC的兒童更有可能攝入更健康的飲食,而且這種影響只會隨著兒童參加該計劃的時間越長而越大,其影響范圍也非常廣泛。正如農業部所報告的那樣,“美國近40%的嬰兒參加了WIC計劃,該計劃僅面向符合收入標準并經健康專家確定存在營養風險的孕婦、新生兒母親、嬰兒和兒童”。
         

          需要的還很多
         

          但是,隨著這些計劃被削減至所剩無幾,越來越多的人遭遇到大量已困擾國家健康的問題,許多人可能會完全放棄,因為他們認為無計可施,而且解決不平等和健康狀況不佳問題的代價太高。然而,作為一個從事窮人組織工作30多年的人,我想說的是,對一個國家而言,(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再“好”了。

          在我的一生中,人們一直在爭論如何解決美國社會更大的健康危機。當我上高中時,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總統和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一直致力于擴大醫療保健,并于1993年提出了一項新計劃,因此,關于建立國家醫療保健計劃是否有效的爭論就已經開始了。當時,我記得聽到了對加拿大國有化醫療系統的批評。據說,那里的人要排長隊,文書工作太多,而且病人沒有選擇。

          今天,考慮到我們的醫療保健系統正在逐步解體,我幾乎可以笑著說(無論多么冷酷),擁有多年前的加拿大系統意味著什么。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加拿大也效仿美國,正在削減醫療系統并將其私有化。

          許多人認為《可負擔醫療法案》(ACA)是巴拉克·奧巴馬擔任總統期間采取的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因為有2000多萬人通過該法案獲得了醫療保險,而且《可負擔醫療法案》的政策使符合條件的人更容易加入“聯邦醫療補助計劃”。特別是,ACA將醫療補助范圍擴大到幾乎所有收入達到聯邦貧困水平(2024年為20,783美元)138%的成年人,并幫助各州用相匹配的聯邦資金,將醫療補助擴大到更多的居民。然而,ACA的力度還遠遠不夠。迄今為止,已有40個州和華盛頓特區通過了醫療補助擴展計劃,還有10個州沒有通過。即使在已擴大醫療補助范圍的州,我們中仍有太多的人未被覆蓋?,F在,我們正在目睹幾十年來對健康和醫療保健的最大攻擊之一(試想一下,如果唐納德·特朗普成為我們的下一任總統,和/或MAGA共和黨人入主國會,我們可能會面臨什么)。

          這個國家真正需要的是徹底改革其醫療保健系統。首先,需要擴大、延長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并將其納入單一付款人的全民醫療保健計劃。工人們需要有權利獲得維持生計的、福利優厚的工作,包括有保障的帶薪家庭病假。需要加強補充營養援助計劃、WIC和兒童稅收抵免等社會福利計劃,以便讓每個人都能體驗到這個社會的富足。必須取消家庭和醫療債務,同時為毒品康復計劃提供充足資金。必須從貧困社區開始普及公園和娛樂中心,以及提供優質、平價食品的雜貨店。

          抗議取消大流行病醫療補助計劃是不夠的。即使是那句經典的抗議口號——“他們說削減,我們說反擊!”也遠遠不夠。相反,1.35億貧困和低收入的美國人,以及我們其他人,必須使醫療保健和其他更多的東西成為基本人權。

          最后,我想說的不是我自己的話,而是貝卡·福賽思(Becca Forsyth)那天在奧爾巴尼“窮人運動”(Poor People's Campaign)的證詞中向美國人提出的挑戰。“我們必須阻止這場肆虐的政策暴力風暴,它正在殺害我們的朋友和鄰居。”她動情地說:“事情本不必如此!我們可以將我們的選票作為強大的訴求。袖手旁觀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我們必須共同前進,就像我們的生命依賴于它一樣……我們孩子的生命也依賴于它!因為他們確實如此!”

          她說得太對了!
         

          原文:https://tomdispatch.com/the-great-unwinding/

          莉茲·西奧哈里斯(Liz Theoharis)是TomDispatch的定期作者,她是一位神學家、牧師和反貧困活動家。她是 "窮人運動"(Poor People's Campaign)的聯合主席,《永遠與我們同在?耶穌關于窮人的真言》和《我們呼喚正義 與窮人運動一起閱讀圣經》的作者。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