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日韩 熟女 自拍,国产日韩亚洲欧美天堂,国内自拍日韩高清视频,国产欧美日韩视频免费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時(shí)事財經(jīng)

        消失的他!3名殺害同學(xué)的初中生被刑拘,公安廳介入,更多案件細節→

        2024-03-17 09:09:01  來(lái)源: 齊魯晚報   作者:記者
        點(diǎn)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2024年3月10日下午,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13歲初中生王子耀失聯(lián)。

          記者從王子耀家屬處獲悉,11日,王子耀的遺體在北高鎮張莊村一處蔬菜大棚內被發(fā)現,涉嫌殺害他的是同班同學(xué)——三名十三四歲的少年。

        圖片

          記者走訪(fǎng)發(fā)現,埋尸地距離其中一名嫌疑人家不過(guò)100米,三名嫌疑人和被害人均為留守兒童。記者從當地警方獲悉,目前,因涉嫌故意殺人,三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河北省公安廳、邯鄲市公安局已派出法制部門(mén)專(zhuān)業(yè)人員,赴肥鄉指導偵辦此案。

          據報道,警方在附近村沼氣池撈出受害者王子耀的手機。

        圖片

          ▲曾埋著(zhù)王子耀遺體的廢棄蔬菜大棚。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被害人的家屬希望嚴懲兇手。有法律學(xué)者表示,該案能否經(jīng)過(guò)最高檢核準追訴,是三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能否負刑事責任的關(guān)鍵。
         

          消失的少年

          王子耀是在3月10日下午5點(diǎn)左右失聯(lián)的。

          那天是星期天,不上課。記者從家屬處了解到,他在家附近的肥鄉區舊店中學(xué)讀七年級,平時(shí)住校,只有周末回家。王子耀父母離異,父親在外地打工,他跟著(zhù)爺爺奶奶一起生活。

          家人印象里,王子耀是一個(gè)“穩當、老實(shí)”的男孩。他幾乎一直生活在家人的視線(xiàn)里,爺爺奶奶“走到哪都帶著(zhù)他”,上下學(xué)也接送到校門(mén)口。父親形容他“性格有點(diǎn)軟、偏內向”,在村里遇到長(cháng)輩,一般不會(huì )主動(dòng)喊人。但在姑姑眼里,王子耀也有活潑的一面:他常給姑姑打電話(huà)聊天,飯桌上會(huì )懂事地給姑父倒酒,和商場(chǎng)的導購交流、付錢(qián)時(shí)也都是大大方方的。

        圖片

          ▲王子耀的學(xué)生卡。 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10日下午1點(diǎn),王子耀離開(kāi)家時(shí)告訴奶奶,幾個(gè)同學(xué)叫他出去“吃好吃的,玩地道(一種游戲)”。

          第一個(gè)意識到不對勁的是他的爺爺王保亮。據王保亮回憶,10日下午2點(diǎn),通電話(huà)的時(shí)候,孫子還高興地說(shuō)“一會(huì )兒就回去”,下午5點(diǎn),他下地干活回來(lái),發(fā)現王子耀還沒(méi)回家,一個(gè)電話(huà)打過(guò)去,關(guān)機了。

          王保亮記得孫子離家時(shí)手機電量是滿(mǎn)的,不太可能因為沒(méi)電而關(guān)機。又過(guò)了一小時(shí),孫子還沒(méi)回來(lái)。他預感不好,便組織親朋好友開(kāi)始尋找。

          王保亮告訴記者,他從學(xué)校班主任處了解到,常和王子耀一起玩的,是他的同桌——家住張莊村的張某,還有班里的馬某和李某。

        圖片

          ▲王子耀生前就讀的肥鄉區舊店中學(xué)。 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當晚,王子耀的家屬來(lái)到北高村馬某家,據馬某的爺爺回憶,馬某稱(chēng)沒(méi)有見(jiàn)到王子耀。王家人又去問(wèn)張某和李某,回答也是一樣。

          家屬來(lái)到派出所報了警。民警查學(xué)校門(mén)口商戶(hù)的監控發(fā)現,王子耀去了北高村。

          王子耀的姑姑記得,10日下午2點(diǎn)左右的監控畫(huà)面里,張某騎電動(dòng)自行車(chē)載著(zhù)王子耀,李某和馬某同乘一輛電動(dòng)自行車(chē),王子耀到小賣(mài)店買(mǎi)了一包煙。“我家孩子是不碰煙的。”

          他們又去找那三名學(xué)生。馬某的爺爺記得,晚上9點(diǎn),王子耀的家屬又來(lái)家里詢(xún)問(wèn),馬某聽(tīng)到對方提到“監控”,改口說(shuō)三人只玩了一小會(huì )兒,王子耀就被一個(gè)“小矮個(gè)”帶走了。

          “王子耀是被‘小矮個(gè)’帶走的。”三名學(xué)生都這么說(shuō)。王家人把搜尋目標轉到“小矮個(gè)”身上。他們問(wèn)了王子耀在石家莊念初中的哥哥,還有王子耀曾經(jīng)就讀的私立小學(xué),都沒(méi)打聽(tīng)出“小矮個(gè)”是誰(shuí)。
         

          犯罪嫌疑人均為留守兒童
         

          3月11日凌晨1點(diǎn),王子耀的父親王士坡從外地開(kāi)車(chē)回邯鄲。一大早,他補辦了兒子的手機卡,登上微信找線(xiàn)索。

          兒子微信好友不多,基本上是家里的親戚朋友,他往下翻,發(fā)現一個(gè)陌生的昵稱(chēng)和頭像:頭像是女生,昵稱(chēng)是“6”。支付記錄顯示,3月10日下午4點(diǎn)10分,兒子給“6”發(fā)了一個(gè)191元的紅包。

          他把這個(gè)線(xiàn)索告訴了辦案民警。經(jīng)調查,“6”是王子耀的同桌張某。3月11日上午,王士坡和辦案民警一起來(lái)到學(xué)校找張某、馬某和李某。

          據王士坡回憶,在民警詢(xún)問(wèn)過(guò)程中,有人承認王子耀被害。

          隨后,在肥鄉區北高鎮張莊村南邊一個(gè)廢棄蔬菜大棚里,警方找到了王子耀的遺體。王士坡和家人沒(méi)法靠近拉起了警戒線(xiàn)的大棚,大棚上蓋有塑料布,他們也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裝著(zhù)遺體的藍色編織袋被抬出來(lái),王士坡往前沖,但一下子渾身發(fā)軟,歪在一旁。警方只讓王子耀的舅舅辨認了遺體。舅舅說(shuō),王子耀臉部損傷嚴重。

          3月11日,王家收到了肥鄉區公安局的立案告知書(shū),案由是“故意殺人”。3月15日,記者從邯鄲警方了解到,張某等三人因涉嫌故意殺人,已被刑事拘留,目前該案由邯鄲市公安局刑偵支隊、肥鄉區公安局聯(lián)合偵辦,三人的行兇原因仍在調查中。

        圖片

          ▲王子耀家屬收到的立案告知書(shū)。 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3月14日,記者在案發(fā)現場(chǎng)看到,蔬菜大棚內雜草叢生,曾經(jīng)埋著(zhù)少年的坑長(cháng)約1米,寬約60厘米,已被填平。東、西、南三面被麥田地包圍,北面緊鄰村民家。

          記者走訪(fǎng)了解到,三名犯罪嫌疑人也都是留守兒童,父母均在外務(wù)工,他們平時(shí)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

          嫌疑人張某家就在離大棚約100米遠的地方。有村民在案發(fā)后見(jiàn)到了從外地趕回來(lái)的張某父母,張某親戚告訴記者:“平時(shí)這孩子也很穩當,沒(méi)想到他能有這么大膽。”

          馬某的父親表示,馬某生于2010年10月。據馬某爺爺回憶,3月11日是周一,早上,孫子和平時(shí)一樣收拾接下來(lái)一周的住校用品,把牙膏、洗頭膏裝進(jìn)書(shū)包里,沒(méi)什么異常。直到下午2點(diǎn),他接到班主任的電話(huà):“你家孩子被警察帶走了。”

        圖片

          ▲埋尸現場(chǎng)已被填平。 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法律學(xué)者:只有經(jīng)最高檢核準追訴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才能負刑事責任
         

          記者從公安部門(mén)獲悉,本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均已滿(mǎn)十二周歲、未滿(mǎn)十四周歲。河北省公安廳、邯鄲市公安局已派出法制部門(mén)專(zhuān)業(yè)人員,赴肥鄉指導偵辦此案。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已滿(mǎn)十二周歲、不滿(mǎn)十四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jīng)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追訴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研究未成年人犯罪的北京師范大學(xué)法學(xué)院副教授蘇明月解釋?zhuān)?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最低刑事責任年齡由十四周歲降低到十二周歲,并附加了一個(gè)程序性限定條件——經(jīng)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追訴。這意味著(zhù)只有經(jīng)過(guò)最高檢核準追訴,案件才能進(jìn)入刑事司法程序,由法院經(jīng)過(guò)審判定罪量刑。由于未成年人不適用死刑,如果構成重罪且情節極其惡劣,最高可被判處無(wú)期徒刑,送入未成年人管教所(相當于未成年人監獄)服刑。

        圖片

          蘇明月表示,如果最高檢沒(méi)有核準追訴,案件就要退回到行政系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有關(guān)規定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送到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設置專(zhuān)門(mén)場(chǎng)所,進(jìn)行閉環(huán)管理。

        「 支持紅色網(wǎng)站!」

        紅歌會(huì )網(wǎng)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huì )網(wǎng)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wǎng)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jìn)公平正義!

        相關(guān)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