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自媒體號

        縣城婆羅門的上流生活和縣城經濟的岌岌可危

        2024-03-28 14:48:13  來源: 司文痞子   作者:司文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最近由于拍攝短劇我跟著劇組主創走訪了幾個小縣城,所看的景象讓我感慨萬千,一方面驚嘆于縣城婆羅門歌舞升平的上流社會招待宴,一方面感受到小縣城經濟已經處在岌岌可危的邊緣。

          最近火了一個詞,縣城婆羅門,這源于一個博主九邊寫的文章,多么精準的描述,5個字就把一個復雜的社會現象概括的精準而透徹。

          婆羅門,源自印度的種姓制度,原意是四個種姓制度中最高的一級,我上學時歷史還學的不錯,現在腦海里還記得我當時背誦的印度四個種姓等級,雖然當時年紀尚小,還不知道這些詞具體是什么意思,但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一直深深刻畫在我幼小的腦海里。

          以前沒發現這個詞的絕妙,如果按照這個命名規律那與之相對應的我們這些去過一線城市見過世面卻又一無所有的人應該被尊稱叫作都市首陀羅。

          族旺留原籍,家貧走他鄉,我們這種小鎮做題家用了十年的時間才能跟你坐在這里一起喝咖啡,奮斗半生眼看著就要可以和縣城婆羅門平起平坐談笑風生了,但隨著大眾創業苦苦堅持又創業返貧,當時學校學的那套做個守規矩的好學生被社會狠狠毒打了一番之后變成了弱勢群體,世界是個巨大的草臺班子,那些滿嘴仁義道德的人坑完你之后才發現原來這才是世界的真相,導致現在我們這些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人現在為了收不回來錢自己也因為講誠信欠了一屁股債,人生還沒有揚帆起航又一次被縣城婆羅門甩到身后,最后不得不認命,還是那幫縣城婆羅門過的滋潤啊。

          最近剛去的小縣城是X縣,這個位于中原某省的邊城小縣城,這個地方以前是以前非常有名的國家級貧困縣,現在是發展紅色旅游的小縣城,整個城市給人一種表演型城市,這里的人好像生活在一個巨大的烏托邦之中,整個縣城都是一個楚門的世界。

          常年有各種廳局級領導來到這個縣城感受紅色文化熏陶,整齊劃一的新農村,三層的小樓房修的特別漂亮,最大的問題就是村里幾乎沒有什么人,整個街道冷冷清清,等領導們來這里轉一圈兒后感嘆現代化新農村生活就是好啊,我們要好好研究部署,中午就會鉆進村里的大飯店胡吃海喝,發展的事兒在推杯換盞中拋到了九霄云外。

          初次帶劇組去勘景,當地的朋友非常的熱情,在接我們的路上他就不斷的打電話搖人兒,開玩笑說晚上有省城來的貴客來了,晚上過來陪客,晚上的時候烏央烏央來了來了一大屋子人,不免又觥籌交錯,一場大戰緩緩拉開序幕。

          這一桌的老板有的是做工程和生意夜總會的,有開連鎖超市小賣鋪的,有的是包地種幾千畝種植經濟作物的,他們來都是開路虎邁巴赫,這讓我們大城市開來的E300都黯然失色,這些家伙們其貌不揚卻是縣城舉足輕重的人物啊,他們身上散發出土暴發戶的氣質,看穿著跟一些土老帽一樣走在人堆里都毫不起眼。

          縣城的熱情就是他們想讓我們晚上留下來住一晚就把我們的車鑰匙給藏起來,必須喝到盡興,這要是有手銬還不得把我們都拷在椅子上,這種熱情與大城市的那句有空了我們一起吃飯形成強烈反差。

          關鍵是他們有的是大把時間,甚至用我朋友的話說是一群閑得蛋疼的街溜子,在這看完景之后的兩天我們就來這里籌備拍攝了,朋友又是電話一搖人兒全部就到。

          我問那個朋友,他們都不用上班么?都沒事兒可忙嗎?

          那個朋友說,有個吊事兒啊,整天街上瞎溜達,閑的蛋疼啊。

          我又問,那他們怎么賺錢???

          得到的答案是靠關系啊,過年的時候光送禮就送出去上百萬的禮品,靠關系拿下各種工程賺點錢啊,其他時間都瞎晃蕩,完了我朋友又加一句,不過,今年的工程不好干??!

          這一聲長嘆就在第二天讓我深刻感受到,昨晚喝了酒第二天早上我就想找個胡辣湯店喝口胡辣湯。

          但我開車溜達在縣城最繁華的地段轉了大半個縣城都沒看見一個開門的早餐店,街上也冷冷清清沒什么人,早餐店要么是門鎖著,要么門口貼幾個大字旺鋪轉讓,這太讓我震驚了,這地方的人都不用吃早餐的么?

          想想這也難怪,這個時間點兒鄭州這種大城市應該是車水馬龍馬路正被堵得水泄不通,但這里是小縣城,小縣城的熱鬧只有過年的那十幾天,那曇花一現的熱鬧就像做了一場夢瞬間又回歸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年輕人都去大城市打工了,甚至省會城市都賺不到錢更多的人去南方打工了。

          我找了好久終于找到一家胡辣湯店,第一次喝那種白色的胡辣湯,這一碗胡辣湯只要2塊錢,再加上2塊錢的油餅一頓早餐我僅僅花了四塊錢,這超低的物價讓我感嘆,這商家能賺到錢才是見鬼了,這也難怪我走大半個縣城都看不到幾家早餐店,這里做生意可太難了,可能很多人連這四塊錢都舍不得花在家吃口早餐就能解決的事兒出門費那事兒干嘛。

          如此看來縣城的衰落不可避免,老百姓不敢消費已經夸張到這么令人發指的地步了,小縣城的經濟被困在自給自足中,聽說縣城體制內好多部門都發不起工資了。

          與之相對應的是縣城婆羅門有錢的還是有錢,我想起年前我去另外一個小縣城,接我的朋友也是一個搞房地產的在當地還有一定的社會關系,我們只在鄭州見過一面,聽說我來他們縣城了馬上約了我晚上吃飯。

          朋友說晚上帶我去見一個他的大哥,飯局安排的非常隆重,我剛開始以為是為了專門歡迎我,但朋友說他們自己也是經常隔三差五就聚,正好借這個飯局同步一下縣城發生的大小事,這次正好我過來恰巧趕上了。

          他的大哥身居政F要職,在省城也有職位在身,這一圈兒的人才真正算得上縣城婆羅門,有縣城排名前十的領導兩三個,其余幾個大哥都是搞房地產,開礦的,做珠寶的和開電器廠的,每個人都是身價不菲,我這種都市首陀羅第一次參與到這種高端局中。

          吃飯就是在大哥自己的一個會所,這樣上層的飯局喝酒自然是喝茅子,但是我卻沒喝,我說晚上還要開車回鄭州,我不知道我的掃興會不會讓大哥們覺得我太裝逼,但一聽我是拍電影的,那個大哥說他的女兒也是大學學的影視編導這專業,話題自然多了起來,走的時候一圈兒都加了我微信,他們發過來的備注都是某某檢察院,某某局的什么讓我覺得受寵若驚。

          這一圈兒人恐怕就能掌握整個縣城的命脈吧,一個縣城就那么巴掌點兒的地方有人想辦點兒啥事兒他們飯局上說一聲估計就安排的差不多了吧,這就是小縣城的熟人社會,有關系有背景的人在縣城混不用費吹灰之力,這也是為什么縣城那些重要部門都是世襲,我高中同學的爸就是某某局,他畢業后很快也子承父業在某某局混的風生水起。

          但吃飯的過程中也能感受到縣城婆羅門的隱憂,也并不是外界想象中的那么有錢,畢竟現在房地產不行了,房地產搞的越大的死的越快,身邊房地產的老板們沒有成為失信被執行人都不好意思給人打招呼,說明你做的生意還不夠大,開礦的大哥也是虧了幾千萬,每個人都有心事,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擔憂,接工程的都好幾年沒賺到錢了現在都在吃老本兒,在及時行樂的酒局上想開心卻開心不起來,他們非常擰巴的想起了幾年前的黃金時代,那時候的錢可真好掙啊,現在掙錢比吃屎都難。

          有本事會來事兒的依舊延續婆羅門身份,沒落的婆羅門貴族僥幸能參加上這樣的飯局但能獲得的利益已經大不如前了。

          雖然這不意味著這批縣城婆羅門的衰敗,但縣城這岌岌可危的經濟已經沒有多大油水可榨取了,最主要的是基建狂魔時代的結束,城投債的暴雷,縣城婆羅門的神壇地位也開始隕落了,他們都在考慮下次聚餐茅子要不要換成二鍋頭。

          下一個十年是九紫離火運,屬于大健康,人工智能,影視傳媒的時代,而他們對這些東西絲毫不懂,一臉的茫然在等待下一個時代的來臨。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