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我的一點補充意見:不要“變戲法”,資本的本質只能是社會屬性!

        2022-09-23 08:18:43  來源: 昆侖策網   作者:宋方敏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1.jpg

          資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的、社會的、屬于一定歷史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后者體現在一個物上,并賦予這個物以獨特的社會性質。——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第922頁,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正確處理不同形態資本之間的關系,在性質上要區分,在定位上要明確,規范和引導各類資本健康發展。——習近平(2022年4月29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8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

        我的一點補充意見

          也難為當下一些專家教授們了,為了講清資本在我國現階段社會主義條件下管用,又想從馬克思那里找點依據,費盡口舌、繞來繞去,把讀者帶到了云里霧里。只是,“繞口令”“變戲法”管用嗎?

          馬克思對資本研究論述很多,博大精深,你引這引那,怕是引用不完的。關鍵是人所共知的,馬克思講“資本不是物,而是社會生產關系”,這是他對資本的全部分析千言萬語歸根結蒂的一句最本質的揭示,這句話不能丟,不能“王顧左右而言它”。如果丟掉這個本質,恐怕怎么“繞口令”“變戲法”也變不出理論的創新發展。

          上次在《我的一點意見》中已經指出,把作為社會屬性的資本,混同于一般商品進行二重性(自然屬性與社會屬性)分析,顯然是荒謬的。資本是能夠帶來剩余價值的價值,并不是使用價值。資本在其運動中,當然要通過各種物的形式(如生產資料、商品、貨幣等)表現出來,以承擔資本運動不同階段的職能,但各種物只是資本本質的職能表現形式。無論是生產資本、商品資本還是貨幣資本,其本質都不是物,而是特定的(體現對生產資料及剩余勞動占有關系的)社會生產關系。所以,對我國具體條件下的資本分析應該規范在社會屬性的論域內進行。

          有同志說,不能不承認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資本也是“生產要素”,且非常重要。這話在市場經濟的語境中絕對沒錯。熟悉《資本論》的同志都知道,馬克思從“生產要素”角度對資本的論述不少,因為他必須對資本主義經濟運行作現實分析。其實,我國改開以來,一方面吸引外國資本和私人資本大量進入生產經營領域,一方面把國有資金、國有資產統稱為“國有資本”,把集體資金、集體資產統稱為“集體資本”,這就意味著事實上承認資本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行的生產要素。

          問題是,資本的本質并不會因此而改變,社會屬性不會變成自然屬性。也就是說,無論在私有制為主還是公有制為主的市場經濟運行中,資本的本質都不是物,而是一定的社會生產關系。從生產過程前投入的貨幣資金,到生產過程中使用的生產資料,再到生產過程結果形成的商品,都是資本運動在不同階段的外在表現形式,或者說,是作為資本本質的一定生產關系在社會生產不同階段的載體。如果把資本運動中變化的外形當作資本的本質,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說到底,資本屬于價值范疇(是帶來剩余價值的價值),不屬于使用價值范疇,這同具有自然屬性與社會屬性的商品二重性不是一回事。

          作為“生產要素”的資本,并非說資本就成了一般使用價值意義上的生產力要素,而只能說資本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社會生產運行中的特定價值意義上的生產關系要素。社會生產從來都是“生產力的生產和再生產”與“生產關系的生產和再生產”的統一體。作為“生產要素”,資本絕非一般物的意義上的生產力要素,而只能是生產關系要素,即它是一定社會生產關系的生產和再生產的要素代表。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可以一分為二。對資本的性質和功能,當然也可以做一分為二的分析,但這只能在社會屬性(即社會生產關系)的范疇內討論。筆者認為:

          一方面,從資本運動的一般性質和方式(資本與勞動結合的一般方式和資本運動的一般過程),揭示其體現市場經濟條件下資本運動的一般規律性。這反映了資本運動的一般形式能夠適應市場經濟條件下社會化生產各環節、各部門內在關系要求的功能作用,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行可以也必須運用的。

          另一方面,從資本運動的特殊性質和方式(資本與勞動結合的不同方式和資本運動的特殊過程),揭示體現不同所有制基礎上的不同資本運動的特殊規律性。這反映了在不同的資本占有及生產資料所有制基礎上的資本運動所帶來的生產資料與勞動者結合方式的不同以及對剩余價值占有關系的不同,是從根本上區別資本主義生產關系與社會主義生產關系的不同資本性質的關鍵。

          馬克思說過,絕不能用玫瑰色粉飾資本。習近平同志也強調,正確處理不同形態資本之間的關系,在性質上要區分,在定位上要明確,規范和引導各類資本健康發展。這說明分清公私資本的不同性質,并予以對應管控和引導,是至關重要的。如果為資本“捧場”“貼金”,就把公私資本混為一談,竭力回避在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私有資本運動的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性質,回避私有資本對剩余勞動占有的剝削性質,回避私有資本無序擴張、野蠻發展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嚴重侵蝕和危害,那就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態度。當然,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公有資本的運行也容易被私有資本運動方式所影響和腐蝕,有可能不但起不到對私有資本的正確引導作用,反而迷失自我滑入泥潭,因而必須對其加強黨的領導和管控監督。

          總之,“資本”問題太重要了,馬克思主義學者應該依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作出適應時代的創新研究,千萬不能為了某種需要而放棄或扭曲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在上次意見基礎上,補充這點看法,供領導和專家們參考。

          二〇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

          【相關閱讀】

          我的一點意見:曲解馬克思而為資本捧場,在理論上都站不住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