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許征帆:誰說社會主義“講不清”?

        2023-06-14 09:21:35  來源: 昆侖策研究院   作者:許征帆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原編者按】本文為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中國科學社會主義學會顧問許征帆教授生前所撰,發表于《人民日報》1990年7月30日理論版。雖經三十多年,迄今讀來,仍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和指導意義。特此編發,以供學習參考。

          散布“社會主義不清楚論”有其極清楚的政治目的

          在全部思想史上,沒有哪一種學說,像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那樣發揮了如此巨大的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威力,并博得了億萬群眾如此衷心的擁護。什么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具有什么樣的本質特征?這類問題,是早已從總體上、從根本上、從質的規定性講清楚了的問題。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和繼承者的一系列傳世之作,以及社會主義70年來豐富的實踐經驗,已經提供了正確的、基本的答案。然而,奇怪的是,當時黨的主要負責人在他就職后不久(1987年元月)的一次重要的會議上說:“今后講‘四個堅持’,著重講黨的領導就行了,什么是社會主義道路,現在誰也講不清,可以少講或不講。”作為共產黨員,特別是作為身居要職的共產黨員,竟信口開河,發表如此荒唐的指令性言論,怎能不說是咄咄怪事呢?

          有定調的,就有幫腔的。有那么一陣子,我國的報刊上、講臺上,經??梢钥吹?、聽到“精英”們的矛頭所向極為清楚的“社會主義不清楚論”。什么“社會主義的最大問題是不知道社會主義是什么,不知道如何給社會主義下定義,公有制優越性不清楚”;什么馬克思所創立的社會主義學說是“模糊的,不清楚的,有些東西是從空想社會主義那里弄來的,很多東西是虛構的模式,……這導致了三十六、七年來歷史的畸形,即把空洞無物的幻想當作正確目標”;什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只能引我國于死胡同”,“中國應當放棄社會主義,要走資本主義的道路”,如此等等。這類言論,若是任其泛濫,真會泛濫成災,不是小災而是大災:

          ——如果說,以社會主義為“旗幟”、為“核心”的馬克思主義,竟連什么是社會主義都講不清楚,那它豈不是成了毫無科學價值的糊里糊涂的學說嗎?

          ——如果說,以實現共產主義為奮斗目標的共產黨,竟連作為共產主義第一個發展階段的社會主義都搞不清楚,那它又怎能動員、組織、率領千百萬黨員和數十億群眾去為一個講不清楚的目標而奮斗呢?那它豈不是成了“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毫無感召力、凝聚力和戰斗力的糊里糊涂的組織嗎?

          ——如果說,立志終身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斗的共產黨的干部,竟連自己執著追求的目標——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都鬧不清楚,那他們豈不都成了毫無自覺性的、只會一味盲從的糊涂蟲了嗎?

          不僅如此,按照“社會主義不清楚論”的論斷,自俄國蘇維埃誕生以來,蘇聯人民70多年的社會主義實踐,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創立以來中國人民40多年的社會主義實踐,統統都成了糊涂賬,都成了“歷史的謬誤”和“謬誤的歷史”,這不正是對西方喋喋不休的“馬克思主義破產論”和“社會主義失敗論”的最默契的配合嗎?不正是對國外那些持不同政見者和國內那些搞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人的所謂“告別過去”、“堅決轉軌”的口號,作最直接的論證嗎?

          很明顯,“社會主義不清楚論”是一種嘲弄馬克思主義,糟踏共產主義政黨,向正在開拓通往社會主義之路和正在建設社會主義的廣大群眾大潑冷水的理論??隙?ldquo;社會主義不清楚論”,必定引發否定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科學威力、否定共產主義政黨的領導權威、否定社會主義革命者和建設者的階級自覺性的連鎖反應。“社會主義不清楚論”的危害是清清楚楚的,萬萬不可低估。

          科學地批判“社會主義不清楚論”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需要

          科學地批判“社會主義不清楚論”,引導廣大干部和廣大群眾認真研究有關社會主義的基本理論,特別是引導他們針對新實際、依據新鮮經驗,擴展和深化對社會主義制度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的認識,解決思想中深層次的問題,進一步明確和堅定自己的奮斗方向,亟需更好地掌握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為什么亟需掌握的恰恰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而不是帶有第二國際破產印記,作為社會民主主義今日變種的那些“社會主義”呢?這是因為前者為我們從事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指明了探索前進道路的軌跡,而后者引導人們走向歧途,以至喪失已經取得的社會主義成果。列寧說:“馬克思的全部理論,就是運用最徹底、最完整、最周密、內容最豐富的發展論去考察現代資本主義。自然,他也就要運用這個理論去考察資本主義的即將到來的崩潰和未來共產主義的未來的發展。”(《列寧全集》中文第2版,第31卷,第80頁)列寧著重指出:馬克思提出未來共產主義的未來發展的問題所依據的是:“共產主義是從資本主義中產生出來的,它是歷史地從資本主義中發展出來的,它是資本主義所產生的那種社會力量發生作用的結果。馬克思絲毫不想制造烏托邦,不想憑空猜測無法知道的事情。馬克思提出共產主義問題,正像一個自然科學家已經知道某一新的生物變種是怎樣產生以及朝著哪個方向演變才提出該生物變種的發展問題一樣。”(《列寧全集》中文第2版,第31卷,第81頁)事情很清楚,馬克思對未來的共產主義及其第一個歷史發展階段——社會主義的認識,也就是說對“什么是共產主義”、“什么是社會主義”的認識,決不是書齋里的暢想曲,而是立足于現實的科學考察和科學預見,是從歷史事實和發展過程中得出的確切結論。他“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第1卷,第416頁)在研究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與之相適應的社會組織“內在的對抗形式的歷史發展”中,指明其“走向瓦解和形態變化的唯一的現實道路”(《資本論》法文版第1卷,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版,第501頁)。他在細致分析資本主義母胎所孕育的、被雇傭勞動關系所纏繞的現代生產條件時,揭示了與這種生產條件相適應的新的社會形式。

          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理論,特別是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主義制度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在今日的科學效用和科學價值,已得到理直氣壯的肯定,用“社會主義不清楚論”來否定其科學威力的圖謀將難以再度得逞。我們在理直氣壯地肯定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基本理論、肯定其關于社會主義制度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時,對從這種理論中搬出個別結論、摘取只言片語并將其變成教條,用以裁剪實際、裁決生活的錯誤傾向,將大力反對。同樣的,當我們反復申明,尊重實踐,傾聽實踐的呼聲,接受實踐的錘煉和檢驗,從實踐中攝取養分以增強生命力,都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題中應有之義,都是它的理論特性所決定的時候,也堅決反對那種任意摘取實踐的某一片段、任意夸大實踐的某一經驗或某一教訓,以修正主義的態度、以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態度對待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基本理論,肆意宣布其“破產”、“過時”和“幻滅”的錯誤傾向。我們力求完整、準確地把握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的一般及其在不同的環境里和不同的條件下的活生生的具體體現。應該說我們黨在這方面已取得了可喜的成效。我們黨關于對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的闡發,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學說和20世紀社會主義的科學實踐為依據的。我們認為,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最主要的是:

          ——無產階級領導和團結廣大勞動人民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用無產階級專政或人民民主專政代替資產階級專政,鞏固和發展工農聯盟,建立廣泛的統一戰線,在人民內部逐步建設高度的民主,對占人口極少數的剝削階級的反抗和敵對勢力實行專政;

          ——建立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所有制關系,根據生產力的發展,有步驟地用社會主義生產資料公有制代替資本主義私有制;

          ——建立以按勞分配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分配制度,根據生產力的發展,有步驟地用按勞分配制度代替一切體現剝削關系的分配制度,實現勞動人民的共同富裕;

          ——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任務,發展社會主義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把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結合起來,改變生產的無政府狀態,不斷提高社會生產力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全體人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水平;

          ——確立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繼承和發展人類所創造的一切優秀文化成果,不斷提高全體人民的思想道德和科學文化素質,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

          ——實行民族平等和民族團結,反對民族歧視和民族壓迫;

          ——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原則,反對侵略戰爭,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支持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的正義斗爭,維護世界和平;

          ——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鞏固和發展,必須依靠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武裝的、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則組織起來的、密切聯系群眾的、實行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工人階級先鋒隊——共產黨的領導來實現。

          “什么是社會主義”?遵循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和對社會主義運動實踐的認識,特別是從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踐來看,大體上包括上述內容。當然社會主義制度的這些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的實現要有一個相當長的歷史過程,而且在不同的國家和不同的發展階段實現的形式和程度會有不同。堅持和發展這些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就是堅持和發展科學社會主義,就能夠使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更充分地顯示出來。

          社會主義從基本清楚到完全清楚是一個歷史過程

          我們清楚地記得,馬克思和恩格斯一再聲明,他們對于區別于現代社會的非資本主義社會,沒有提出一勞永逸的方案;他們把社會主義視為經常變化和改革的社會,而反對把它看作一種一成不變的東西。到了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建立后的第二年,列寧又著重指出:新社會仍是一種抽象的東西,只有經過一些想建立某種社會主義國家的各式各樣尚不完善的具體嘗試,這種抽象的東西才會在實際生活中體現出來(當時,盧森堡與列寧所見略同。她在《論俄國革命》一文中把社會主義形容為一塊“處女地”,認為社會主義制度沒有現成的方案,“我們的綱領所具有的只不過是幾條大的方針,它們指明應當按照什么方向尋找措施”,“只有經驗才能校正和開拓積極的、創造性的社會主義革命工作的新道路。只有洶涌澎湃的生活才使人民想到成千上萬的新形式、新主意,解放創造力,自己糾正一切錯誤。”)。事隔41年,在1961年,毛澤東同志又指出:“對社會主義,我們現在有些了解,但不甚了了。我們搞社會主義是邊建設邊學習。搞社會主義,才有社會主義經驗,‘未有學養子而后嫁者也’。”(《1961年8月23日在第二次廬山會議的講話》)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鄧小平同志根據科學社會主義的一般原理和我國社會主義的實踐經驗,在不同場合不止一次地明確論述了上面講的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與此同時,他也說過:“什么叫社會主義,什么叫馬克思主義?我們過去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不是完全清醒的”。(鄧小平:《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毛澤東、鄧小平等領導同志講的這些話指的都是“過去”,實事求是地挑明我們對社會主義的認識尚不透徹,有過這樣那樣的粗疏、不足,甚至偏差。其表現或為“不甚了了”,或為“不完全清楚”。其主要原因,或由于社會主義實踐的尚待展開或深入,或由于社會主義理論尚待充實或發展。

          總之,在什么是社會主義這個問題上,用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來分析、估量,首先應該肯定我們是清楚的。如果要說得更為精確,不妨表述為我們是基本清楚的。其次應該承認我們又是不完全清楚的。說基本清楚,是指總體方面,根本方面,質的規定性方面;說不完全清楚,指的是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的某些具體表現形式方面,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的某些層次和某些側面的某一局部和某一細節方面。譬如說,社會主義的經濟特點,小平同志就多次說過,一是堅持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二是堅持按勞分配,共同富裕,決不能導致貧富兩極分化。這些主要之點是清清楚楚的,來不得半點含糊。但是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這些主要之點的具體表現,如以公有制為主體的多種所有制關系。這“多種”,具體說來會多到什么程度,這“多種”中的這種那種將達到什么樣的規模和水平,它們各自與作為主體的公有制的具體關系又將如何,這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看清楚的,有待于逐步展開與深入的實踐提供答案。對任何一位有社會主義覺悟的人來說,這種一時的、局部的不清楚,決不會動搖他對社會主義經濟特點的清清楚楚和堅定不移的認識,決不會妨礙他為加強、完善社會主義公有制而作各種各樣的努力。

          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和繼承者所闡明的未來社會制度的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概括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本質屬性,凡以社會主義命名的社會制度,只要它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它就必須也必然基本具備這種本質特征和遵循這些基本原則。但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征和基本原則,在不同國度、不同歷史時期的具體化又必定是豐富多采、各具特色的,要求社會主義建設者不斷地去探索、實踐,在探索和實踐中提高認識。一句話,對社會主義總體上、根本上、質的規定性上的基本清楚的認識,需要不斷地擴展和深化,對其局部的、具體表現形式的、細節的這樣那樣的不完全清楚,需要在實踐過程中,在不斷總結新鮮經驗中不斷地求解。對社會主義的認識,從基本清楚到完全清楚,是一個歷史過程,只要我們善于針對新的實際和依據新的實踐經驗,把學習和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提到新的水平,把建設、改革、完善社會主義制度的實踐提到新高度,就一定會在認識社會主義和堅持社會主義道路方面不斷取得新的進展和新的突破。歷史已經證明并將繼續證明這一點。社會主義制度由不成熟到成熟、由不甚完善到完善,對社會主義制度的認識由基本清楚到完全清楚,這都是歷史的必然。

          【作者簡介】許征帆(1927年10月16日—2022年12月28日),男,漢族,福建金門人,1950年初畢業于華北大學馬列主義教研室,中國人民大學榮譽教授,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科學社會主義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專業博士生導師。

          許征帆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中國杰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理論教育家,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的主要奠基人之一,科學社會主義著名研究專家,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政治學學科評議組原召集人,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原首席專家,中國科學社會主義學會顧問、原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2022年12月28日8時30分,許征帆教授,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碓矗豪霾呔W,原載《人民日報》1990年7月30日第5版)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