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吳銘:不打自招,圖窮匕見——評蔡繼明的“突破理論障礙”論

        2023-12-23 09:09:39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中國經濟時報11月15日,發表了作者蔡繼明的文章,題為《民營企業發展壯大關鍵要突破理論障礙》,作者打著黨的旗號,強調,“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國民營經濟發展已經跨越了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障礙”,當前要“突破理論障礙”。

          據360搜索,蔡繼明,系清華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曾為南開大學博士研究生,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福特基金訪問學者,哈佛大學富布賴特訪問學者,主要從事馬克思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比較、價值和收入分配理論、地租理論以及土地制度和城市化研究。此人自稱,其領導的學術團隊,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潛心研究三十多年,創立了一個反映市場經濟一般規律的廣義價值論。

          該怎樣理解“我國民營經濟發展已經跨越了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障礙”呢? 又該怎么理解所謂“突破理論障礙”呢?

          首先,必須對這里的“民營經濟”進行定義和區分。蔡繼明所謂的“民營企業”,與我們所理解的“民營企業”并不相同,或者完全不相同。民營企業,通常應該包括外資、買辦資本、民族資本,以及中小型個體企業。我強調,必須把外資、買辦資本企業和民族資本、中小型個體企業區分開!這叫分清敵友。

          沒有這個前提,提民營企業就是故意混淆是非。但是,把民族企業、中小型個體企業,與外資特別是美國金融資本開辦的企業,買辦金融資本開辦的企業,混淆在一起,似乎是當前主流經濟學界的一個慣用手法,而實質上,他們所說的“民營企業”只指外資、買辦資本企業,對大量的民族資本企業、中小型個體企業的利益和發展壯大,并不關心,甚至敵視,不惜以損害、摧毀民族民營企業為條件,助長外資金融資本、買辦金融資本企業。

          我國民族資本、中小型個體企業的發展,從來沒有受到過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的障礙!相反,中國共產黨和新中國人民政府,一直支持發展民族資本和中小型企業。早在革命戰爭年代,革命根據地對民間私有企業就采取了扶植態度,給予貸款,并對國統區的民族企業,采取統戰政策,主動給予政治上和經濟上的支持,毛主席曾指示華東我軍,聯絡上海的民族企業家。建國以后,鑒于民族私有資本無法適應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生產經營困難,我黨采取公私合營的方式,對這些民族私有企業進行改造,使之不斷發展壯大。尤其文革期間,我黨大力發展集體性質的街道辦、社辦、隊辦、校辦企業,毛主席親自作指示,強調不要害怕商品生產,要大力發展街道辦、社辦、隊辦、校辦企業,使民營企業群體迅速發展壯大。上世紀80年代,文革期間留下的街道辦、社辦、隊辦、校辦企業,已經成規模,“三分天下有其二”,東南沿海地區經濟迅速發展,與這些民營企業的發展壯大,是分不開的。即使今天,仍然有諸多知名企業,脫胎于文革期間的社辦、校辦企業,比如著名娃哈哈,系一家校辦企業;北京的稻香村,系北京市東城區北新橋街道辦的企業。值得強調的是,由于央行制度、引進外資、開放金融、開放市場、黨政分開、政企分開等政策,不但諸多公有制大型企業被毀掉、并購、瓦解,也當然有相當一大批民營企業,被毀掉、被管理層購買、被外資并購,使得我民營經濟受到沉重打擊。

          這一點,蔡繼明并未提及,這是很不應該的。

          也就是說,我國民族企業和中小型個體企業,是在黨中央的政策、制度、法律、貨幣的支持下,才得以發展壯大的,并非是什么“跨越了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障礙”的結果。蔡繼明如此說,似乎我黨對民營企業非常反感,對其發展一直在采取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上的障礙。這與歷史事實嚴重不符,非?;闹?。

          沒有黨從政策、政治、制度、貨幣上的支持,包括民營企業在內的中國經濟不可能迅速的發展;離開了黨的政策、政治、制度、貨幣上的支持,整個東北老工業基地都無法承受,中國工業體系嚴重受損,千百萬工人失業,流離失所,更不用說民營企業破產倒閉。

          中國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究竟是確保了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還是“障礙”了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這個問題上,蔡繼明顛倒了是非,說謊了。

          中國的民營企業,與中國的公有制企業,本是一種互相依賴、互相配合、互相支持、互相幫助的關系,民營企業在一定條件下,也當然可以轉化為國有、公有制企業。但是,在蔡繼明看來,中國的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卻是一種敵對關系,是你死我活的關系?

          那么,外資、買辦金融資本在中國野蠻擴張、畸形壯大,是什么原因呢?

          也當然是中國的政策、政治、制度,特別是貨幣方面支持的結果!這就是中國經濟的買辦化、殖民地化。中國,有那么一個極強的勢力,官僚買辦資本勢力,在支持外資特別是美國金融資本在中國攻城掠地、橫行霸道。其所采取的辦法,就是忽略貨幣主權、金融主權、經濟主權、市場主權,遵守美國方面的指令,采取央行制度,黨政分開、政企分開、政權與貨幣分開、政權與金融分開,導致了貨幣與政權的分離,政權喪失了運用貨幣分配行業勞動力資源、平衡行業階層利益、形成國家政治經濟發展重點、支撐國家動員能力的重要工具,人民幣的發行,也喪失了依據。貨幣這個工具,因為央行制度、發展金融市場、貨幣金融化、金融市場化、金融市場開放化、金融市場外資化、金融市場買辦化等系列政策,被操控于外資和買辦金融資本之手, 導致了中國國有企業、民族私有企業受到重大創傷,成批的國營公有制企業被毀掉、被管理層收購、被外資收購,幾千萬工人流離失所,困苦不堪,也嚴重沖擊了社會穩定,黃賭毒泛濫,出現了人口問題。同時,外資和買辦經濟勢力,卻畸形擴張、野蠻增長。

          那些支撐外資金融資本的勢力,我稱之為買辦資本勢力,因為通常有官僚背景,所以,又稱為官僚買辦資本勢力。

          這個勢力,在以發展“民營經濟”之名,充當美國金融資本的白手套,形成了官僚買辦資本勢力,充當美國金融資本侵占中國經濟主權、貨幣主權、金融主權、市場主權的同時,也當然極力詆毀中國公有制經濟,直接用自主經營、自負盈虧、不給貨幣支撐、“不找市長找市場”的手段,勒死了諸多國有企業和集體所有制企業,也勒死了諸多民族民營企業,或者將這些企業以合資、參股、控股的方式,奉送給了外資特別是美元系金融資本,導致了中國民營經濟的巨大災難。

          外資金融資本、買辦金融資本的這些侵略、背叛性質的行徑,有沒有受到中國政策、政治、制度的“障礙”?老實說,還真有受到了“障礙”。公有制經濟、政權對貨幣發行權的壟斷、集體經濟的存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成就和寶貴經驗,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理,均構成了對外資金融資本相互勾結對中國經濟主權、貨幣主權、金融主權和市場主權的巨大“障礙”。所以,買辦經濟學家就說,要“市場化”,要“不找市長找市場”,要央行制度、要“開放市場”“開放金融”,要“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要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和SWIFT體系,以便于勾結美國華爾街金融寡頭,打擊中國主權經濟。

          請注意,在讓中國民營企業“不找市長找市場”的同時,對于外資金融資本、買辦金融資本企業,從來都是“只找市長不找市場”!

          中國經濟的根本矛盾,或者說中國經濟問題的根源是什么?就是以國有企業、民族集體所有制企業、中小型個體企業為代表的主權經濟,與相互勾結的美國金融資本、中國官僚買辦金融資本之間的矛盾。就是因為前者占比過少,而后者占比過大引發的問題。

          中國經濟之所以還能發展,還能夠挫敗美國的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生物戰,能夠在世界上有一定的影響力,能夠在軍工、通信、航天、航空、核、汽車、船舶、基建、油氣、礦業、運輸、交通等領域取得巨大成績,中國人民還不至于流離失所,是因為中國還有相當強大的國有經濟、民族民營經濟,因為中國殘存一定的社會主義因素。

          中國經濟之所以存在失業嚴重、勞動人民身受住房、醫療、教育、養老等大山壓迫,中小型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經營困難,中國反復發生金融暴雷、房地產暴雷,致使許多家庭損失慘重,也積累了巨大的金融隱患、金融風險,形成社會問題,甚至面臨美國金融資本制造的金融危機的威脅,恰是因為中國采取了央行制度、剝奪了政權的貨幣權力,拋棄了毛主席時代貨幣獨立自主權,拋棄了毛主席時代爭取到的人民幣在對上貿易中的結算支付權,拋棄了人民幣不出國門的基本原則,讓金融市場畸形發展,并開放金融市場、對騙子和陷阱性質的美國金融資本不加任何防范,把人民幣發行和流通控制權、金融市場的控制權大半奉送給了美國金融霸權和官僚買辦資本勢力,讓美元信用和美元霸權寄生在中國經濟之上。

          蔡繼明所說的外資金融資本企業、買辦金融資本企業,給中國經濟貢獻了什么呢?外資、買辦金融資本,主要集中在以房地產、金融企業,以及醫療、教育、養老、互聯網、新媒體等領域。許皮帶等房地產企業巨量的欠債,置中國購房者、投資者、供應商的巨額欠債于不顧,管理層生活奢侈、巨額分紅,向美國轉移資產,在美國申請破產保護,簡直是罪惡滔天。P2P幾乎完全暴雷,互聯網金融高利貸化,甚至勾結黑社會,醫療業因為“引進社會資本”“給社會辦醫留足發展空間”,這些都成了中國人民的噩夢。他們也當然想往重工業、高科技等領域滲透,不過,的確遇到了中國人民的堅決反對。這就是蔡繼明所說的“民營企業”的巨大貢獻!

          蔡繼明非但不覺得這些很丟臉,反而說什么“政治上,民營經濟人士已經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者,……許多民營企業家不但當上了政協委員,還當上的人大代表,還入了黨,當了勞模”。請看看,這些外資金融資本和買辦金融資本企業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者”,都建設了些什么:騙局,災難。許皮帶、王振華、柳教父等等,非但沒有受到相應譴責、懲罰,居然還成了“人大代表”“勞動模范”“XXXX標志性人物”,豈不是無比辛辣的諷刺?小人得志,趾高氣揚,圖窮匕見,一幅“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神態。

          美國金融資本勾結中國官僚買辦金融資本,所發展的欺騙、盜竊、掠奪性質的“民營企業”,的的確確是受到過中國主權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的“障礙”,受到中國人民的堅決反對,但卻在中國官僚買辦資本勢力的協助下,順利突破了這些障礙!他們也不可能尊重中國人民的反對。他們的陰謀一一得逞了,這只能證明他們對黨紀國法極度蔑視,只能證明他們出賣了中國主權,只能證明他們背叛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只能證明他們甘心投降了美國霸權、充當了美國霸權的忠實奴仆,只能證明中國官僚買辦資本勢力對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犯下了滔天罪惡!蔡繼明特別炫耀這一點,很好!相當于不打自招?,F在,蔡繼明又代表中國的官僚買辦資本勢力,要保護這些買辦性質的民營企業的“合法地位”、保護其私有財產“不可侵犯”,還要繼續讓外資金融資本、買辦金融資本繼續作威作福,怕是辦不到了。

          很顯然,中國經濟的出路,是發展壯大國有企業和民族私有企業(也就是民營企業),對于友好的外資工業企業來華建廠,我們也歡迎并保護,我們也積極推動正當的對外貿易。但是,我們要收復人民幣發行權和流通控制權,才能更好地發展國有企業和民族民營企業。我們不能允許美國金融資本勾結中國官僚買辦資本勢力所開辦的投機、盜竊、掠奪、出賣、背叛、寄生性質的“民營企業”!不能允許美國金融資本勾結中國官僚買辦金融資本,在中國故意制造金融隱患、金融風險和金融危機,要提高警惕、嚴肅提防。

          蔡繼明強調“憲法和民法典都確定了民營經濟的合法地位,強調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很好!但是,他顯然曲解了這些法律原則,欺騙、盜竊、掠奪來的財產,必然追繳,相關人等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

          蔡繼明說,“然而,社會上和學界中質疑和否定民營經濟的言論仍反復出現,促使人們不得不做深入思考……”社會上并沒有什么質疑和否定“民營經濟”的言論,司馬南只是代表中國人民,理直氣壯地質疑柳教父等人對國有資產的盜竊!質疑他們的違法行為,決不會也決沒有質疑和否定過華為、格力、老干媽、吉利、比亞迪等民營企業。我從沒有看到過這樣的質疑和否定。我不知道蔡繼明從哪里得到這種印象的。

          蔡繼明又提到,“筆者領導的學術團隊,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潛心研究三十多年,創立了一個反映市場經濟一般規律的廣義價值論。該理論的核心思想是承認非勞動生產要素同樣參與價值創造,這就為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提供了價值基礎。”

          一個學者搞出的結論,居然敢吹“創立了一個反映市場經濟一般規律的廣義價值論”,膽大妄為,自吹自擂,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蔡繼明這個“潛心研究三十年”的結論,僅僅是個精心編造的騙術而已。我原本不知道這個騙術的發明人?,F在,蔡繼明自己認領了,相當于投案自首,也很好。

          所謂生產要素參與價值創造、按貢獻參與分配,是對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論的赤裸裸的背叛!

          只有勞動才創造價值!生產資料、生產工具,均不創造價值。貨幣、金融資本,僅僅是一種生產工具,或者屬于生產關系,并不創造價值,也沒有資格參與分配。

          蔡繼明所謂的生產要素創造價值、參與分配,實際上重點指的是金融資本作為生產要素創造了價值、參與分配。這是個買辦性質的觀點,是在中國發展金融市場、開放金融市場、引進外資、開放市場、依據外匯儲備發行人民幣、出口創匯等政策之后,美國金融資本和官僚買辦金融資本在中國尾大不掉,而民族企業和民族資本因喪失貨幣發行和流通控制權,必然受到削弱、打擊、瓦解的情況下,為了讓相互勾結的美國金融資本和官僚買辦金融資本侵占(出賣)中國經濟主權、掠奪中國人民勞動成果、壓榨中國人民、無償使用中國基礎設施,而提出的觀點,是為了給相互勾結的美國金融資本和中國官僚買辦金融資本的欺詐行為提供理論上的掩護!簡直就是同案犯。也只有這樣,才可以緩解美元霸權的困境,真是一條忠誠的走狗。

          編造這樣拙劣的理論,需要三十年嗎?你是太草包,還是想強調自己理論的正確性?說個謊,有那么費力嗎?編制這樣違背馬克思主義最基本常識的騙子理論,恐怕三分鐘就夠了。

          蔡繼明所說的“突破理論障礙”又是什么呢?他自己反復強調黨的有關文件、憲法和法律,均為“保護民營企業”和“私有財產”提供了依據,還需要突破什么“理論障礙”呢?他眼里還有“理論”嗎?他們什么時候尊重過“理論”?他們為了維護自己欺騙、盜竊、壓榨行為,可以隨便編制出生產要素創造價值、參與分配的“理論”。連社會主義的“制度、政治、法律和政策”在他們眼里就形同虛設,所謂“理論障礙”,還能是“障礙”嗎?(20231222)

          【文/吳銘,紅歌會網專欄作者?!?br />
            相關鏈接:動向!官媒發文:民營經濟已跨越制度、政治、法律的障礙,還需消除理論障礙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