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老鄉見老鄉,背后打一槍——兩條史料及其評論

        2024-03-13 17:34:31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張文木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史料一

          1939年1月31日,美國總統羅斯福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協商會議上全面傾吐了他對世界形勢及美國戰略的攻勢性的考慮。他告訴其同僚:

          當然,正如各位所知,我對世界的未來——這是指它的真實情況——非常憂慮。我不是屬于那種學派,即認為我們可以沿著本國邊界劃一條防御線,并應該完全孤立地生活。我總是想著另一個政府中發生的事。

          接著他談到歐洲即將發生的戰爭及美國的應對戰略。他先談美國的兩洋戰略任務:

          美國在太平洋上的第一道防御線是一系列島嶼,我們期望通過海軍、陸軍和飛機阻止日本——讓我們十分坦率地說——統治整個太平洋,并防止我們(原文如此。疑為“他們”的口誤或筆誤——譯者注)接近南美洲的西海岸。那是個問題,我們決不會遭到中國、菲律賓、暹羅或緬甸的攻擊。這完全是一個防御日本的問題。我們不能大聲直說,這會被認為是不友好的。

          在大西洋上,我們的第一道防線是一大批國家持續地獨立地存在——它們持續、獨立地存在。目前,這些是什么呢?請記住這些字眼,具有持續的獨立這一內涵的“持續地獨立地存在”。國家的獨立意味著“獨立”,并不意味著在軍事上或經濟上遭受某個其他國家的“統治”。

          這話真是開宗明義,說透了,即在太平洋方面美國的主要任務是控制“一系列島嶼”,在這方面的敵人是日本;在大西洋,羅斯福反復強調和暗示的“獨立地存在”就是保持歐洲的破碎性而不是完整性。完整統一的即“在軍事上或經濟上遭受某個其他國家的‘統治’”的歐洲,才是美國的大敵,而致力于歐洲統一的國家,就是美國的真正對手。這里顯然是指當時的德國。當然這只是地區性目標,從全球目標而言,美國的目標則是要取代英法主導的世界霸權。

          接著羅斯福計算了一下目前歐洲還有二十幾個獨立國家,說“但如果德國和意大利的軍事力量再保持下去,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共同的或各自的成功步驟再繼續下去,它們將不可能獨立。它們會失去獨立”。他說:

          如果這種情況果然發生了,英國、法國和其他仍然保持獨立的國家決定起而戰斗,那時你們就會碰到武器問題。

          我們不能假定它們會打敗德國和意大利。最好的看法是,這是一場成敗摻半的賭局,決不能忽視。這是一場50:50的賭局,這些國家可能會遭到失敗,而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可能獲勝。如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獲勝,主要原因是擁有空軍這個巨大的優勢,它將把英國和法國趕入地下。而英法自己的空軍力量實際上會在相當短的時間內被消滅。

          當歐洲被控制時,下一步當然是所有的小國都自動就范,因為對它們來說抵抗是愚蠢的,它們不投降就會被消滅。非洲會自動陷落,那是很明顯的,因為非洲的百分之九十是殖民地。

          這些陷落的國家將實現非軍事化。

          再下一步,希特勒老兄在昨天的講話中已作了暗示,非常明顯的是中美洲和南美洲。

          這就是說,目前德國與意大利對歐洲的兼并是不符合美國利益的,歐洲一旦在兼并中實現統一,即從破碎化轉變為整體化,接下來就是美國。因此,保持歐洲破碎及由此產生的彼此戰爭而不是“非軍事化”既符合美國的利益也符合在座資本家的利益。羅斯福警告在座的同僚:

          請不要說這是空想,不要說這只是白日之夢。六年前希特勒這個人上臺控制德國政府時,德國已經崩潰,已經完全徹底地失敗,負債累累,分崩離析,不值得被看作是世界上的一支力量。那時你們中有誰會說六年后德國將會完全和絕對地統治歐洲?這就說明為什么我們不能在這里閑坐并說這是白日之夢。

          由此得出的結論是,美國應為英法宣戰后必然要“碰到的武器問題”做好準備,加緊武器生產。讓美國在這場“50:50的賭局”中,大獲其利。但在德意裝備占據優勢的情況下,不能讓英法倒下。英法倒下,意味著歐洲的統一;歐洲統一才真正是美國的、特別是美國軍工資本家的災難。羅斯福向其同僚幸災樂禍地交底說:

          慕尼黑會議后,9月28日(原文如此,慕尼黑會議舉行于9月29日——譯者注)那天,英國人大為煩惱。他們受了驚嚇,驚慌失措,派人來這里,確實定購了飛機。我不知道他們在此購買了多少飛機,然而我想是300~400架。

          法國人的政府制度是每天早晨早餐前更換內閣。法國人開始討論,這時的想法是,只有上帝才知道他們將要購買多少飛機。這是一個極好的想法。我們說:“越多越好!來,快來!使我們的工廠能進行批量生產,好!”

          因此,最后在第三或第四次嘗試從法國國庫中撥出500萬美元購買我國的飛機時,他們的態度變得足夠認真了。我們說:“好極了!叫好有兩個非常簡單的理由。第一,目前我們的工廠閑置著。如果你們現在來訂貨,這些貨物將在明年春天我們自己的訂單開始到來之前大體完成。”這是一個理由,是國內的原因。第二,現在我們不告訴他們,但是我們了解這點:我們希望法國繼續作為獨立的國家存在。我們不希望法國不得不向這個、那個或其他事物屈服,因為如果法國屈服,英國屈服,歐洲、非洲或其他任何地方將不存在什么獨立的國家。因此,十分坦率地說,盡我們所能——完全作為一件和平的事情,世界和平的事情——去幫助法國和英國維護獨立,這是我們的利益所在。確實,目前它們的獨立受到了威脅。

          我想,阿瑟·克羅曾經說過:“這不是非中立嗎?”是的,可以這樣說。而我作為陸海軍統帥和行政部門首腦,將竭盡全力防止任何軍火進入德國、意大利或日本。為什么?因為自我保護是美國政策的組成部分。我將盡我所能,通過盡快地向世界上大約四十或五十個現在還保持獨立的國家運送一切它們有能力支付的貨物,以維護它們的獨立。這就是美國的外交政策。

          這就是真正的答復。你們不必擔心由誰來批準這批訂貨或其他訂貨。我坦率地希望法國能夠得到我們所能生產的最高速驅逐機。我國有六家公司生產這種飛機。我希望他們會得到他們能夠在我國購買的最好的重型和中型轟炸機。這不是一個秘密問題。我們只保守一個秘密,那就是轟炸瞄準具,這還沒有向法國透露,也不會向它透露。我祈求上帝讓他們得到飛機,很快地得到并把它們運抵法國。這可能意味著拯救我們的文明。[1]

          羅斯福這篇交底式的演講引起在座要員的鼓掌,因為他在滿足美利堅民族利益的同時還滿足了華爾街軍火商的利益——在美國,滿足后者是實現前者利益的前提。羅斯福讓他們明白了“拯救我們的文明”的含義就是保證大西洋東岸歐洲大陸“一大批國家持續地獨立地存在”,只要這批國家“獨立的存在”,歐洲就會持續保持其破碎性這一致命弱點,就不會對美國造成永久性的威脅。

          美國就是這樣從局部上將德國和意大利列為歐洲戰場的對手,其原因不是它們“極權”而是因為它們要統一歐洲;在全局上英國和法國是美國的對手,其原因并不是英國和法國“民主”而是美國要取代它們的世界霸權地位。正因此,美國在德、意、日崛起后利用它們在全球范圍內擊倒英、法,而后再聯合英、法擊敗德、意、日,這樣既獲得了世界霸主地位(即“拯救我們的文明”),又保證了歐洲的破碎性(即“一大批國家持續地獨立地存在”)及由此必然引起的歐洲內部沖突,而后者恰恰又是前者即美國世界霸權存在及保證美國軍工資本大幅增值的前提。

          史料二:

          1943年11月8日,就在德黑蘭第一次會議“前一個小時”,羅斯福像守望已久期盼見面的“戀人”迅速與斯大林約會。對此,丘吉爾——據哈里曼回憶——“顯然感到懊惱”,因為“首相曾要求在上午或在午餐時與羅斯福見面,以便事先處理好他們預定于下午四點鐘舉行的第一次會議上與斯大林討論的那些軍事問題。但羅斯福毫不動搖,他希望首先與斯大林見面,只留兩名譯員波倫和V.N.巴甫洛夫在旁”。談話直抄英國的“后路”即印度的前途,據檔案記載:

          斯福表示,最好不和丘吉爾談印度問題,因為他羅斯福知道,丘吉爾對印度問題沒有任何主意。丘吉爾認為,這個問題可留到戰爭結束以后解決。

          斯大林說,印度是丘吉爾的一個病灶。

          羅斯福同意這一點,但他認為,英國必須在印度采取某種行動。

          羅斯福說,他希望同斯大林隨便談談印度問題。他認為,議會制政體對印度是不適合的,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在印度創立某種類似蘇維埃的制度,從下面開始,而不是從上面開始,也許這個就是蘇維埃制度。

          斯大林答,從下面開始——這意味著走革命的路。

          羅斯福說,關于印度,局外人比那些同這個問題有直接關系的人能更好地解決問題。

          斯大林說,當然,局外人能比較客觀地觀察事物。[2]

          羅斯福說“議會制政體對印度是不適合的,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在印度創立某種類似蘇維埃的制度”,這言外之意就是印度可以在戰后成為蘇聯的勢力范圍。丘吉爾曾把印度稱為“英王皇冠上的那顆真正最為光亮而珍貴的寶石”[3];而現在羅斯福——與1940年底希特勒對莫洛托夫所說“你們應該有通向溫暖海洋的出口,將來要像伊朗、印度那樣”的話是同一個意思,也是出于同一個目的——要將這顆丘吉爾珍惜并正在為之奮斗的“最為光亮而珍貴的寶石”獻給斯大林,而這對正在同一個戰壕作戰的并準備過69歲生日的丘吉爾來說,是絕妙的戲弄和出賣。這可真是“老鄉見老鄉,背后打一槍”。丘吉爾曾得意地告訴斯大林,“從母系方面講,他一半是美國人”[4],可現在同為盎格魯-撒克遜種族的羅斯福聯合斯拉夫人在丘吉爾這位天真的老鄉背后真的打了暗槍。多年后在丘吉爾寫的回憶錄中可以看出他顯然對羅斯福和斯大林這次會談內容一無所知,他說:

          11月30日是一個忙碌而值得紀念的日子,這天是我69歲生日,幾乎一整天我都忙于我一直關注的某些最重要事務。羅斯??偨y與斯大林元帥保持私人接觸,并逗留在蘇俄大使館中。盡管總統與我關系密切,并且我們的重要問題交織在一起,但自從我們離開開羅以后,他一直避免單獨與我見面。[5]

          就在這前兩天,也就是在羅斯福與斯大林會談的時候,丘吉爾“失戀”似的在德黑蘭英國公使館撒瘋。據哈里曼回憶:

          他(丘吉爾)說他樂于服從命令;他有權擔任會議主席,因為他年齡最大,因為他的姓氏是C字打頭,因為他所代表的大英帝國具有歷史上的重要性。他放棄了這些權利,但他要堅持一件事情,那就是必須讓他在30日舉行晚宴,這一天是他的69歲生日……他說他要喝得酩酊大醉,準備在第二天開路。[6]

          與兩年前斯大林對待希特勒承諾的“印度洋”的誘餌[7]無動于衷一樣,這次斯大林也沒有對印度表現出任何興趣,他更多地關心的是蘇聯力所能及的周邊,尤其是從波羅的海西岸到黑海區域的控制權這一在張伯倫、希特勒、艾登談判中始終死咬不放的問題。但不管怎么說,這次私下會晤使斯大林明白了羅斯福愿與他為最終擊敗英國結成暗盟的底牌。這次“智者的會晤”后,斯大林與羅斯福之間沒有“正式協議和宣言”而只有心領神會的反英暗盟,事實上建立了。

          此后,羅斯福與斯大林在談判桌上總是所向披靡。羅斯福曾向擔任勞工部長的老朋友柏金斯談過他在德黑蘭期間是如何與斯大林建立起這種準“哥們”友誼的。他說在會上他總是刻意與丘吉爾保持距離,以致“溫斯頓臉紅氣脹地皺眉蹙額;他越是這樣,斯大林就越是微笑。最后,斯大林忍不住爆出大笑。三天來,我第一次見到陽光!我先忍住了,后來終于和斯大林笑成一團。這時,我開始稱呼他‘約瑟夫’。他笑著走過來和我握手。從此我們的交情又深化為個人關系,我們可以像兄弟般交談”[8]。在雅爾塔的五天會議中,羅斯福就更是“一直避免單獨和丘吉爾見面”。哈里曼認為“這是羅斯福的一種戰術,而非對首相的有意輕視”[9]。

          評論:

         ?。?)讀懂了上述資料,就對斯大林下面的話有了更準確的理解。1952年,斯大林在《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一書中說:

          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爭奪市場的斗爭以及它們想把自己的競爭者淹死的愿望,在實踐上是比資本主義陣營和社會主義陣營之間的矛盾更為劇烈。[10]

          斯大林說:“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的矛盾比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矛盾更為劇烈。從理論上講來,這當然是對的。這不僅在現時、在目前是對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也是對的。這是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者們也多少懂得的。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究不是從對蘇聯作戰開始,而是從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戰爭開始的。”對此,斯大林解釋說:“因為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戰爭所提出的問題,只是某些資本主義國家對其他資本主義國家取得優勢的問題,而對蘇聯作戰所一定要提出的問題,卻是資本主義本身存亡的問題。”[11]

          斯大林曾隨列寧在俄國取得社會主義革命勝利,建立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后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充分利用資本主義國家間的矛盾最終贏得戰爭勝利的大戰略家,只有有了這樣經歷的人,才能對資本主義戰爭性質有如此深刻的認識。

         ?。?)引發歐洲內斗是英國繼而美國控制歐洲的傳統套路,歐洲人對此已有慘痛的教訓。為此,2015年2月15日,在明斯克會議上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奧朗德拋開美國和英國直接與普京討論并決定烏克蘭前途,特別是德國總理默克爾不顧美國的反對于5月10日到訪俄羅斯,到無名烈士墓獻花后到克里姆林宮同普京會談。這讓美、英兩國十分尷尬。

         ?。?) 這表明今天的歐盟已吸取當年因張伯倫的阻止而使法國總理達拉第怠慢了斯大林,由此造成蘇美聯手并由此使歐洲失去世界霸權的教訓,明斯克會議將美國和英國完全排除在外,其“自家的事自家處理”,不容他人——昨天是羅斯福、張伯倫,今天是奧巴馬、卡梅倫——置喙的意思已不言而喻。

         ?。?)與此相應,2016年6月24日,英國就是否脫離歐盟進行了公投,結果有51.9%的人同意脫歐。

          ————

          [1 ]資料來源:《美國總統羅斯福同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協商的會議記錄(節錄)》(1939年1月31日),李巨廉、王斯德主編:《第二次世界大戰起源歷史文件資料集(1937.7~1939.8)》,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1985年版,第447~450頁。

          [2]以上資料取自《斯大林與羅斯福的會談記錄》(1943年11月28日),沈志華主編:《蘇聯歷史檔案選編》第17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第404頁。

          [3 ][印度]賈瓦拉哈爾·尼赫魯:《印度的發現》世界知識出版社1956年版,第580頁。

          [4]《斯大林與丘吉爾的會談記錄》(1943年11月30日),沈志華主編:《蘇聯歷史檔案選編》第17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第448頁。

          [5][英]溫斯頓•丘吉爾著,魏群、高虹譯:《丘吉爾文集——二戰回憶錄》江蘇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916頁。

          [6][美]W.艾夫里爾·哈里曼、伊利·艾貝爾著,吳世民等譯:《哈里曼回憶錄》,東方出版社2007年版,第317頁。

          [7]1940年11月13日,里賓特洛甫與莫洛托夫會談,會談結束時,里賓特洛甫提醒莫洛托夫回答:“蘇聯是否原則上對獲得印度洋出??诟信d趣。”參閱《里賓特洛甫與莫洛托夫的會談德方記錄”(1940年11月13日),沈志華主編:《蘇聯歷史檔案選編》第4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第598頁。

          [8] 轉引自[美]亨利·基辛格著,顧淑馨、林添貴譯:《大外交》,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第366頁。

          [9][美]W.艾夫里爾·哈里曼、伊利·艾貝爾著,吳世民等譯:《哈里曼回憶錄》,東方出版社2007年版,第467頁。

          [10][蘇]斯大林:《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見《斯大林選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65頁。

          [11][蘇]斯大林:《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見《斯大林選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64頁。

        圖片

          【文/張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戰略問題研究中心教授,紅歌會網專欄學者。原載張文木戰略

          ?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