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孫錫良:誰來治理中國的文化污染?

        2024-03-28 17:36:35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一篇名為《杜鵑花落》的小說震驚了全網,引起眾怒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美化侵華日軍;二是對八路軍的不尊重,用詞和用意均難以接受。

          按我一慣的理念,人是有不同立場的,是有不同情感的,是有不同喜好的,如果你喜歡美國,如果你喜歡日本,如果你喜歡其它國家,說出對它的喜愛之情是可以接受的,我甚至認為適度美化也無所謂,不要認為日本侵略過中國就不能夸它,夸它也傷不了中國的根本,必須有這個自信。但是,如果你的目的是從心底里貶低自己的國家,是借外人的故事從心底里貶低或侮辱自己的軍隊,那就完全不可接受,將八路軍說成“共匪”在當時的日本讀物里都未必見到,如今卻出現在中國人的小說里。

          憤怒的網友還沒有等到官方聲音,文化公知已經開始唱起了反轉歌,他們努力幫助李某找出“合理性”和“正確性”,他們甚至要把這篇小說翻案成一起贊歌。我本人不喜歡這種歪曲,因為讀文可以讀心,作者的心逃不過正常腦袋的過濾。

          回顧一下近些年發生的諸多事件,又感覺這件事情發生并不奇怪。

          只不過,單就這篇小說而言,我無法理解的是:

          它竟出自于當地知名校長之手???

          發表的地方竟然是《河南教師園地》???

          它竟然能夠被成都某中學作為試題來考???

          把這三個奇怪之處連成一條線,大家應該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中國的文化環境已經出現了嚴重污染,教育界的文化主軸也在出現劣質化傾向,李某不是孤軍作戰,他們組成了一條戰線。

          中國的文化環境,中國教育的文化環境,到底是怎么變的?為何變成了這樣?

          不妨舉個例子說明,有個作家,名叫無言,獲得了世界大獎,之后,他就成了中國文化的神,他的話也就成了真理,一論事,只要祭起“無言說......”,那便是終極結論,如果再輔之以其它知名作家幫腔,完全變成了鐵一樣的真理。他,成了中國文化環境的最高含量元素。

          看到被污染的文化土壤,我有時真有心絞痛的感覺,為什么呢?

          因為研究“無言”已經成為一項重要戰略,已經投入了巨額科研經費在他身上。

          因為整個社會價值觀和是非觀已經朝著“能力=正確”和“成績=正確”這樣一種最簡單的推論軌道前進。

          因為越是底層愛國者越是有被定義為極左的可能性,甚至還有可能被定義成反那個啥的可能性。

          因為我越來越感覺到愛國正在被負定義,甚至有可能因此被封殺失聲,愛國被污名化正在成為一類人用盡心機做作的暗局,“愛國者”也正在被等同于“一事無成者”。

          因為我沒有看到文化土壤改良的改造藥方,不只是沒打算用藥,而且還有人在為這個土壤的廣泛覆蓋創造條件。

          有朋友讓我寫一篇批評李某的文章,我說沒意義,我甚至認為會適得其反,我甚至認為這樣的小說數量少了,因為它還不足以驚醒主體人士,一陣風吹過,瀟灑的還是他們,被認可的決不會是我。單批一人無用,整個文化環境污染的系統性治理才是重中之重,要寫,就得寫這個。

          我還跟大家說個事,二十多年來,我寫了很多文章,四年前,跟某出版社談了要出幾本書,稿子他們也看了,認為不錯,可以出版。但最后黃了,不是因為質量,而是沒有通過。為何呢?我的文字里有《杜鵑花落》這么刺眼的句子嗎?絕對沒有,一個確定負面的字都沒有。

          晚上睡覺,我總是在想,這是為什么呢?這又是為什么呢......

          很長時間我沒有找到答案。

          慢慢地,我又似乎找到了答案,曾經,我的文章可以說在所有大網站都可以找到,但最后都被美軍奪去了陣地,我過著逃生般的碼字生涯,我個人的文化環境反襯了大文化的變化,我沒有適應這個變化,所以,我的生存空間被擠壓到了極限,這就是答案。

          我在一個朋友群里講,無論用多重的手段處理李某,也改變不了文化環境,因為系統性環境不能靠辦個案得到解決,這個李某連螞蟻的份量都沒有,踩死它算什么?

          話又再說到前幾年毒教材的事,大家應該還沒有忘記,當時的網絡憤怒應該還記記猶新。然而,除了改動了幾張圖,其它有改變嗎?沒有。

          為什么沒有?因為決定教材這條線的人還是原來那條線的人。

          朋友們,你們注意到嗎?

          中國的文化環境正在朝著這個方向走:

          一群戲子明星在引導一代代青少年的興趣愛好,

          一群崇洋媚外的小說書生在引導讀書人的價值取向,

          一群吃里扒外的轉籍巨富在引導有錢人的財富流向,

          一群嘴尖皮厚的公知在主導媒體人的宣傳洗腦,

          一群恨國恨社的學者在主導中國社會的文化創新,

          一群唯利是圖的西洋奴才在改造數億人的教育理念,

          這樣的文化環境還正常嗎?還不生毒嗎?還不需要改良嗎?

          前些日子,網上有一個論調:愛國不是生意。

          我承認,愛國一定要純潔,一定不能做成生意,一定不能口是心非,一定不能越過法律,一定不能混淆是非。

          但是,我也要順便提醒一句:恨國是不是更容易做成生意?

          含大量重金屬的去斑產品一涂到臉上,去斑效果會很好,臉上很快會光亮起來。但是,它到哪里了呢?會到血液中去,會讓人體內部產生癌變。臉上的美,代價是身體的衰。

          在含毒的土壤里種莊稼,絲毫不會影響莊稼的收成,你的眼睛也看不出糧食作物有礙眼觀。但是,一吃進肚里,效果便有了,損壞器官,導致癌變,不孕不育,等等。

          某些小說的詞句很美,某些小說的情節很吸引人,某些小說的煽情效果極佳,好不好看?好看。

          能寫出好作品的人,我一定要去捧他嗎?不會。他靠寫小說謀生,我尊重他,我靠我的工作謀生,也尊重自己,喜歡某人的小說,看一下,不喜歡,一個字都不會看。任何人在我眼里都不代表真理,我說的是任何人。真不真理,得一事一議,得靠事實檢驗,得靠億萬群眾思考甄別,正確的,支持,不正確的,可罵可批。

          我身邊的有些人,我朋友圈的有些人,把評價對錯的支點立在哪里呢?

          有人講,我姓董,我董家出個名人,管他對錯,反正我要捧,

          有人講,我是搞文學的,喜歡看小說,誰批評小說作家我就跟誰急,

          有人講,我畢業于某某大學,凡是我的知名校友我都得捧,

          有人講,我老家是某省某縣的,我一個縣的名人不捧沒道理,

          有人講,誰出名我就捧誰,對錯不關我的事,

          ...........................................................................

          這些人,腦子里沒有對錯是非,只有狹隘和無知。

          治理被污染的文化土壤,靠誰?靠什么?

          這是個問題,一個首先要去掉Cat urine味的問題。

          《杜鵑花落》紅了,《罌粟花開》何時燦爛?

          【文/孫錫良,知名獨立時評人,紅歌會網專欄學者?!?/strong>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