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尹國明|新秩序取代舊秩序的關鍵:人類最大的難題已無法回避

        2024-03-30 11:47:03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尹國明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圖片

          舊秩序垮塌的速度越來越快,但新秩序到來的鐘聲還未響起。

          因為還有一道屏障橫亙在新舊秩序之間。這就是人們對社會主義的整體認識,還籠罩在對社會主義妖魔化的“信息繭房”里面。
         

          資本主義的壽命延長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社會主義來過
         

          與資本主義幾乎同義的自由主義在事實上已經破產,美國的政治精英都開始從美國的衰退中反思新自由主義,但自由市場經濟在人們的觀念中還頑強地存在著。因為這種貫徹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經濟模式,最符合資本的利益,而資本還掌握著主要的話語權,所以自由市場經濟還在用各種方式為自己的失敗尋找借口。最大的借口就是把歷史上的資本主義因為經濟無秩序而必然發生的經濟危機,說成是政府的問題,把原因總結為經濟不夠自由。所以,米萊在阿根廷搞的社會實驗,已經把自由市場經濟的“自由”發揮到極致,這是歷史上最體現資本自由的一次實踐,一旦失敗,也將是新自由主義的最后一次機會,將給自由市場經濟的棺材砸下最后一顆釘子。最自由的新自由主義以慘敗告終,新自由主義的最后辯解理由也將失去空間。自由市場經濟這個烏托邦就壽終正寢。

          資本主義能夠茍延殘喘到現在,大大超過馬克思的預言,一個重要原因是社會主義曾經來過,是社會主義挽救了資本主義?,F實就是這么矛盾,但這就是辯證法。社會主義的存在,給資本主義以很大的壓力,資本家為了本國不變成社會主義,就不得不節制資本,讓資本主義看起來有點像社會主義。以美國為例,在冷戰時期,美國對資本的稅收最高達到90%,冷戰美國政府的支出那么多,債務卻控制在很小的規模,原因就在于此。那也是美國工人歷史上生活狀況最好的時期。自蘇聯距離馬列主義越來越遠以后,美國的外部壓力降低,才有能力從里根時代搞新自由主義,給資本減稅。資本失去了束縛,向資本征稅越來越難,所以我們也就看到,美國政府的債務開始增加。資本稅負減輕,美國富人的財富快速增長,而工人四十年的實際工資都沒有能夠上漲。

          沒有了社會主義的強大壓力,美國重新變得更像資本主義。資本沒有了被推翻的壓力,就再次把資本的利潤最大化放在最優先考慮的位置。利潤最高的金融資本迅速壓倒產業資本,利潤低的中低端制造業迅速向外轉移,政府越來越窮,債務規模越來越大,美國普通老百姓也越來越不寬裕。要沒有發明國債模式可以寅吃卯糧,以及金融戰通過美元潮汐定期收割世界,明末的版本早就在美國上演了。

          現在的美國不過是靠著透支未來和剝削世界茍延殘喘,但這個模式越來越無法持續。一個經濟空心化的美國主導這個舊秩序越來越力不從心。沒有強大的制造業體系,美國的軍事霸權已經在上氣不接下氣,面對胡塞武裝也搞得氣喘吁吁。美國的科技霸權也在搖搖欲墜,科技實力的幾大指標,美國都被中國超過。美元雖然還是世界最強的貨幣,但美國無力阻止去美元化的趨勢。中俄貿易的90%用本幣結算,基本脫離了美元體系。

          現在的美國越來越像一個泥足巨人,雖然在竭力維持自己世界第一強國的形象,但越來越力不從心。美國既需要制造局部沖突,驅趕資金回流美國,也擔心沖突失去控制,因為美軍現在是一支不能直接打仗的軍隊,一個拿胡塞武裝都沒辦法的軍隊,根本無法直接下場。胡塞武裝已經把美國的紙老虎形象徹徹底底地還原出來了。

        圖片
         

          維護舊秩序的密碼就是資本構建了信息繭房
         

          舊秩序就像一個高危建筑,已經在搖晃,新秩序還在等待人類的觀念突破信息屏障。因為新的秩序已經很難在資本主義基礎上重建,人類需要在社會主義基礎上構建新秩序。資本主義迄今最為成功的就是對社會主義的妖魔化宣傳,把人們的思維禁錮在資本主義框架之內。

          他們這個信息繭房構筑得非常堅固,每天還有大量的文章和評論在進行加固。方法還還是顛覆蘇聯的那一套。抓住蘇聯的一些問題,以偏概全加極力夸大。在蘇聯就是全力抹黑斯大林時期,在中國就是全力抹黑毛澤東時代。

          在蘇聯他們已經成功了,證明這是行之有效的方法。所以,他們在中國,還在全力復制這一套。

          在各個平臺,否定毛澤東時代成就、夸大問題的文章和評論每天都在大量出現。這些文章雖然角度不同,但基調卻高度統一:否定毛時代的成就,要把毛時代說成是只有貧窮,而沒有發展。

          很多人對前三十年的印象都來自他們的這種高頻度信息灌輸。實現工業化、建立獨立完整工業體系這樣的超高難度的成就,被他們抹掉了。彷佛那個時代只有錯誤,而沒有正確。他們還要把那個時代描述為比民國還窮,所以他們要夸大民國的經濟發展水平,還非要在民國發明一個黃金十年。他們夸大前三十年的問題,要把前三十年說成是中國幾千年最壞的時代。為了達到這個效果,他們硬是把民國說成了歲月靜好。

          這就是認知戰的厲害之處。只要話語權足夠大,他們就可以扭曲真相,顛倒歷史。他們大量使用各種邏輯技巧,讓人們相信繼續前三十年的模式,經濟將只有停滯??此?,他們是在為改革而提供必要性論證,其實他們只要改革而不要社會主義,明顯是要把改革導向社會主義的對立面,因為他們自己就站在社會主義的對立面。這種邏輯技巧其實并不高明,但只要他們能夠掌握足夠的流量,就能欺騙很多人。畢竟大部分人并不習慣深入思考,99%的人價值觀是被塑造出來的。

          近幾年,中國的輿論反擊戰取得很大的勝利,讓一線公知聲名狼藉,迫使二線的兩面人不得不撕去偽裝,但距離完全的勝利依然有不小的距離,而且再往前推進,難度也顯著升級,甚至民族主義者也會產生分化。愛國憑借最樸素的情感就能做到,但支持社會主義,還需要更高的自覺意識,有時候還需要透過堅固的信息屏障去挖掘歷史真相,這并不是一個很容易的事情。僅僅一句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很多人未必就能理解。我看到過很多很有水平的人,就是無法突破這層屏障,所以他們只能在民族主義的圈子里打轉,花了很多時間想在社會主義之外,尋找一條新路也未能如愿,因為除了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條道路,已經不存在第三條道路。從一百年前,就有人在探索第三條路,但無人能夠找到。

          到了生產力又進一步發展的今天,更不可能這樣的第三條道路。對于中國這樣的巨大人口國家,資本主義模式必然出現的嚴重貧富分化現象,是無法讓十四億人口實現共同富裕的,只會內卷越來越嚴重。資本主義模式永遠都無法消除貧富懸殊、消費市場狹窄、生產相對過剩這三個問題。

          世界需要新秩序,人類需要更為公平的世界。建立在資本主義基礎上的舊秩序,發展的極限是總人口不到十億的國家能夠成為發達國家,然后這黃金十億人口,又出現嚴重的分化,繼續面臨10%富裕對90%貧窮的矛盾。在一些國家里,財富更加集中,變成為1%對99%的矛盾。

          這樣的世界秩序依然是不穩定的,這一點不會隨著下一次工業革命的發生而改變,反而會更加不穩定。而人工智能對腦力勞動的全面(非指全部)替代,新的工業革命創造新崗位的能力將遠遠弱于消滅舊崗位的能力,失業問題會嚴重到社會炸裂的程度。到時候,如果不搞社會主義,就要通過更有效率的對外掠奪方式,才能保證本民族的內部矛盾得以緩解,但更高效率的掠奪方式已經不存在了。人類到時候只能靠消滅多余人口才能緩和矛盾。顯然,這是一條死路。

          阿根廷已經給我們做了展示。自由主義讓農業條件排在世界前列的阿根廷無法消除國民高度饑餓的現象。但如果實行社會主義,阿根廷的耕地和牧場就可以輕松養活五千萬阿根廷人。

          現在人類面對的最突出問題,已經不是做大蛋糕。相比較一百年前,蛋糕做到了一百倍都不止,但饑餓問題依然成為世界的普遍現象。越是市場經濟更自由的國家,這種現象就越嚴重。說明做大蛋糕已經不是人類最緊迫的任務,而是如何分配蛋糕。

          因為社會主義來過,蛋糕分配的問題,在資本主義世界都有了很大改善。不得不向社會主義學習,才使得資本主義迎來真正的黃金時代。

          現在這個世界,不能老把注意力投向新的工業革命,寄希繼續于做大蛋糕就能夠解決現實的問題,現在急需推動的是生產關系的革命,已經到了生產關系嚴重阻礙生產力發展的程度了,而且已經到了不主動進行生產關系革命,就要被生產力革命的程度了。勞動者之間、中小資本之間越來越卷,卷到很多人看不到未來的希望,開始選擇躺平,就是不祥的信號。

          進行生產關系的革命,就必須先擺脫思想的枷鎖,去掉思想的鋼印。少數人對多數人的統治秩序的穩定,首先是靠思想的統治,其次才是國家暴力機器。大部分人的價值觀是被塑造出來的,馬克思早就發現:“統治階級的思想在每一個時代都是占統治地位的思想。占統治地位的思想文化,本質上是經濟上占統治地位的階級意識形態。一個階級是社會上占統治地位的物質力量,同時也是社會上占統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著物質生產資料的階級,同時也支配著精神生產的資料……”

          馬克思這樣的發現,才有資格稱得上思想史上的哥白尼革命,讓人類第一次看到了社會的真相。社會的真相有時候比自然的真相更難發現。因為有些人不怕自然的真相被社會知曉,但是卻害怕社會的真相被社會認識。

          拿破侖曾經說過,“世上有兩種力量:利劍和思想;從長而論,利劍總是敗在思想手下。”人們往往重視利劍而忽視思想,重視軍事國防而忽視思想國防。打贏二戰后,蘇聯的軍事國防依舊固若金湯,但蘇聯的思想防線到后期千瘡百孔,被要搞垮蘇聯的人滲透到心臟,侵蝕到大腦,幾百萬裝備精良的軍隊也無法保衛蘇聯免于崩潰。

          重視意識形態防守的國家,都不容易倒下。美國是全世界最重視意識形態的國家。所以,美國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的國內經濟問題比蘇聯要嚴重得多,但蘇聯倒下了,美國還繼續存在。

        圖片
         

          國人觀念解放的關鍵
         

          我們的輿論反擊戰還只是大體上收復了愛國主義的思想防線,而且還不是很穩固,對愛國主義的污名化,現在每天都在進行。他們給愛國主義打上“義和團”和“U型鎖”的標簽。對手對社會主義的輿論攻擊,每天都在進行。從理論上的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到中國前三十年社會主義建設實踐,脫離基本事實的徹底否定無處不在。

          其中,對前三十年的徹底否定與妖魔化,是他們攻陷社會主義思想防線的重中之重。

          幾乎所有信奉西方經濟學的學者,都要違背事實,否定或貶低前三十年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成就。世界銀行使用GDP換算的方式,故意貶低前三十年的經濟數據,被他們廣泛引用。這種被換算出來的GDP無視中國從農業國家到工業國的質變,以及經濟規模的顯著增長,都被抹掉了,竟然被他們在數字上處理成中國人均GDP比工業都幾乎沒有、最窮的南非洲國家還低。

          我們說西方經濟學不是科學,而更接近神學,就在于他們可以根據理論建構的需要而不尊重事實。我就不信那些經濟學家,他們會真的相信1978年的中國會比非洲最窮的國家還窮。

          中國用二十多年實現工業化,建立獨立而基本完整的工業體系,這明明是人間奇跡,硬是被他們說成是失敗。1952年到1978年,工農業總產值平均年增長率為8.2%,其中工業總產值平均年增長率為11.4%。工業總產值增長15倍,其中重工業增長28倍,建立了大小工業企業35萬個,其中大中型國營企業4400個,建立起基本完整的工業體系,竟然被他們說成是經濟停滯與失敗。建設80000多座水庫,建立起化肥工業,改變了靠天吃飯的傳統農業基本面貌,奠定了農業豐收的基本條件,這代人吃了幾代人的苦而實現的成就及糧食增產最重要的原因,竟然被他們用一個“吃不飽”就給抹掉了,還被說成是集體養著的懶人。

          為了否定那個時代,他們甚至連實現了工業化都不肯承認。

          他們更不會告訴大家,那個時代,中國的計算機水平距離美國的差距只有五六年,半導體產業至少領先于韓國和臺灣。比如,1975年,北京大學物理系半導體研究小組,設計出我國第一批三種類型的(硅柵NMOS、硅柵PMOS、鋁柵NMOS)1K DRAM動態隨機存儲器,比美國英特爾公司研制的C1103要晚五年,但是比韓國、臺灣要早四五年。

          在實現工業化和經濟增長的同時實現的社會發展成就,包括大幅增長的人均壽命和大幅降低的文盲率,積極的進取精神、良好的社會風氣、整體廉潔的干部隊伍,也都被忽略掉了。他們只會盯著那個時代的一些問題一再夸大。

          這些人為什么要幾十年如一日地持續抹黑那個時代呢?因為他們所有的理論與主張,都必須建立在對前三十年社會主義實踐的徹底否定之上。

          這些人實在太懂政治了。莫言的作品為什么能夠獲獎?得了國內的獎再得諾貝爾獎,因為這不僅是西方的政治正確,也是當時國內文壇的政治正確。在河殤都能上主要媒體的年代,莫言的作品不過是傷痕文學的升級版,莫言是在極力迎合這種政治正確,在當時這是最好的生意。現在一些人還要把莫言包裝為敢于揭示真相的勇士,真是可笑之極。當時這樣做非但毫無風險,而且很容易名利雙收。到了十八大之后,你看莫言還創作這樣的小說嗎?他很快就變換了一副嘴臉,改口稱反對全盤地否定毛主席,講得也是頭頭是道,好像突然懂了歷史唯物主義,同時他也開始承認“肯定毛澤東是要冒很大風險的”。

          經濟學家在否定毛時代方面,力度比作家有過之而無不足。

          他們的做法還是收到了效果的。很多人受他們影響,因對前三十年的誤解,而對社會主義充滿誤解,甚至還延申到對解放戰爭和中國革命的不理解?,F在有很多人,都不理解土地改革,認為土地革命剝奪地主不人道,認為地主土地所有制才是好的。

          這些人就是吃得太飽。讓他們去阿根廷、巴西和印度,體驗一下饑餓的感覺,他們就知道有地主與沒地主的區別了。

        圖片
         

          西方經濟學已成為最大的精神枷鎖
         

          西經學者的重點就是不遺余力地抹黑公有制。所以,公有制實現的經濟社會發展成就,他們能否定就否定,能低估就低估。不這么做,他們信奉的西方經濟學那些理論都立不住了。

          人類的頭上到現在還著西方經濟學的枷鎖,以為私有制才有效率。結果就是私有制比重特別高的很多國家,連饑餓都消滅不了。

          計劃經濟能夠讓蘇聯用三十年時間就能成為超級大國,中間還經歷過最殘酷的二戰,這么快的發展速度,還要被說成是計劃經濟體制的失敗。俄羅斯轉軌自由市場經濟,連工業能力都快沒有了,就沒人說這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失敗,絲毫不耽誤經濟學家繼續推銷自由市場經濟。

          中國的西經學者為沒有在中國實行自由市場經濟而焦慮,都到了睜眼說胡話的程度。像張維迎的“市場經濟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唯一途徑”,李孔岳的“市場經濟才能帶動共富,最大受益者是窮人”,都可以毫不臉紅地說出口。反正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這些人主張的市場經濟,都是反對國家調節和干預的市場經濟,就是米萊正在推行的那種市場經濟。

          私有制在人類社會主義都幾千年歷史了,都沒有改變多數人貧窮的局面。再給私有制三千年時間,還是會如此,而且只會更嚴重。理由同前,再來一次工業革命,大多數勞動崗位都會被機器和人工智能取代,大多數人會卷到連工作都難找了。

          其實現在就感覺到工作難找。雖然人工智能時代還未到來,但人工智能已經在取代大量的勞動者崗位了。

          很多人不知道問題出現在哪里,還以為這是中國獨有的問題。美國的頭部企業都裁員好幾輪了,美國人現在的失業率數據好看,是因為很多人現在找不到穩定的工作,只能打零工,一個人干幾份零工,在美國的統計數據上就相當于多了幾個就業。

          舊秩序的經濟基礎就是資本主義的生產資料私有制。這是資本主義從誕生那天起,就血與火不斷的基礎性原因,在經濟基礎之上,對市場、原材料的爭奪是永恒的主題。資本主義幾百年,人類都沒有走出殖民秩序,只不過是從舊殖民主義走到了新殖民主義。

          對舊秩序的否定首先需要否定殖民主義。殖民主義與西方霸權是硬幣的兩面。反西方霸權就必須反對西方的殖民主義。西方文明與資本主義同步,資本主義與殖民主義又是同義詞。離開對外殖民,資本主義一天都運轉不下去。殖民主義體系瓦解,西方的霸權也會宣告終結。

          顯然,這種模式,與中國文化存在著嚴重的沖突。未來的文明如果不能否定殖民主義,那就只能算是西方文明的延續,而無法構成對西方文明的超越。

          所以,無論是從生產力的發展水平,還是文明超越的要求,人類社會生產關系的革命,都已經無法回避了。

          百年大變局,沒有生產關系的革命,是不完整的。在百年大變局中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誰能率先完成生產關系的革命。未來東方文明取代西方文明的C位,也在很大程度上看是否能夠完成生產關系的革命。

          完成觀念的解放,去掉思想的枷鎖,已經是當務之急。對中國人來說,觀念的解放和收復社會主義的思想防線同步。需要你我共同努力,用人民網絡戰爭的方式,繼續打贏一場又一場輿論戰。

          還是那句話,這是中國最難打的戰爭,也是最關鍵的戰爭,我們必須打贏。
         

          【文/尹國明,紅歌會網專欄學者。原載微信公號“明人明理”,授權紅歌會網轉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