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美國資本家為何扎堆“叛逃”到中國?

        2022-07-19 10:28:01  來源: 酷玩實驗室公眾號   作者:酷玩實驗室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2022年6月16日凌晨,美聯儲宣布加息75個基點,將利率上調至1.5%,此次加息創下了1994年以來單次加息最大幅度的紀錄。

          創下加息紀錄這事,在美國變得越來越不算個事,畢竟5月剛剛創下自2000年以來的紀錄,6月就被打破了。

          頻繁加息的首要目的,是為了解決美國國內的通貨膨脹問題。

          雖然此前美國政客尼基·黑莉把幾個主要商品的價格漲幅直接相加,得出了物價暴漲67.2%的結論,成為網友們的笑料,但無可否認的是,美國確實面臨嚴重的物價上漲問題。

          6月10日,美國勞工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8.6%,其中能源價格指數同比上漲了34.6%,是自2005年9月以來最大的同比漲幅。

          7月13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CPI繼續大漲,同比上漲9.1%,再次刷新40年來的最高紀錄。

          住房、機票、二手車、卡車以及新車價格在漲,醫療、家居、經營、娛樂、服裝,甚至雞肉、雞蛋、牛奶和紙杯蛋糕的價格也在飆升。

          面對不斷上漲的物價,加息成了美國迫切的選擇。

          熟悉美元周期的人都知道,美國頻繁加息,勢必加速美元回流美國,將造成其他國家資產美元價格暴跌,為下一波美元收割全球提前做好準備。

          然而,近幾次美國的每一次加息都不情不愿。實際上,在通脹問題已經十分嚴重的2021年,美聯儲就信誓旦旦的表示,用不著快速加息也能控制住通脹。

          在今年通脹近乎失控后,美國才忙不迭啟動加息周期,并且立馬上了猛藥。為什么能收割全球,還不愿加息呢?

          答案是為了保住股市。

          01

          與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的“出場自帶流量”不同,特斯拉的股票早已不像大眾印象中的那樣受到熱捧。

          在2022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6月30日這天,特斯拉的股價比2021年11月4日起近期最高點,已經跌去了45%,與2022年以來的最高點相比,也已經跌去了40%。

          不止特斯拉,與今年高點相比,美國道瓊斯指數跌去了17.6%,納斯達克跌去了24.7%,標普500跌去了22.4%。

          等等,前文不是說,美聯儲加息加速美元回流嗎?怎么美國股市并沒有在美元回流中獲益,反倒都在下跌?

          其實恰恰是加息,導致了本輪美國股市的大跌。

          弄明白這事,得先弄清楚美國股市是怎么一步步被托至高位的。

          上世紀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的過程中,美國逐漸從一個貿易順差國轉變為貿易逆差國,從工業立國輸出商品,變為金融立國輸出美元。

          這為后來美國通過美元霸權收割全球奠定了基礎。

          與美國開始大規模舉債,向全世界輸出美元同步的,則是企業回購自己的股票逐步成為一種正當行為。

          20世紀80年代以前,企業回購自身股票還被認為是有違商業道德。但隨著美元成本越來越低,回購股票變得流行。

          在很長一段時間,企業回購股票主要是出于對公司盈利狀況的樂觀,提前回購股票可以使企業獨占更多利益。

          另一方面,企業用回購等手段階段性地提振股價,穩定公司在投資市場的表現,以維護投資者信心,也屬正常的市值管理行為。

          但后來,一些公司將股價作為職業經理人的業績核心指標后,這種回購就慢慢變味了。許多職業經理人把推高股價視為第一要務,而回購股票就是推高股價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2008年,次貸危機重挫美國投資市場,美聯儲為了把美國經濟在大蕭條的泥潭里面拉出來,采取了十分激進的貨幣政策,把利率從5.25%降至0%。

          這意味著,在美國的資金成本大幅降低,接近于零。

          幾個點的利率下降,對于美國這個債務總量全球第一的經濟體來說,等于釋放了數以萬億計的天量資金。

          這種激進的政策,本意是激活實體經濟,提振市場。

          但對當時的美國公司而言,除了發債借錢的成本變低了以外,市場上的需求仍然疲軟,擴張生產只會增加庫存壓力。

          那企業借到了成本如此低的錢做什么?職業經理人們給出了答案:投進股市。

          2009年后的十年時間,被稱為美國股市的“黃金十年”。

          十年間的股市交易中,美國非金融企業一共購買3.37萬億美元,各類基金購買1.64萬億美元,機構投資者購購買1.14萬億美元,散戶買入6557億美元。

          不難看出,非金融企業的買入是絕對的大頭,占到了50%左右,而企業的買入體現在實際操作中,就是回購公司股票。

          2009年以來,標普500成分股中,每年都有超過80%的公司開展回購。

          2010到2020年十年間,美國上市公司進行了約6.5萬億美元(約合42萬億元人民幣)的股份回購,并累計向股東分紅4.5萬億美元。

          在這種回購和分紅的的推動下,整個美國股市一片繁榮。

          以美國制造業“皇冠上的明珠”波音為例。波音公司由職業經理人組成的高管團隊,將有限的資金大量用于回購股票和現金分紅。

          從2013至2019年,波音花費434億美元回購股票,然而這7年中公司的利潤合計不到388億美元。

          不僅如此,波音還進行了大量分紅,股利比率一度超過40%。

          在2019年,737 MAX在5個月內連續發生兩起墜機事故并造成346人死亡后被全球停飛。在公司虧損的情況下,波音仍堅持大額分紅46.3億美元,同時還回購了26.5億美元股票。

          一邊是虧損,一邊是不斷地回購和分紅,錢不可能憑空變出來,答案只能是舉債。

          2019年波音新借債務為254億美元,僅償還122億美元;2020年其新借債務更是達到472億美元之巨,同時僅償還了110億美元的舊債。

          在如此大規模的舉債中,波音的股價節節攀升,公司卻滑入債務泥潭。

          2013年,波音的凈資產有150億美元,而到了2018年,就只剩下4億美元。

          2019年公司的凈資產降至負83億美元,已經資不抵債,到2020年巨額虧損后,波音的凈資產進一步低至負183億美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波音的債務總額達到581億美元。2022年以來,這個數字還在越滾越大。

          波音的高管們難道瘋了嗎,為什么會坐視公司走上如此道路?

          他們并不傻。2019年,波音公司用于發給高管的股權激勵費用為2.6億美元。2021年,這個數字更是暴漲至9.9億美元。

          類似的故事在美股不止波音:有著華爾街背景的職業經理人們與華爾街的投資財團合謀,利用低成本借來的錢推高股價,把優質公司一步步掏成空殼。

          這種金融游戲也綁架了美國的貨幣政策,一旦加息導致銀根收緊,美股里大量低成本借貸來的資金就要被抽走,股市泡沫就會被戳破。

          如果只是金融家們的游戲,那倒不至于如此犯難。讓美聯儲投鼠忌器的,還有美國股市中大量的養老金。

          與中國的養老金統籌管理不同的是,美國的養老金賬戶由本人進行管理,但提前支取要付出高昂的手續費。于是普通人會選擇通過養老金系統,將其放入股市、基金等進行投資保值。

          加息帶來的美股下跌,傷害最深的其實是美國的普通民眾。

          一邊是通脹帶來的民眾抗議,一邊是養老金的損失,美聯儲在猶豫不決之下,最終按下了加息的按鈕。

          02

          有人會說,加息給美股帶來的傷害只是一時,挺過這段時間,總還會漲回去。但美股真正面臨的問題是,底層資產的質量出現了問題。

          其實波音并不是第一次大規模舉債,但早先的舉債,更多是為了公司的研發投入與長遠發展。

          上世紀60年代,波音曾為了研發747型大型客機,舉債12億美元,投入5萬名員工,建設了有40個足球場大小的工廠,甚至沒有余力接下其他商業訂單的。

          在波音負債率最高時,貸款總額一度超過了公司凈值,可以說為了研發傾盡一切。

          1970年投用的波音747獲得了巨大成功,成為世界首款具備洲際直飛能力的客機。

          雖然直到1978年747才收回成本,但其研發也一舉奠定了波音在商飛領域的龍頭地位。

          然而也就在1978年,多種外部因素的影響下,波音股價出現了下跌,為了應對,波音管理層決定縮減研發支出并裁掉大批人才。

          此后,波音股價從7美元快速上漲至60美元。

          雖然保住了股價,但這也成為波音為了財務報表放棄公司長期發展的肇始。

          90年代的美國企業并購潮中,波音得以如愿收購競爭對手——同樣在飛機制造領域有一席之地的麥克唐納·道格拉斯公司(簡稱麥道)。

          在收購合并后新成立的公司中,總裁等十多名高管都由麥道原管理團隊擔任,麥道重視華爾街和股價的職業經理人文化,逐步取代了波音原有的工程師文化。

          在2004年啟動的787型“夢想飛機”的研發中,為了節省成本,波音把關鍵零部件的研發外包給供應商,導致后來關鍵部件問題連連。

          曾經兩年左右時間便打造出747的波音,用了6年時間才完成787的研發。僅交付投用1年多后,787就因為問題不斷,而被各國宣布停飛。

          2014年,半島電視臺的一部紀錄片中,波音的一位經理承認,公司為了節省成本,招募的一些工程師,其實本來是街頭混混和餐廳做三明治的廚師。

          在面向華爾街的管理模式下,波音高層不斷回購股票,波音股價連年上漲,但卻嚴重擠壓了研發投入。

          2019年,波音公司的研發投入為32.2億美元,研發投入費率為4.2%;而空客公司的研發投入為33.6億歐元,研發投入費率為4.8%。

          在經營情況不佳的情況下,為了保股價,波音進一步下調研發投入。

          2021年其研發投入費用下降至22.5億美元,研發投入費率僅有3.6%。而空客的投入費率進一步上升為5.3%,明顯高于波音。

          在研發費用縮減,優質人才流失之下,波音飛機事故連連。

          此后,波音便再也沒能向中國賣出哪怕一架飛機。這相當于錯過了中國市場每年近千架客機的訂單,以及千億級別的超高利潤。

          除了以波音為代表的制造業外,芯片領域的營收也承壓明顯。

          根據中國信通院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智能機市場,2022年6月手機出貨量約為2566.4萬部,同比下降10.4%。

          2022年5月,全球手機市場銷量環比下降4%,同比了下降10%,降至9600萬部。這是8年來全球智能手機月銷量第2次跌破1億部。

          美國芯片巨頭高通近期將其驍龍8芯片訂單縮減了10%~15%,并計劃在今年出貨驍龍8第二代芯片時,將現有驍龍8系列處理器的價格大幅降低30%~40%。

          在PC市場,今年二季度臺式機和筆記本電腦的總出貨量為7020萬臺,出貨量大幅下降12.6%,這也是自疫情以來的最低銷量。

          雖然汽車領域對芯片的需求仍然旺盛,但美國用以保持技術優勢的先進制程如7nm,在車機領域的用戶感知差異與14nm并不明顯。

          更何況對芯片市場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當下7nm、5nm的制程,更多是營銷產物,相對于28nm至14nm的制程演進差異并沒有那么大。

          新冠帶來的美國醫藥企業股價暴漲,也隨著歐美國家的“躺平”式抗議政策,紅利吃盡,沒有了疫情之初的高歌猛進。

          03

          隨著美聯儲的加息腳步,美國將國內通脹輸出到全球,美元回流伴隨著多種因素,給世界經濟蒙上了陰影。

          今年4月,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在春季會議上,表示了對眾多發展中國家的擔憂。

          聯合國貿易與發展部門做了統計,大面積的停電、斷糧等等問題在近70個國家此起彼伏,生產成本暴漲,通貨膨脹難以遏制。

          發達國家也同樣不好過。因美元走強,其它貨幣兌美元普遍下跌。其中日元和歐元的下跌速度和幅度遠超它國貨幣。

          6月13日,日元兌美元匯率一度跌破135日元兌換1美元關口,創下約24年的新低。

          7月12日,歐元兌美元匯率跌至1:1,許多人評論道,又是一次“見證歷史”。

          最極端的狀況當屬斯里蘭卡。7月9日,對國內飛漲的通脹率不滿的抗議者涌入總統官邸,要求總統辭職。斯里蘭卡大批高官出逃,國家宣布破產。

          在美元回流美國的大勢之下,美股暴跌,世界新興市場也會跟著下跌。通常,美股跌10%,新興市場就會大跌20%以上。

          然而今年上半年美國股市已經下跌20%以上的情況下,新興市場才下跌19%。為什么如此反常?

          主要是中國股市以一己之力拉升了新興市場。上半年,中國A股跌幅僅6%,在近2月更是出現了大幅度反彈。

          在美股暴跌之下,資本早已默默做出了布局——抄底中國。

          2022年5月,世界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持倉報告。報告顯示,橋水相當偏好中國資產,阿里巴巴、拼多多、百度等中概股均獲增持。

          除了互聯網企業,橋水還大幅增持了中國的新能源汽車企業,其中蔚來汽車增持達73%,理想汽車增持達115%。而與之相對的,則是已經跌下40%的特斯拉被清倉式減持。

          除了橋水,富達國際、摩根等巨頭也在“抄底”中國互聯網企業。

          晨星數據顯示,今年3月份期間,富達國際旗下中國消費動力基金大舉增持,美團獲得增持20.27%,持倉市值達1.8億美元,京東獲增持10.22%,持倉市值達1.39億美元。

          摩根大通旗下最大的中國基金重倉了騰訊、美團、招商銀行、京東、中國平安、網易、藥明生物、中國海外發展、華潤萬象生活,規模達49.63億美元。

          到了6月,這種抄底勢頭不降反升。

          6月29日,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集團貝萊德,旗下85億美元規模、主投港股的ETF基金增資3.33億美元,創下2011年成立以來最大單日資金流入。

          整個6月,A股外資凈買入量達到729億元人民幣,較5月大增3倍以上,創下年內新高。

          在行業選擇中,外資重點布局了電氣設備、食品飲料、醫藥生物、化工和機械設備,分別多買入674億、611億、309億、224億和215億元人民幣。

          這些“抄底”中國公司的外資并不傻,它們看上了什么?

          僅從股市數據上看,中國A股一直沒有像美股那樣被回購等“騷操作”推至不合理的價位,長期來看只是緩慢上漲,甚至可以說一直被低估。

          但外資此次布局中國股市,顯然不只是沖著個股的位置太低來投機的,如此規模的資金與散戶的投資邏輯完全不同,必須更加重視資金配置的合理性。

          換言之,外資并不是看重個股的炒作空間,而是看重底層資產的質量和長期投資價值。

          中國是唯一一個擁有完整工業體系以及供應鏈網絡的國家,并擁有完善的基建和高素質的勞動者,總體生產效率已經不亞于全球任何一個國家。

          投資是一門看增量的學問。與美國產業增量被吃盡相對的,是中國目前大力推進的光伏新能源發電、新能源汽車等產業布局,增量空間極大。

          如世界汽車頭號霸主豐田的年產量約為1000萬輛,年盈利250億美元。而特斯拉和比亞迪的年產量共150萬輛左右,相較之下新能源汽車的增長空間極大。

          在今年以來,特斯拉在美國和德國的生產中心因為疫情影響,始終難以保證穩定的產量,損失高達數十億美元,反倒在上海的生產中心保持了出色的產能。而比亞迪則更是在國內穩定的環境下一直保持供不應求的狀態。

          2018年以來,美國為了打壓中國光伏產業的發展,對中國光伏實施了“切割”式的禁令。美國進口的光伏面板中,中國占比從2011年的58%瞬間跌至0。

          但美國幾乎不生產光伏面板,而是從馬來西亞、越南、泰國、柬埔寨進口。四個東南亞國家的進口量從12%漲至92%。

          可是這些國家的光伏面板從哪里來?還是中國。

          2022年6月底,美國迫于通脹壓力,宣布免除從這四個國家進口光伏產品的關稅。

          IMF建議,美國不如直接取消對從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這樣對抑制通脹、支撐經濟增長的作用還能更大點。

          同樣是6月份,財新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升至51.7,增速達到13個月來最高水平,說明制造業在快速回暖。

          外資看重的,還是這種強大的生產能力。

          畢竟,一時的金融游戲能把數據做得漂漂亮亮,但物質財富,本質上還是要靠實打實的勞動來創造。

          尾聲

          在2019年的一次投資公司年會上,巴菲特合伙人、96歲的投資人查理·芒格對著在場上千名投資人說:

          “中國的增長很快,我已經在中國有投資了,而你們卻沒有。”

          他的話引來現場一片哄笑。

          芒格并不在意,繼續說道,“你們可以笑,但我說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在水多的地方釣魚。中國的水很大,有些聰明人已經蹚進去了。時候到了,更多人會進場。中國的好公司比美國的好公司便宜。”

          其實早在多年前,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資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就已經“趟”進中國市場。

          2008年,他們以8港元的價格買入比亞迪的股票,2022年6月,比亞迪在港股已經達到300元左右,A股更是高達350元,市值突破一萬億。

          今年5月,全球主要經濟體出現了大幅度貿易逆差。

          其中,美國逆差高達855億美元,英國逆差155億美元,法國逆差60億歐元。制造業大國日本逆差直接達到178億美元,韓國則逆差17億美元。

          而一直被許多人稱“奪走了中國訂單”的新興國家越南,也出現了17億美元的逆差。

          被指責防疫政策影響經濟,“再不躺平經濟就完了”的中國,前五個月貿易順差3000億美元,同比大漲50%,僅5月份一個月,順差就達到了780億美元,同比暴漲80%。

          到6月份,中國貿易順差更進一步,達到979億美元。放眼全球,已經沒有一個國家的貿易順差能達到中國的十分之一。

          疫情確實對經濟造成了沖擊,面對這種席卷全球的大流行,不可能不承受壓力。

          如果僅僅是增速下滑,就大呼“躺平”,全然無視中國經濟在逆境中交出的這份答卷,捂上雙眼“張嘴就來”,攻擊別人努力的行為,本質上還是被保護的太好了,受不得半點挫折。

          不過,真正值得我們在意的是,外資“抄底”中國:

          這些聰明人真金白銀的投資中國的那些領域,到底有什么在閃爍著光芒?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