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莫言被評為2023年度影響力人物,不太合適!

        2024-01-04 11:02:12  來源: 紅色文化網   作者:做鞋老人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編者按:編輯部收到題為《莫言的出路》的來稿,署名“做鞋老人”,文章對莫言當選為2023年中國新聞周刊年度影響力人物提出質疑,原文8000余字,措辭較為尖銳,我們截取來稿部分內容,扼要轉載如下,希望能夠引起討論。


          第一,新聞周刊的這個舉動,沒有事實依據,莫言在2023年有什么特殊貢獻?如何成為影響力人物?

          新聞周刊在電已不足情況下,加油替莫言增程,意在制造政治影響力。

          第二,作為作家,莫言的所謂文學功力,在文學圈內外盡人皆知,熟練駕馭臟俗文字而已。與中國公認的第一流的作家相比,尚有一段距離。之所以能夠獲得諾貝爾獎,奔著洋人的政治胃口去,而不是什么文學成就。

          第三,對莫言作品的評價,媒體開始有些溢美之詞盲目追捧,所有的氣泡泡破了之后,人們發現,最為精準的評價,還是諾貝爾獎頒獎詞本身。這個洋人的頒獎詞在肉麻的表揚莫言的同時,專門點出莫言寫了“毛澤東的錯誤”,不折不扣地說明了之所以頒獎給莫言先生的根本原因實質原因。(頒獎原文附后)

          第四,莫言作品及其獲獎,是解構毛澤東主席領導新中國革命和建設實踐,歷史虛無主義泛濫在文學領域當中的極端表現,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國內外聯動,造成了認識上的模糊和混亂。

          莫言這塊臭肉,塵封在那里是最好的,中國新聞周刊久入鮑肆不聞其臭,但再次挑起爭議,把其人放出來招搖就不智了。

          第五,諾貝爾和平獎、諾貝爾文學獎是政治獎,大家去讀邊芹女士的文章,有助于理解這里邊的具體的內容。

          第六,體制之內的某些業內人士,自我愛惜羽毛,沒有站到人民立場上對這種文學現象給予討論,開始想的是沾光,后來又躲得遠遠的,作協機構本身沒有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能力,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一幫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操盤人類靈魂的大事,不出鬼才怪。

          第七,與剛剛獲獎的矛盾文學獎幾部作品相比,莫言先生應該感到羞愧,知恥近乎勇,除了把屁股坐端正,煞下心來認真寫好東西之外,減少出頭露臉也是一個辦法。喜歡寫字不是壞事,把那鬼畫符似的丑怪當成書法招搖于世,是對中國書法千年文化的褻瀆。(注:第十一屆茅盾文學獎,楊志軍《雪山大地》、喬葉《寶水》、劉亮程《本巴》、孫甘露《千里江山圖》、東西《回響》。)

          第八,有人善良地認為,維護莫言的形象,給他以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的體面,到處給他建紀念館,是改革開放的標志,這是一種誤讀。傷害自己的祖國而獲獎,扛著恥辱而不肯卸下來,不是莫言的榮耀,而是莫言的尷尬。

          第九,北京城邊上一個大個子作家,對莫言的無恥吹捧,前些年是為了搭車,進來則是抱團取暖,私下里他與別人講,他自己反映文革的作品才是真正的史詩。

          第十,背離開兩個文藝座談會講話方向的文學潮流,充氣量是支流,搞不好是逆流,莫言“絕不唱贊歌”的文學觀,表明了逆流的態度,不是他的決心有多大,而是放不下諾文獎的面子。

          來稿回顧莫言的創作過于冗長,適合刊發專業的文學評論刊物,其大意:

          穿著軍裝的莫言探索文學的道路,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了方向、選定了方向,他雞賊似依從了洋人的標準,果珍大獎小獎不斷。盡管拿了洋人的諾獎,但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其作品失去了文藝的生命力,添加了逆向種族主義的戰斗力。

          看莫言的作品,通篇充斥著低俗,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單純感官娛樂不等于精神快樂。莫大作家不是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而是翻撿垃圾的拾荒者,他的作品中很難找出來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東西,更看不到中國社會天翻地覆偉大變化的實踐,看不到時代的進步要求,八路軍寫得像鬼子,鬼子寫的像八路軍,黑白顛倒的手法,很是受洋人的歡迎。

          有人為莫言的作品辯解,說他的作品追求真善美,體現了文藝的永恒價值。他筆下的日本鬼子又人性又人道,還那么有修養,這種藝術境界你讀了以后會動心嗎?你的靈魂會因此受到洗禮嗎?

          來信最后說,莫言在今天的中國很難堪,歷史虛無主義的灰燼,已經沒有辦法讓他保持恒星的光亮。堅持他自己的所謂“絕不粉飾”的文學觀,繼續羞辱自己的祖國,現在已經沒有了市場,諾貝爾“配套榮譽”有如雞肋,看不上也不可多得,以文學大師的名頭參加一些不尷不尬的活動,磕掉了金粉涂層的抿嘴泥偶,經不起細看,尤其經不起推敲。

          莫言最好的出路是出國,到美國去,到英國,像索爾仁尼琴一樣體會和感受那個他傾心向往的國度,說不定其作品由此獲得深刻性,超越今天的莫言。有關方面應當成就莫言,給他出路和機會。

          作協某某某吹捧莫言,當年是職務行為,那個時候在對待莫言獲獎的政治傾向的問題上,有關方面態度不夠鮮明?,F在一切了然,水已經退去,有人還要光著腚跳舞,夠丑,夠蠢。

          中國新聞周刊在這時候不適當地弄莫言一個大獎,其所代表的是這個單位主要負責人的意志,中紀委巡視組在履行巡視職責的時候,應當特別注意對于這個單位的政治巡視。

          某國際大都市把莫言的嘴臉塑在大街上供瞻仰,屬于跟風。

          中國新聞周刊上級單位是中國新聞社,最早的創辦人廖承志金仲華等,范長江胡愈之等都是前輩,這些在白色恐怖條件下舍命愛國的知識分子,如果知道中國新聞社的作為,知道莫言作品中對八路軍共產黨的抹黑詆毀式描寫,怕是要從地墳墓里驚坐起來臭罵子孫不忠不孝。

          備注:

          2019年5月9日-10日,“冰河·凌汛·激流·漩渦——馮驥才記述文化五十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天津大學馮驥才文學藝術研究院召開。

          2023年4月12日,人民文學出版社在北師大莫言國際寫作中心召開馮驥才新出版的“傷痕文學”長篇小說《藝術家們》研討會,11月28日,莫言文學藝術館開張,馮某才驅車500公里親往山東高密祝賀,現任中國作協黨組書記張某森到場揭牌,原文化部長王某親自題寫館名。

          附錄:

          莫言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

          2012年諾貝爾獎頒獎儀式在瑞典斯德哥爾隆重舉行。瑞典文學院成員作家、瓦斯特伯格為莫言領獎致辭。

          瑞典文學院諾獎委員會主席瓦斯特伯格:尊敬的國王和皇后陛下,尊敬的諾貝爾獎得主們,女士們先生們

          莫言是個詩人,他扯下程式化的宣傳畫,使個人從茫茫無名大眾中突出出來。

          他用嘲笑和諷刺的筆觸,攻擊歷史和謬誤以及貧乏和政治虛偽。

          他有技巧的揭露了人類最陰暗的一面,在不經意間給象征賦予了形象。

          高密東北鄉體現了中國的民間故事和歷史。在這些民間故事中,驢與豬的吵鬧淹沒了人的聲音,愛與邪惡被賦予了超自然的能量。

          莫言有著無與倫比的想象力。

          他很好的描繪了自然;他基本知曉所有與饑餓相關的事情;中國20世紀的疾苦從來都沒有被如此直白的描寫:英雄、情侶、虐待者、匪徒--特別是堅強的、不屈不撓的母親們。

          他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沒有真理、常識或者同情的世界,這個世界中的人魯莽、無助且可笑。

          中國歷史上重復出現的同類相殘的行為證明了這些苦難。對莫言來說,這代表著消費、無節制、廢物、肉體上的享受以及無法描述的欲望,只有他才能超越禁忌試圖描述。

          莫言的故事有著神秘和寓意,讓所有的價值觀得到體現。莫言的人物充滿活力,他們甚至用不道德的辦法和手段實現他們生活目標,打破命運和政治的牢籠。

          《豐乳肥臀》是莫言最著名的小說,以女性視角描述了1960年的大躍進和大饑荒。他譏諷了革命偽科學,就是用兔子給羊受精,同時不理睬所有的懷疑者,將他們當成右翼。

          小說的結尾描述了九十年代的新資本主義,會忽悠的人靠賣化妝品富了起來,并想通過混種受精培育鳳凰。

          莫言生動的向我們展示了一個被人遺忘的農民世界,雖然無情但又充滿了愉悅的無私。每一個瞬間都那么精彩。

          作者知曉手工藝、冶煉技術、建筑、挖溝開渠、放牧和游擊隊的技巧并且知道如何描述。他似乎用筆尖描述了整個人生。他比拉伯雷、斯威夫特和馬爾克斯之后的多數作家都要滑稽和犀利。

          他的語言辛辣。他對于中國過去一百年的描述中,沒有跳舞的獨角獸和少女。但是他描述的`豬圈生活讓我們覺得非常熟悉。

          意識形態和改革有來有去,但是人類的自我和貪婪卻一直存在。所以莫言為所有的小人物打抱不平-從日本占領到毛澤東的錯誤到今天的瘋狂生產。

          在莫言的小說世界里,品德和殘酷交戰,對閱讀者來說這是一種文學探險。

          曾有如此的文學浪潮席卷了中國和世界么?莫言作品中的文學力度壓過大多數當代作品。

          瑞典文學院祝賀你。

          請你從國王手中接過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
         

        相關鏈接:

        馬志遠:戳穿莫言“暴露文學”的謊言
        秦明:“15歲之前沒穿過衣服”,莫言說的是真的嗎?
        頌明:莫言是如何禍亂文壇的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