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梁軍:國有資本收益該不該全民分紅?

        2024-03-26 09:28:30  來源: 昆侖策網   作者:梁軍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圖片

          國有資本收益全民分紅,肯定不是我的首創。但我可能是闡述原理最徹底、最通俗的學者。

          

          關于國有資本收益全民分紅,我推出成型的觀點,已經是13年前的事情了。

          2011年1月11日,我的第一篇國企改革評論文章,發表在《南方日報》上,題目是《國企改革仍在錯誤的軌道上慢跑》。

          是的,你沒有看錯,發表時就是這個標題。

          文章針對財政部擴大央企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實施范圍和提高收益收取比例話題。當時我認為,從“收取”的方式、范圍和比例等要求來看,絲毫沒有跳出以往的思維模式和管理路徑,沒有體現改革的實質性進步。國企改革依然是在朝著一個錯誤的方向緩慢推進。

          時至今日,我依然堅持當初的看法。

          只不過,在我上一篇“之一”中,我不再用“錯誤的軌道”“慢跑”這樣刺眼的字句,轉而用“一條與市場化高速路并行的高等級公路”“不能猛踩油門撒歡跑”代之。

          如果你認為國有資本收益全民分紅這個提法沒什么新意,我同意。因為,此前確實有一些學者從多個角度呼吁過。但是他們都沒有從科學社會主義本源的角度進行闡釋,也沒有從資本運行的閉環邏輯方面進行思考,僅僅是一種應急的(拉動消費)、應景的(共同富裕)的說法。

          國有資本收益全民分紅,不是應急,也不是應景,而是應該。

          如果沒想過要這樣做,或者就是不想這樣做、還不趕緊這樣做,都是不應該的。

          就在不久前,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論國企利潤全民分紅的七大戰略意義》,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凱。

          劉凱提出:國企利潤分紅不僅有利于拉動居民消費、促進共同富裕,還能增強全體人民作為社會主義國家主人翁的意識,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精氣神和奮斗精神。作者基于經濟學理論進一步深入論證,開啟國企利潤全民分紅是既利當前、更利長遠的戰略選擇,對于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具有多重戰略意義。

          我認為該文最有價值的提法,是“持續性、制度化的國企利潤全民分紅將改善國有企業的公司治理”,“是社會主義制度下‘重建個人所有制’的重大突破”……

          英雄所見略同。

          終于又等來一位同路人!

          

          同路人遠不止一位兩位。

          2021年初,趕在建黨百年紀念重要時間節點前,我與程恩富、宋方敏兩位師長聯名提交了一份建言報告,題目是《以國資收益全民分紅方式促進共享共富》。程恩富同志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首席教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宋方敏同志是昆侖策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經濟學教授、博導。

          關于國有資本收益該不該全民分紅的問題,上述這篇建言報告已有較為系統的闡釋,轉述如下——

          實施國有資產經營收益向全民分紅,是一項重大理論創新工程,符合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和實踐邏輯。

          理論邏輯:社會主義公有制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實現形式。

          社會主義思想產生500年,社會主義國家出現110年,我國社會主義建設70年,一直在努力回答社會主義公有制的有效實現形式問題。經過漫長而艱辛的理論與實踐探索,我們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找到了最佳答案。那就是:按照各類生產要素由產權和市場決定報酬的機制,以國有資產要素使用權、收益權為依據,將國有資產經營收益作為要素收入和財產性收入,向國有資產的實際所有人即全民分紅。

          歷史邏輯:社會主義建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結果。

          新中國成立后的30年,我們在歐美列強的封鎖打壓下,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搞建設,高積累、高投入、高增長是必然的選擇,沒有條件用太多的國有資產經營收益來改善民生。我們黨當然銘記全國人民為社會主義建設而付出的一切。改革開放后的40年,我國經濟面臨急起直追、爬坡過坎的關鍵時期,國有企業也面臨各種市場化轉型帶來的生存與發展考驗,也沒有太多的條件支撐全民福利。近10年來,開始逐步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的比例。2020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突破一百萬億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躍上新的大臺階。我們已經具備條件辦成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在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之際,兌現我們黨對全民共同富裕的莊嚴承諾,實施國有資產經營收益全民分紅,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

          現實邏輯: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的有效路徑。

          破解國企改革“世紀難題”,最關鍵的環節在于解決“出資人缺位”問題,使之能與一般市場主體一樣,擁有完整的、內生的、市場化的委托—代理機制。落實國有資產出資人權利,從資本活動流程的最終環節即分配環節入手,實施國有資產經營收益全民分紅,將極其有效地體現并強化出資人權益,使全民更加自覺自愿、積極主動地行使出資人監督權。進而從出資人監督權的核心環節即監事監督環節入手,向出資企業直接派駐專職監事,實現國有資產出資人“人格化”的“在位”,實現企業權責法定、權責透明、協調運轉、有效制衡。這樣的制度安排,是國有企業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的最大特色。

          

          建言報告是給領導看的,必須言簡意賅。上述幾個問題延展開來,足夠設計十個八個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

          寫今天的“之二”,想著將上述問題延展一下,最好能通俗一點,以便于更多的人閱讀理解,于是翻看以前的積累,發現該說的話,早在我2015年的一篇網絡文章中闡述過了。

          一個人要有多固執、多癡迷,才會十數年一以貫之???

          下面的文字,來源于那篇早已沉沒的網絡文章,可能會與上面引用的闡述有一定的重疊。大家看看不費事,也不礙事——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不同所有制屬性的企業,只是在利潤分配環節產生區別。

          在生產環節,企業都要支付生產原料費用,這個沒有區別。國家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

          企業都要支付勞動者費用,一般以按勞分配為原則,市場化選聘,這也沒有太大的區別。

          企業都要交稅,稅負統一,依法納稅。稅收上繳國家財政,用于維持國家機器運轉和公共福利。

          區別就在稅后的利潤分配上。企業是誰投資的,稅后利潤就是誰的。

          如果是私人企業,稅后利潤歸私人所有。這里所說的私人,根據資本主義發展的基本規律,以及幾百年來的實證研究,它總是呈現為極少數人。這就是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根本原因。

          如果是國有企業,稅后利潤就歸國家即全民所有?,F在的國企利潤上繳,由國家財政統籌,或投入再生產,或用于基本公共服務,或部分用于改善民生。如果能將這部分利潤直接向全體國民進行分配,那么,全民就可以在工資收入以外,得到一份來自于國有資本的財產性收入。

          這就可以有效地抑制貧富分化,實現共同富裕,使每一個人活得有尊嚴,有保障,能夠得到全面而自由的發展。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每一位公民的權利。這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根本所在!

          你說國有資本收益該不該全民分紅?

          

          你別不服氣,我的理論闡述并不僅僅是我個人的臆想。

          2014年10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古田出席全軍政治工作會議時,他語重心長地說:“在古田會議召開85周年之際,我們再次來到這里,目的是尋根溯源,深入思考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的、為什么出發的。”

          在新一輪全面深化國企改革的當下,我們是否也應該靜下心來,深入思考一下我們在國企改革問題上,我們是從哪里出發的、為什么出發?為了這個出發點和所要去往的目的地,我們應該怎樣校正我們的國企改革策略?

          鄧小平同志在92年南方談話中著重指出:“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

          堅持社會主義是原則,改革開放和發展經濟是路徑,改善人民生活是目的。發展經濟具有一定的目的性,但是相對于改善人民生活這一目的而言,它只能是路徑。

          在國企改革問題上,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就是堅持社會主義,是國企改革的基本原則;通過改革,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做強做優做大國企,是我們實現根本目的的路徑;而這個根本目的,就是要改善人民生活。

          怎樣將國企改革與改善人民生活緊密、有機地關聯起來呢?我們現在必須要回答這個問題了。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的十八大精神,說一千道一萬,歸結為一點,就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么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

          在國企改革問題上,什么才是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體現呢?有哪些問題如果被我們忽略了,甚至丟掉了,我們的國企就不能體現出社會主義的特殊屬性呢?

          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在改革的總綱領中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要“以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增進人民福祉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國企改革的出發點已經很清楚了,那么國企改革的落腳點(增進人民福祉)體現在哪里呢?這個落腳點落得不準、落得不實、落得不力,改革都將大打折扣。

          你再告訴我,國有資本收益該不該全民分紅?

          五

          也許有人會問,國有資本收益全民分紅,會不會削弱國家財政?

          假設一個國家的國企比較少,這個國家的財政就不行了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很多西方國家的現實也證實了這一點。事實上,在上個世紀國企改革長達十幾年沒有上繳利潤的日子里,中國的國家財政削弱了嗎?我們看到的卻是,國家財政收入的增長幅度遠遠高于GDP的增長幅度,也遠遠快于國民收入的增長速度。

          也許有人會問,國有資本收益全民分紅,會不會削弱國企的增值發展能力?

          當年陳云同志提出,“一要吃飯、二要建設”,講的就是生產與消費的平衡問題。在我國改革開放之前的30年,為了追趕西方國家,全國人民勒緊褲腰帶支援國家建設,吃飯問題一直讓位于建設問題。所以才會有前30年好像沒干什么正事,人民生活總是那么貧窮的錯覺。

          中國人民以國為家、甘于奉獻,他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民。我們的父輩把我們這一代及后代的苦都提前吃了,他們是不容“公知”譏諷玷污的英雄!

          在中國經濟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整體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的今天,重點考慮吃飯問題,是天經地義、順乎常理的事情,也是對社會主義本源的回歸。況且,我們也不主張一步到位將全部利潤都分光,而是馬上啟動,逐年提升,最終確定一個合理的分配比例。讓全民把飯吃好,建設也不耽誤。

          也許有人會說,國家的就是人民的。上繳國家財政以后,最終還是通過各種形式返還到國民身上,全民分紅沒有實際意義。

          那我們要反問了:既然總數都是一樣的,那為什么不讓老百姓直接先多拿一點呢?為什么不讓老百姓簡單地快樂起來呢?為什么不讓老百姓因為拿了這一點就積極主動地擁護國企、監管國企,進而認同和擁護社會主義呢?

          也許有人會問,是不是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不走這條路不行嗎?

          答案是不走不行了,非走這條道不可。

          不僅國企改革本身需要走這條路,中國的政治現實也亟需走這條路來突破困局。

          現在的國企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當前的政治輿論環境是怎樣的,同志們心里很清楚。建國以來,國有企業存在七十多年,還從未遇到像今天這樣的被動局面。

          有誰能自信滿滿地回答,關于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的必要性,關于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滔滔宏論,老百姓看不看?看了以后看不看得懂?看懂了以后他信不信?

          發動群眾、教育群眾、團結群眾,說十個道理不如辦一件事。況且,這件事本來就應該辦。

          我們有理由相信,只要一旦啟動這項改革,整個國企的地位、作用和形象,在全民心目中都將立即發生逆轉,整個國資監管環境,甚至政治輿論環境也將隨之發生逆轉。

          如果由此讓全民確信:這就是我們自己的資本、我們自己的企業,能不打心眼里關心愛護國資國企嗎?

          如果由此讓全民確信:這就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能不打心眼里認同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和制度嗎?

          如果由此讓全民確信: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代表全體人民的利益,只有中國共產黨才會堅持公有制占主體地位,能不打心眼里擁護黨的領導嗎?

          我最后再問一句:國有資本收益該不該全民分紅?

         ?。ㄗ髡呦祻V東省國有資本研究會會長、昆侖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轉編自“全民監事”微信公眾號)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