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董小華:司馬南、胡錫進、何祚庥、王小東等人是極左還是極右?

        2024-03-28 07:15:39  來源: 昆侖策網   作者:董小華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1.jpg

          最近,胡錫進的帖子在網上引起很大的熱議,其中多個涉及極左的觀點值得商榷,雖然網上對此眾說紛紜,但是理出頭緒并不難,只要秉持實事求是的原則,就事論事,用邏輯思維的方式來理順左中右的來龍去脈,就會使復雜的問題清晰起來,真理掌握在誰手中,也就不言自明了。

          

          胡錫進說:“現在互聯網上有種很不好的風氣,就是對與自己觀點不一樣的人一點都不包容,而是動輒采取“階級斗爭”方式,點名道姓扣政治大帽子,把一個人朝著死里整。不要這樣吧。大家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同屬一個利益命運共同體,只要發言不違憲,彼此可以爭論,可以激烈爭論,相互狠狠抨擊,但應該盡量就事論事,沒必要把對方當成敵人吧?人民內部矛盾不能搞得跟敵我矛盾一樣,我想大家都學過教員的那篇著名文章,聽過這一政治教誨。”

          我認為,胡錫進的這番話,應該對司馬黑們說。

          胡錫進的觀點是:“四海之內皆兄弟,只要身份屬于中國公民,就是利益共同體的一員,就不能用階級斗爭的方式來對待他。”

          網上不同觀點和立場的人,相互爭論和抨擊是現實景象,問題是,這里涉及:

          1、胡錫進的意思是,“只要同是中國人,就是利益命運共同體。”

          不見得吧?

          問題是,貪官污吏所追求的利益和命運與中國普通老百姓一致嗎?許家印們所追求的利益和和命運與普通老百姓一致嗎?受外部某些反華基金饋食的與論大V們和自己同胞的利益和命運一致嗎?

          結論明擺著,這些利益和命運與中國普通老百姓水火不容甚至勢不兩立的的敗類,不僅不是命運共同體的一員,反之還是破壞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的蛀蟲。

          2、胡錫進的意思,只要是中國人的身份,就不能把他當成敵人。

          問題是,只要粘上中國人這三個字的標簽,都是一樣同心同德嗎?難道沒有胳膊肘往外拐的吃里扒外之人嗎?如果胡錫進這個觀點成立,那么過去同是中華民國公民的汪氏是不是也和中國抗日軍民同心同德了呢?

          如果對方在做危害中華民族利益的勾當,我們也不把他當成敵人么?難道這種人不存在?

          不是不存在,而是太多了。不然250和1450這兩個詞匯就不會產生。話說到這里,雖然無法說透,但是再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那就是掩耳盜鈴了。因此說,胡錫進的這個說辭是不成立的,他的無原則的“和為貴”,無愧于他那和稀泥的雅稱。

          3、在上述問題存在的前提下,階級斗爭存不存在呢?當然存在!

          只要上述兩個問題不會自我消失,階級斗爭必然客觀上存在,是否會轉化為主要矛盾,則取決于社會環境,如果社會環境適合250和1450的生存和大量繁殖,階級斗爭轉化為主要矛盾也不是沒有可能,因為畢竟中國社會還存在良心未泯的人,他們依然在堅守社會主義陣地。

          如果按胡錫進的思路去做,社會會因此變得和諧起來嗎?不會的,因為這個思路本身就是不切實際的空想。因為只要250和1450存在,那么胡錫進口中的“賣國者”和“人民的敵人”當然也會存在,因為他們出賣了中華民族的利益。進一步說,熱愛自己國家的老百姓不把他們當成敵人就怪了,你胡錫進泥和得再稀也不成。

          

          有一位網名叫“善解人意樂天派人間煙”的人,向司馬南提出幾個問題:“司馬南先生,我試問一下,什么是左,還有當前中國的中心任務是啥?既然階級斗爭長期存在,那么為什么不能作為中心任務來講呢?如果要達到共同富裕,是不是必須通過階級斗爭來實現?”

          這位網友的“如果要達到共同富裕,是不是必須通過階級斗爭來實現?”的問話簡直就是糊涂!

          階級斗爭和共同富裕不是有一碼事,只要腦子正常的人,都會清楚這個道理。共同富裕怎么能通過階級斗爭來完成呢?但是有一條不能不提。那就是,改革開放的果實如果被人民的敵人所竊取,共同富裕當然會成為水中月,鏡中花。因此當社會上出現反對共同富裕聲音時,人民必然要起來和他斗爭,因為這涉及到人民的切身利益。

          這位網友的“既然階級斗爭長期存在,那么為什么不能作為中心任務來講呢?”這句話問得非常幼稚。

          階級斗爭是階級矛盾的產物,沒有階級矛盾,當然也不會有階級斗爭。然而在世界范圍內,階級矛盾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只要階級社會不消亡,階級斗爭長期存在就是鐵的事實,但只要階級矛盾還沒有達到不可調合的程度,就不一定非得做為中心任務來講,因為我國目前的主要矛盾是發展經濟和人民生活水平。

          然而只要有人群,就會有左中右,這是自然規律的產物。不提倡,不等于它就自動消失。牛馬被鞭子抽還會尥蹶子,更何況有情感的人呢?因此說,胡錫進的這個說辭是不成立的,他的無原則的和為貴無愧于他那和稀泥的作派。

          階級斗爭一直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國,從來也沒有消失過。如最近的法國大罷工,就是階級斗爭的具體事例。

          社會主義國家有階級斗爭嗎?當然有,否則蘇聯能解體嗎?

          在中國,階級矛盾被淡化成社會矛盾的一部分,但是我們又不能不正視,因為它關系到社會公平公正。如果沒有階級矛盾,就沒有維權和討薪事例的發生。如果沒有階級壓迫,就沒有讓員工跪著接受處罰。這種事層出不窮,但也確實是不同階級矛盾的產物。因為客觀存在,無須諱疾忌醫。

          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其內涵又是什么呢?好日子的內涵中包不包括追求社會環境的公平正義呢?如果包括,那么階級斗爭既然客觀存在,階級斗爭當然是必須要談的,因為底層階級所希冀的就是公平公正,因為他們的能量有限,因而極易受到上層階級不公正的待遇,他們的抗爭也是客觀存在的,對此無須掩耳盜鈴,不管到了什么時代,掩耳盜鈴都是缺失公信力的。

          至于階級斗爭是否會成為主要矛盾,那得要看階級壓迫現象所產生的副面作用是否影響了社會的健康發展,是否激化了社會對立。因為改革開放的目的是為人民創業造幸福生活,階級壓迫影響了老百姓對幸福的獲得感,因此階級壓迫對改革開放的影響是副面的,所以無須掩蓋這一事實。

          談到階級斗爭,就不能不談“左中右”。意識形態領域左和右這兩個詞匯是伴隨著馬克思主義產生的。左派是站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或無產階級的立場,其實所謂左派就是代表歷史前進方向的人群,而馬克思主義指出社會主義必然代替資本主義,所以在今天左派就是主張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人群。

        2.jpg

          而這三個立場之外還有兩個極端立場,那就是極左和極右。

          西方國家的政界術語中的極右翼,就是把右翼的思路推向極端,突破“平等的底限”。把反對國家限制強者推演成要強者控制國家,并欺凌弱者,如極右政客斯托雷平宣稱“國家就是為強者存在的”,極右主張實行寡頭專政,取消對弱者的一切保護,一切自由。

          在社會主義國家中,極左和極右又有何種表現形勢呢?

          右翼立場的人所定義的極左是:“極左最明顯的特征是,利益分配要求絕對的平等平均。極左主義者主張通過徹底改變社會結構和經濟制度來實現社會公平和全面平等。極左主義者通常反對資本主義制度,主張消滅私有制和利潤,追求無產階級的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

          其實我的看法是,馬克思主義是舉世公認的科學原理,所以堅持馬克思主義并沒有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秉持馬克思主義和中國的具體情況相結合的產物。

          社會主義國家的意識形態當然會反對資本主義制度,社會主義就是因反對資本主義制度的階級剝削壓迫而產生的,因此只有反社會主義分子,才會定義反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人是極左。

          最近許多人冒出來反對馬克思主義,甚至修正篡改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科學原理,妄圖以他的歪理邪說取而代之,還反誣司馬南是極大片面的馬克思主義,司馬南做了什么讓他肆無忌憚的大扣帽子?司馬南不過是在網上揭露了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的不良資本,司馬南不過是宣傳馬克思主義,宣傳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優良傳統。

          何祚庥說司馬南反對鄧小平理論,司馬南反對鄧小平理論嗎?何祚庥能拿出實證來證明嗎?事實是,司馬南忠實的踐行鄧小平的共同富裕主張。

          晚年的鄧小平還在深深憂慮著共同富裕這一事關改 革成敗的頭等大事,他說:“少部分人獲得那么 多的財富,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發展下去 總有一天會出問題。”并設想:“要用各 種手段、各種方法、各種方案來解決這些 問題。”可見,當時鄧公解決共同富裕的心情是多么的急迫。

          反觀何祚庥院士卻篡改鄧公的主張,說什么“鄧小平卻加上了“最終達到”這四個字。原因是,從鄧小平看來社會主義將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歷史階段……即是走向共同富裕之路,也必然只能是一部分地區一部人首先達到,而且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3.jpg

          @何祚庥的說法等于把共同富裕一桿子支到了一千年之后,這和鄧公的路線是背道而馳的,因此說他打著紅旗反紅旗,絕不為過。他只不過披著政治正確畫皮,賊喊捉賊的誣陷司馬南而已。

          事實上,何祚庥一方面抹黑中醫,批評華為,否定中國的發展成就,并對中國科技發展表示懷疑。另一方面,他積極支持輝瑞等外國藥企,對美國表現出崇拜之情,還自詡自夸的說他與于敏合作研發原子彈。何祚庥被全民所有制養活了一輩子,他卻說沒有享受到全民所有制任何權益,有道是“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而何祚庥院士則反其道而行之,如此無底線的言行讓人側目。

        4.jpg

          有道是真理越辯越明,以何祚庥院士的例子來看,我多次寫歸謬他的文章,并且在文章中@他來辯,他是心知肚明的,然而他卻退避三舍。問題是,如果你不拒絕辯論,只要你不違備邏輯規范和自然法則,自然會鑒別出誰掌握著真理。而拒絕辯論,只是一味的隔空自說自話話的給人家扣極左的帽子,那則是心虛膽怯的表現。

          極右的人給人扣帽子的方式是,如果你指出改革開放中存在的問題,他說你反對改革開放。如果你說要共同富裕,他就說你想要絕對平均主義。

          立場占了一個極字,必然是極端,如極左提出的口號是無差別的“打倒各行各業民營資本”,極右的口號是,“精英階層至上,底層要接受剝削。”

          極右的人將司馬南定義為極左的代表,其實他們的行為就是無中生有的羅織,通過打棍子扣帽子陷害人,這和歷史上的極左極其相似,只不過是異曲同工而已。比如,司馬南主張反腐只有長期堅持“自我革命”,換言之就是“繼續革命”才會杜絕腐敗。何祚庥將其栽贓為司馬南要搞“二次文戈”。

        5.jpg

          問題是,司馬南不反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他反對的是偽經濟學家“消滅國企,實行全盤私有化”的主張,這是極左嗎?司馬南不反對民營經濟,只反對不良資本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這難道是極左嗎?根本不是!恰恰是那些為不良資本鳴冤叫屈的人才是另有所圖。

          所以定性一個事物要秉持實事求是精神,否則就不是正常的定性。實事求是的精神要求對問題進行客觀分析,避免過度夸大或縮小問題的程度。

          列寧說過:“真理哪怕向正確的方向多走一小步,就會變成謬誤。”革命的左是應該肯定的,但是超過現實情況的極“左”,就是多走了那么一小步,正確的路線和政策就會變成錯誤的了。所以我們對于這種超過正確界限的極“左”也是要反對的。

          比如,盲目的反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也是不符合社會發展規律的。私有經濟最初的雛形是個體戶,他們發展起來后,為國家貢獻了大量的就業和稅收,極大的繁榮了市場,這對國家是有利的。因為實踐證明,單憑國有經濟無法達到現今的繁榮程度。培育民營經濟可以彌補國有經濟的缺陷,這自然是正確的。但發展民營經濟的前提是,民營經濟需要規范和引導,在鼓勵華為那樣的好資本的同時,必須抑制不良資本的野蠻生長,否則將遺禍無窮。

          要正確區分什么是真正的極左,對確實存在的丑惡進行有的放矢的揭露和抨擊,就不是極左。

          如許多人認為仇富,仇官,仇資就是極左,但問題是,仇為富不仁的富可不可以?仇對老百姓如虎狼的兇官可不可以?仇貪官可不可以,仇這些人怎么是極左呢?

          在經濟領域的左,是相對于個體經濟與私營企業,有些地方政府或者政府部門對其采取過不當限制,以及過于苛刻的管理手段,這就是“左”的表現。

          而對于一些較大規模的私營企業,則有地方政府或者政府部門對其存在的違法行為往往網開一面,或者不予追究,或者處罰過輕。這就是右的表現。更為嚴重的一些極右的行為,則是對國有企業半賣半送,造成國有資產大量流失,企業員工大量失業。這給中國的社會主義經濟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為無良資本的恣意橫行鳴鑼開道。這種極右的行為也傷害了很多工人階級的利益,降低了他們生存的質量。

          社會主義國家中極右的表現是:一些受到國外反社會思潮影響的人,隱諱或公開的反對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

          而自媒體中的極右表現是,鼓吹精英政治,為少數人利益服務,漠視大多數人的利益,無原則的為違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的無良商家鳴冤叫屈,誰反對他們的主張,就把誰扣上極左的帽子。這種極右和西方極右政客斯托雷平宣稱“國家就是為強者存在的”取消對弱者的保護,有著相同的基因。他們崇拜強者,無論這個“強者”如何橫行霸道,他們都會跪舔膜拜。

          拿陳先義的話來說就是:“極右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就是你批評不得美國,批評不得西方。在大事情發生時,他們總是與大眾認知相差十萬八千里,甚至針鋒相對,堅定地毫不猶豫地站在西方一邊。無數事實已經證明這個現象了,比如,當巴勒斯坦人民被殺戮時,這些人必定站在以色列一邊;當俄烏戰爭發生后,這些人必然替烏克蘭叫好;當中美貿易戰打得激烈的時候,這些人必定說中國這也不是那也不行,叫喊中美還是要恢復夫妻關系。”

          網上極右的一大特點是與西方與論合拍,說白就是一唱一和。再進一步就是同穿一條褲子。主張無原則的一味倚靠美國,不然天就會天塌地陷了。如最近開始批極左的王小東之流。

          王小東極右行為表現在哪里呢?可以用事實來輔證。如在美國挑起對中國貿易戰,并且打壓中國科技企業華為的關鍵時刻,王小東拋出了一個《來自美日的壓力越來越大,但中國尚未具備硬扛的實力》的視頻,在這里個視頻中,王小東竟然蠱惑“投美棄俄”的言論。

          請看王小東的表演,王小東說:“關于美日聯合對中國的這種壓力越來越大,中國該怎么辦呢?我總得說幾句吧?我說現在只要(中國)做好兩件事,其實就有轉圜(回旋)的余地??疵婪降陌l言,美國也沒有完全把門封死,美國對待中國和對待俄羅斯還是有重大區別的。他們覺得中國比俄羅斯厲害,這是一點。但是呢,他們認為中國的表現畢竟沒有像俄羅斯那樣糟糕,所以他們也留了和中國談判的可能性的,所以轉圜的可能性都留著呢。中國只要做兩件事,中國就會改變自己的處境。”

          王小東說的需要中國做好的兩件事是什么呢?

          王小東接著說:@那么中國需要做哪兩件事呢?不敢給大家說。”

          猶抱琵琶半遮面,欲說還休而已后。

          王小東扭扭捏捏的告訴大家說:“其實是有比較簡單,比較安全,用不了傷筋動骨,在現有框架內就能做,而且會大大改善中國處境的辦法。”

          因為涉及出賣國家利益,王小東最終還是沒敢明說,他把球踢給了網友,他說:“美國要給中國開出什么樣的條件我們才能接受,這個也交給網友們考慮一下,投一下票。”

          其實王小東讓中國做的兩件事,無非是放棄中俄反霸戰略伙伴關系,轉而用接美國即將爆雷的美債的方式作投名狀,投入美國的懷抱。

          王小東宣揚中國順應美國對中國的無理要求,放棄中華民族的切身利益,像日韓一樣作美國的附庸,這個行為彰顯出極右作派。而此時的何祚庥如心靈感應一樣,馬上開始唱衰華為,此舉激起了廣大網友的垢弊和不齒。

          還如,胡錫進對前三十年建設成就是極端瞧不起的,他對前三十年極端蔑視,認為那時“住筒子樓,吃飯用糧票,一個月只有半斤油,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和公共汽車,出了北京就沒見過地鐵,坐不起租車,更沒坐過小汽車,從沒有過全家一起旅游的經歷,老婆孩子都穿打補丁的衣服……”是一種恥辱。全然不顧黨的歷史決議所做的結論。問題是,如果放在解放前,你胡錫進住得起筒子樓嗎?你蹬得起自行車嗎?你以為在西方的嚴重封鎖和禁錮的境地下,老一輩領導人不想改革開放嗎?

          其實前三十年,中國的社會經濟相較解放前早已經實現了質的飛躍,據1981年6月27日中國共產黨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上講:前三十年中國“機械工業產值增長五十三倍,達到一千二百七十多億元。在遼闊的內地和少數民族地區,興建了一批新的工業基地。國防工業從無到有地逐步建設起來。資源勘探工作成績很大。鐵路、公路、水運、空運和郵電事業,都有很大的發展。”

          從中可見如果沒有前三十年的發展,改革開放的起點就不會很高。如果沒有前三十年中國全配套工業化體系的建立,我國的改革開放只能靠出賣資源和人力來引進外資,而投資環境也會大打折扣,就像印度一樣。

          所以某些人打著反思的幌子,全盤否定前三十年。無論其動機如何,都是在破壞黨的公信力。

          客觀的定義一下近現代中國,可以發現,解放前是吃不飽,穿不暖。解放后前三十年,由于接手的是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一切都要自力更生,艱苦創業,重新開始,所以在人口增加三億的情況下,吃飽吃粗,穿暖穿破已經實屬不易。改開后,吃飽吃精,穿好住好,也是在吸取前三十年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升華建設經驗而來的。而極右只想用后四十年來比前三十年,卻從來不敢用前三十年和解放前比,這也看出他們的不地道。

          而這些事實胡錫進確實視而不見,因為他的話等于是對前三十年的全盤否定!這不是極右,還能是什么?

          這也難怪他宣揚中國人民解放軍沒有勝算!志氣沒了,思想靈魂自然也就煙消云散。

          極右肯定不是改革者,極右也不會奉中華民族利益為圭臬。真正的改革者是把西方好的東西拿來,為本民族所用。而這種不分良莠把西方的垃圾當成寶貝的極右,和真正的改革者差的不只十萬八千里。如戈爾巴喬夫之流。

          他們打著改革弊端的幌子,實則動搖國本根基。黨的初衷是讓全體中國人民過上好日子,改革的根本思路是,時也,勢也。換句話說,就是在初心不變的前提下,順應時代和形勢。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富國強兵,還有就是返利于人民。只有人民的利益在改革中越來越有保障,改革才算是成功,否則將毫無意義。而極右抵制返利與民,如果按他們的路徑走,必將脫離人民的擁護,改革成果最終也會成為他人的嫁衣。

          站在極右立場上看問題,當然會把中看成左,整個新中國奮斗史他們都會看成是極左。而極右只念現在的好,卻不念過去的好,也不準別人念前三十年的好,誰懷念過去的好,他就會給扣上極左的帽子,認為是不識好歹。

          其實前后三十年都各有各自的好,前三十的好是后三十年所不具備的,同樣,后三十年的好,也是前三十所不具備的。

          前三十當然有許多好,那時上學,看病,住房負擔小,國家回饋老百姓多,老百姓精神壓力小,這些難道不是好?極右往往用“那你就穿越回前三十年吧”來揶揄懷念前三十年的人。問題是,前三十的好為什么不可以回歸當今?這些好都是老百姓幸福感和獲得感的基本元素,即使回歸不了,懷念一下不可以嗎?極右為什么推三阻四,如此霸道呢?難道只允許利益集團才有資格擁有這些預期外的獲得感?

          后記

          極右和極左雖然水火不容,但是它們之間卻是難兄難弟,極左和極右的共通之處都是打著幌子,自我標榜政治正確。它們的共同之處都是理論脫離實際,擅長用無證之罪來誣陷他人,以此來欲致對方政治公信力與死地。它們之間的區別是,極左是脫離實際的無原則激進,急于把烏托邦變為現實的思想。極右是無原則為少數人說話,他們從來不敢提人民至上,只信奉西方至上,精英至上,乃至將西方糟粕奉為至寶,甚至不惜賣身投靠。因此二者都有危害性,極右和極左路線都會阻礙或者使復興崛起中的中國發生歷史性的倒退!

          然而雖然我也反對極左,但因極右的危害遠遠大于極左,所以我最反的是極右。極左只是極端政治,極右則有改變國家顏色的動機,如戈氏和葉氏之流的產生和所造成的后果。極左和極右是社會撕裂的產物,是一個社會現象的一體兩面,極左因極右而存在,因為極右只為少數人服務,所以極左才會因此產生一定的社會基礎,如果社會環境抑制了極右的產生,極左也就沒有了生存的土壤。

         ?。ㄗ髡呦道霾咛丶s評論員;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修訂發布;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