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子午:馬識途駕鶴西去,張牧之破繭重生

        2024-03-29 10:25:19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子午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晚上散步的時候,突然看到成都發布推送的一條噩耗:

          3月28日,記者從馬識途家人處獲悉,革命家、作家、書法家馬識途因病醫治無效,于3月28日19時25分去世,享年110歲。

          一百一十歲,雖也是高壽,但老同志的猝然離世,仍舊令人神傷。

          2010年賀歲檔上映的姜文電影《讓子彈飛》,讓很多人知道了傳奇革命作家馬識途。

          《讓子彈飛》改編自馬識途的作品《夜譚十記》之《盜官記》。電影《讓子彈飛》與小說《盜官記》盡管在主角名字、故事框架上基本一致,但兩者的精神內核卻是完全不同的。

          筆者在以前曾經引述過朋友白頭豕對姜文的評價:“情感上的左翼,理性上的右翼”,這個評價放在電影《讓子彈飛》上亦是準確的。

          在拍《讓子彈飛》之前,姜文就從不掩飾對毛主席的敬仰,還曾坦言“想演毛主席、但人家不讓”,結果,姜文還是在自己的電影《讓子彈飛》里按照自己的理解演了一把。

          不可否認,《讓子彈飛》是一部成功的商業電影,堪稱一部革命理想主義的英雄史詩,浸透了姜文本人對毛主席以及毛主席未竟的偉大事業的理解。但是,電影《讓子彈飛》本身所展現出來的濃烈的英雄史觀,卻與毛澤東思想是背道而馳的——盡管張牧之打敗黃四郎貌似也是依靠發動群眾,但電影里的群眾更像是沒有主體思想的“群氓”,是英雄人物創造歷史的工具。

          一部《讓子彈飛》在B站上演繹出了浩瀚的“讓學”,各種演繹且不說是否符合真實歷史,這種將藝術形象與歷史人物一一對應的做法,本身就透著濃厚的陰謀史學色彩,在英雄史觀和唯心史學的錯誤道路越滑越遠。

          馬識途同志創作的原著小說《盜官記》在這一點上,恰恰是相反的。

          《盜官記》里的張牧之可不是什么“彼時彼刻”就已經顯赫的精英,而是地地道道的窮苦人家出身,從小給地主放牛、大字不識一個,兒時啟蒙靠的是長工領班給他講綠林好漢的故事。

          張牧之走上造反道路,是被黃老爺害的家破人亡,他怒而反抗,卻被官府捉拿,最后才走上官逼民反的道路,成了張麻子,專門跟土豪劣紳對著干,黃老爺勾結官兵多次圍剿無果。

          后來張牧之收拾了一個買官的,才知道縣長是可以買的,于是便買了個縣長,要進城干掉黃老爺、整治貪官富商,同時也為受盡剝削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好事。

          在當地群眾的堅決支持下,張牧之確實也干掉了黃老爺,但其本人也被團防兵抓住殺頭,他的兄弟則去投靠了紅軍……

          所以,《盜官記》里的張牧之,也只是窮苦百姓的一員,是首先覺醒起來的群眾,他個人成績的取得一方面的確離不開他過人的膽識,但根本上卻離不開窮苦百姓的擁戴與支持;《盜官記》里的張牧之最終犧牲了,而張牧之的兄弟卻找到了紅軍,革命最終勝利了,這恰恰說明革命的勝利不是也不能是只靠一兩個張牧之。

          從這一點上講,《盜官記》在精神內核上才是真正符合毛澤東思想的。

          去年,聽到央視記者說“那個時候您受過的苦,過去的那種苦難結束了”,馬識途同志卻語出驚人:“新的斗爭開始了!”。

          “新的斗爭”更需要成千成萬個張牧之的破繭重生,這大概也是駕鶴西去的馬識途同志所希望的吧?

          沉痛悼念馬識途同志。

          【文/子午,紅歌會網專欄作者。本文原載于“子夜吶喊”公眾號,授權紅歌會網發布】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