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吳銘:應該支持央媽“大放水”

        2024-04-01 16:03:12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今天是4月1日,是我的老戰友王偉同志犧牲的日子。23年前,2001年的4月1日,王偉犧牲在中國南海,他的鮮血,染紅了祖國的那片領海。而犯罪者美國霸權,沒有受到任何懲處。

          微博上看到了“粒子”女士的一則視頻,“第一輪放水已經開始了,如果你能看懂這則視頻,足夠讓你的家庭增值上百萬。”

          “沒想到,24年才剛來,央媽率先的動作就是放水。而這次放水使用了之前非常不常用的手段,就是把直接新印的錢入市場了。并且這次放水印錢,規模高達3500億。大家發現沒有,最近這幾年,國家在想方設法地放水,那背后倒底是什么目的呢?我們又該怎么守護好自己的家庭財富呢?”

          “我們去年印了28萬億,今年再次印了28萬億。這兩年MR的增加了達到56萬億。”

          “我們現在的總共的貨幣總量截止到2023年12月底不到300萬億。而兩年時間我們竟然印了總量的20%,那這個規模是不是非常的夸張呢?第二是各銀行持續的降息,去年連續四次降息,再次調低大家的存款利率?,F在你如果把錢存到銀行一年定期不到1.8%;活期接近0利息。降息的目標是什么呢,就是把大家手里的錢,從銀行趕出去,去投資去消費??墒谴蠹覜]有停止存錢,現在銀行越不讓存錢,我們老百姓就瘋狂地存錢。”

          “這種現象都是過去十年不曾發生過的。由此可見我們的經濟正發生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為什么這兩年要瘋狂地放水呢?每次危機的渡過最好的方式就是錢錢了,這個方法非常厲害。”

          “你想想,這三年國家花了多少錢,這些錢是不是城市發債借來的?”

          “現在,不但房企負債,很多城市負債已經非常高了,尤其是很多小城市可以說是非常的窮了。”“大家知道為什么一些免費的調整公路又開始重新收費了嗎?因為真的是很窮。”

          “現在,土地拍不出去。土地收入缺口只能由其他地方去彌補了。那最后只能由我們普通人來買單了。”“越放水對有債務的人是有利的。”

          “對游戲規則的制定者是不是更有利呢?”“任何一次大放水,都是把各個城市、各地方的有錢人的債務稀釋掉。錢實際上是由普通中產階級轉移給城市了、轉移給富人。”

          “所以,大家看明白了嗎?”

          “如果當一你手里有一百萬,三年后你什么都不做,你或許還有一百萬,但那時的一百萬的購買力已經被轉移了(引者注:應該是被“減弱”了,不知道粒子女士為什么用“轉移”這種讓人聽不懂的詞?)。這就是殘酷的游戲規則。”“如果你連這個最基本的游戲規模都沒有明白,又怎么能守護好自己的家庭財富呢?”

          以上,粒子女士的觀點可以概括一句話:央媽放水,稀釋了中產階級的財富,卻也大大減少了城市、富人的欠債。央媽放水的目的在于大大減少城市、富人的欠債,而稀釋中產階級的存款性質的財富。粒子女士從感情上是堅決反對央媽如此放水的。

          我并不認識粒子女士,從未與其打過任何交道。

          粒子女士,自稱是“30年企業財稅專家”“服務超1600家企業”,那當然是財經領域的行家里手。

          粒子女士的這個說法,是不是正確的呢?我認為不正確,不符合客觀事實,誤導了“中產階級”,也誤導了普通群眾。

          粒子的態度是不是對絕大多數中國人有利呢?我認為不是,粒子女士的對央行放水的態度,并不利于最大多數中國人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

          我們研究經濟的目的,在于維護絕大多數中國人民的長遠的、根本的利益,同時也照顧極少數人的合法利益。恰如當年我們搞土地改革,照顧的是廣大農民的長遠、根本利益,同時,也平等地給地主、富家分一份田,也要讓人家吃飯。

          我們從央媽“放水”說起。我認為,粒子女士可能不知道,央媽是如何“放水”的。

          “黃河入海流”,黃河是如何入海的?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黃海入海的渠道。

          央媽“放水”,當然不可能是坐著飛機,從天上往地下撒錢。

          那么,央媽往“市場”上放水,走的是那條渠道?央媽有這樣的“渠道”嗎?

          央媽“放水”,無非是替政府發國債,或者向政府直接撥款、送錢給政府花,或者向央企業直接撥款,或者是替央企業發債,或者是向社會貸款。就這些渠道吧?沒有別的渠道了吧?

          但是,在中國,幾家大的國有銀行不得向國有企業輸送利益,更不可能向政府無償撥款,也不會替政府發國債。發國債,是財政部的事,是財政部欠央行的錢。我也沒有聽說過,央行替財政部發行28萬億國債的說法。就是說,不存在央媽替財政部發國債的事,也不存在中國大型國有銀行向國有企業大量貸款的事。

          中國的大型國有企業、民族企業、還有其他買辦性質的企業呢?它們想得到人民幣資金的支持,它們會怎么辦呢?他們只能到國際國內金融市場上融資!或者接受國內國外投資外資和買辦金融資本機構的投資。

          你聽說過國有銀行到中國某地投資的事嗎?沒有。你只聽說過各地政府“招商引資”,招誰的商、引誰的資?那只能是招國外金融資本的商、引國外金融資本的資,或者是招買辦金融資本的商,引買辦金融資本的資。

          中國幾家大型國有銀行的錢,是不能對中國投資的。你聽說過中國的地方政府從幾家國有銀行招商引資的事嗎?沒有,沒有這樣的事。但你肯定經常聽說某天使投資基金投資的事、某大型企業到金融市場上融資的事,甚至,你也經常聽到地方政府和大型到國際國內市場上融資的事。

          那么,幾家大型國有銀行的錢,比如國內企業、居民的存款貸不出去,無法經營,怎么辦?只能降息。

          地方政府、國有企業、民族企業、買辦企業,既然可以從國際國內金融市場上融資,可以得到“天使投資基金”的投資,而且,國有銀行也有不向國有企業輸送利益的規則,又不能向政府直接撥款、替政府發國債,那么,央媽即使想往市場上放水,怎么放呢?所有“放水”的渠道,都被封死了。央媽即使想往市場上“放水”,恐怕也放不出去。

          有消息說,2023年,央媽是“印”了28萬億,但是,這28萬億“空轉”了一年,居然沒有貸出去,還停留在央媽的賬戶上。

          2024年,央媽想“放水”,能放出去嗎?我認為仍然不能。

          央媽雖然想放水而放不出去,但是,國際壟斷金融資本和買辦金融資本,讓各地政府、大型企業、民族企業、買辦企業到金融市場融資的方式,或者是讓各大“天使投資基金”投資的方式,實現對中國市場的“大放水”。這個“放水”的渠道,是非常暢通的。

          目的,中國正有一大批勢力,在鼓吹高水平、高質量開放金融,鼓吹金融國際化、金融市場化、金融法治化、人民幣走出國門,把這說成是“金融強國”,目的是什么呢?目的就在于讓華爾街金融寡頭更多地控制人民幣的發行和流通控制渠道,暢通這個渠道,讓華爾街金融寡頭勾結中國官僚買辦金融資本,暢通往中國市場上“放水”的渠道,同時,繼續打擊央媽“放水”的渠道。

          這叫什么?這叫相互勾結的華爾街金融寡頭和買辦金融資本勢力,與央媽爭奪人民幣的發行權和流通控制權!央媽,吃了大虧、左右支絀,很大程度上喪失了向中國市場上“放水”的渠道和能力!即,喪失了發行貨幣的能力。

          所以,央媽2023年放水“28萬億”的計劃,失敗了,水,根本就沒有放出去。今年,從中國金融領域主流的政策和輿論都在極力鼓吹金融國際化、金融市場化、人民幣走出國門,同時繼續堅持國有銀行不得對國有企業輸送利益、政企分開、國有企業和民族企業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等政策來看,央媽即使想“放水”也照樣放不出去。

          甚至,我們可以認為,鼓吹金融國際化、金融市場化、金融法治化的根本目的,就在于打擊央媽“放水”的權利和能力,鼓動各地政府、大型企業到國際金融市場上融資,就是收窄央媽“放水”的渠道。

          所以,粒子女士不必擔心央媽“放水”,會導致中產階級存款的購買力下降。當然,也無須反對央媽放水,因為,央媽很大程度上已經喪失了放水的渠道,無法放水了。

          粒子女士應該擔心和反對的,是相互勾結的華爾街金融寡頭和中國買辦金融資本,通過誘導中國各地政府、買辦企業甚至民族企業,通過國際國內金融市場融資,和各種“天使投資基金”的投資,而對中國市場的“大放水”!這個放水,恐怕比央媽“放水”更多、更暢通。由于這個“放水”,相互勾結的華爾街金融資本和中國買辦金融資本,可以并購中國企業、采購中國商品和服務、雇傭壓榨中國勞動、使用中國基礎設施、掠奪中國資源、削弱中國經濟獨立自主性、打擊中國經濟在國際政治經濟舞臺上的發言權和影響力。同時,也當然可以收割中國的中產階級。

          粒子女士說,央媽“放水”,會導致中產階級的財富的購買力萎縮,那么,顯然,華爾街金融寡頭勾結中國買辦資本勢力“放水”,所出售的信托、基金、理財、股票、證券、保險、再保險、虛擬貨幣,還有替中國中產階級把資金轉移到美國,也當然是對中國中產階級的欺騙和掠奪。如果粒子女士的“替中國中產階級的財富保值”的辦法是這樣的,那么,我只能說,中國的中產階級,萬不要相信粒子女士的“好心”,她比央媽狠多了。

          顯然,從貨幣發行的角度看,因為中國央行制度、貨幣金融化、金融市場化、金融國際化、金融市場開放化,央媽很大程度上也喪失了發行人民幣的能力,沒有多大的“放水”渠道了。而華爾街金融寡頭為代表的外資與中國買辦金融資本相互勾結,通過鼓吹金融強國、金融國際化、金融市場化、人民幣走出國門等政策,攫取了更多人民幣發行權,從而掌握了往中國市場“放水”的權利和能力。

          粒子女士反對央媽已經失敗了一年的“放水”,而不反對外資和買辦金融資本連續得逞了若干年的真實的“大放水”,豈不是很矛盾?難道央媽“放水”會導致中產階級財富購買力減弱,外資和買辦金融資本“放水”就不會嗎?為什么要間離央媽與中產的關系呢?

          央媽“放水”,有與華爾街金融寡頭勾結中國買辦金融資本,爭取人民幣發行權、維護中國經濟主權的內涵,有利于壯大中國民族經濟,有利于爭取中國經濟的獨立自主性,這是其進步的地方。我認為,當然應該支持,而不應該反對。況且,央媽,“放水”的渠道已經十分狹窄,為什么還要反對呢?

          央媽“放水”,的確有可能削減城市的欠債,但城市(也就是地方政府)的欠債,并非完全由于城市政府不擅長管理城市,而是因為地方政府宏觀上喪失相應的貨幣發行權(即央媽未對政府“放水”,但外資卻一直在往中國市場上放水),沒有得到相應的人民幣資金緣故。央媽如果真的向各地政府“放水”,政府就自由了,可以辦很多工業、農業和教育、醫療、衛生、科研等民生大事,那是央媽的大功德!是中國收復了貨幣主權的表現??上?,由于中國現行的政策,央媽沒有向城市政府“放水”的足夠權利和渠道。

          不是說“金融強國”嗎?央媽“放水”,還真有點金融強國的味道,而讓相互勾結的華爾街金融寡頭和買辦金融資本通過金融市場向中國“放水”,當然不是什么“金融強國”,而是金融叛國、金融賣國,是制造金融災難。這一點,粒子女士,看不出來嗎?

          央媽“放水”,會減少富人的債務嗎?這個要一分為二地看。對于那些買辦富豪,他本身并不欠債,比如許皮帶,他的恒大欠債,但許皮帶本人卻不欠什么債,相反,恒大集團還欠著許皮帶的巨額債務呢。民族企業有沒有欠銀行債務的?可能有。這種債務,當然會影響民族企業的發展。但是,如果央行對民族企業“放水”,則有可能緩解這些企業的困難、給這此企業提供資金,有利于這些企業的發展。這有什么不好呢?我認為很好。

          買辦金融企業會欠債嗎?買辦金融企業,其資金來源是外資,當然不會中國大型銀行的債。特斯拉有可能欠中國國有銀行的債,如果粒子女士反對中國國有銀行對特斯拉貸款(也就是放水,意味著銀行的買辦化),我支持。

          【文/吳銘,紅歌會網專欄作者?!?/strong>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