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游行隨筆:試問國殤墓園(滇西抗戰紀念館),您是哪個“國”的紀念館?

        2024-04-06 11:58:53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歐洲金靴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在云南騰沖,參觀了一所“國殤墓園”(滇西抗戰紀念館)。其實在此之前我真不知道這所藏館,這次來云南是和小陽帶她外公外婆散散心,在云南走到哪算哪,所以也壓根沒有做所到之處的攻略準備,遇館和參觀完全是意外。

          聽到這個館的名字時我就有點奇怪,“國殤”?哪個“國”?略懵逼……

          而參觀完這所占地面積并不?。?.3萬平米)的歷史紀念館后我真的無語,實在建議這所藏館的主辦單位也不用藏著掖著了,直接改名“國民黨哭墳館”或“國民黨招魂館”吧,真的作嘔。

          這是一家以“中國遠征軍”為核心主題的所謂大型“主旋律”歷史藏館,但是其內核恐怕并非紅色的、而是充滿了靡靡藍調的“主旋律”,不論是建筑風格與磚瓦色澤,還是內部的布景、燈光、音樂等,都充斥著濃郁的對國民黨反動派昔日統治力量的追憶追思之感,以及對美帝國主義的無限感恩與不盡叩拜之情。

          蔣介石、宋美齡、孫立人、廖耀湘、衛立煌、宋希濂、黃杰、霍揆彰等,這些被我人民軍隊與億萬工農群眾在人民解放戰爭中要么殲滅、要么趕到臺島去的反共劊子手們,竟然一一于該館內挺立,雄姿英發,塑神抖擻,讓人頓覺挑釁和張狂。

          我知道肯定會有人洗辯張目:“這是遠征軍主題紀念館,這些國民黨將領都是在抗戰中‘有功’的,怎么就不能展覽宣傳啦?”

          行,那就好好說說「中國遠征軍」。

          中國遠征軍這支隊伍之所以近三十年來重新在學術界與輿論場紅火起來,其背后推動力顯然是一群國內的右翼果粉與域外的帝國主義勢力。

          蔣介石八十年前派出的這支境外作戰力量,它的政治性質除了正面意義的抗日補充(其實也是對蔣府丟掉東面所有海岸線的無奈彌補),更是反面意義的對英帝國主義亞洲殖民版圖的主動協助、融入、仆從。

          特別是后者,事實上才更是向來對英美諂媚的蔣介石之所以派出遠征軍隊前往緬甸幫助英軍作戰的根本緣由(付出巨大傷亡代價卻依舊換不回“江心坡”,就是蔣介石對英跪拜之體現)。

          這種心態早在全面戰爭初期的上??箲鸺从畜w現——想那東北三省、長城以北丟失大片土地均能接受,為何一俟上海戰事爆發,蔣介石、白崇禧們便寢食難安?原因無他:上海城內租界密布、買辦云集、英美資本遍地,而當時距離九國公約會議即布魯塞爾會議召開還有不到十天,蔣介石希望借淞滬會戰向國際社會表現國府抗擊日本之“勇氣”,以爭取英美等國的介入、尤其是對日本的外交施壓。蔣記國軍在上海的抗日行動完全就是抗給“國聯調查團”看的,祈求美英可以因為上海存有大量美英投資和大面積的公共洋辦租界而能夠給國軍“幫幫忙”。

          視角回到滇西也是如此。

          不管東北人民死活(電令張學良不抵抗)、不管華北人民死活(電令何應欽簽訂《何梅協定》),不管中原人民死活(花園口慘案無需多言)、不管長江下游人民死活(南京城破,丟下手無寸鐵軍民而棄城逃往重慶)的蔣介石,義無反顧派出十二萬精銳部隊出境“協助英軍”,正是為了他心心念念的“國際地位”。

          通過宣布“入緬作戰”,蔣介石終于如愿以償從主子羅斯福手里獲得了他夢寐以求的“中國戰區統帥”的高帽,這是蔣氏的人生巔峰。

          只是,這位“中國統帥”直到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意大利已投降、蘇聯紅軍已逼近柏林、共產黨軍隊也在擴大解放區收復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中國統帥”竟然還能丟掉河南湖南廣西福建的省會和兩百多座縣城,在日寇已然窮途末路之際依然打出豫湘桂大敗,整個反法西斯陣營中只有這位“中國統帥”領導的所謂“正面戰場”直到戰爭結束都未能發動反攻,直接促使史迪威憤然與之分道揚鑣(史迪威對同時期共產黨的抗日成績是高度肯定的,這觸怒了“剿G>抗日”的老蔣)。

          這樣的“統帥”,代表不了中國;以幫助英國收復殖民地為實際戰略目標的軍隊,同樣代表不了中國。

          毛主席曾說:“中國應當對世界有較大貢獻”,從階級斗爭與國際主義的角度,中國作為自古以來的世界性大國,必須向來站在正義的一方——于世界格局而論,中國必須站在反殖民主義、支持各國各地區實現民族獨立的陣營,因而以此為標準,維護英屬殖民現狀的蔣記國府是斷然不能代表中國形象的。

          現實是,相當一部分緬甸軍民也確實將國民黨的遠征軍視作“英軍走狗”、破壞緬甸“解放事業”的“英軍幫兇”,這里面自然有日本軍國主義在緬甸的洗腦欺騙宣傳作用,但蔣介石軍隊本身具有一定的政治非正義性同樣是原因之一。

          這也就是為何戴安瀾部隊遭到日軍伏擊后,緬甸軍隊卻袖手旁觀……戴安瀾當時不由悲嘆:“關公走麥城,也不過如此,緬甸非久留之地!”

          我想所有熱衷鼓吹國民黨軍隊、哪怕是聲稱“至少也有些抗戰功績吧”的人們都應當明白一個基本事實:蔣介石國民黨在中國的統治是極其血腥反動的,它每多存在一天都是中國人民的一天災難——就拿滇西保山來說,四十年代城內被洗劫屠殺了三次,一次是日寇,兩次是國軍!龍云家族撤退時洗劫一次,日軍入侵時洗劫一次,龍云家族收復時又洗劫一次。

          試問這些歷史為何騰沖國殤墓園不費些筆墨介紹,而只知描摹日寇暴行?

          再比如,國殤墓園里鑄造的“民工修路”、“餓死不吃軍糧”等“場景還原”,真的符合國民黨軍官腐敗到令人發指地步、軍民嚴重對立、百姓反抗反感國軍的歷史史實嗎?紀念館主創團隊不會是把淮海戰役的小推車場景給拷貝過來了吧?

          在滇西的滇緬公路上,抗日無能但搶劫中國百姓與華僑華商十分在行的國軍,可謂留下了千古奇談。

          典型如被日寇打得丟盔卸甲的第六軍和六十六軍,沿途見人就搶,宋希濂一度上報軍委會要求將六十六軍軍長張軫和新編二十八師師長馬維驥槍斃,最后馬維驥被斃,但張軫卻因為白崇禧和何應欽力保,只是撤職了事。

          自國民黨遠征軍入緬后,緬甸的臘戊一夜之間成了混亂的黑市,布匹、妝品、珍寶、食物、煙酒、軍火,整車整車地運回物資奇缺的昆明,這就是國民黨的看家本領。

          嚴肅而論,國民黨被迫接受共產黨組織統一戰線而下場的“正面戰場抗戰”,本質是為了維護蔣府的法西斯統治,而不是為了廣大人民的福祉與中華民族的前途。

          從這個層面而論,那些可憐的國民黨壯丁們,實際是“十萬青年十萬軍”蠱惑下的悲情炮灰,他們的犧牲事實上是在為加固國民黨統治做著最后的修補——所謂“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這句話在1944年由于湘桂戰事危急,蔣府采行美國顧問魏德邁的整軍計劃,并提出此一口號,由國民政府組織中國青年軍——實際就是在知識青年中選拔組建壯丁炮灰團,為他蔣某人送命、且是送給歐美諸強看(印緬戰事涉及英國利益)。

          都1944年了,中共領導的敵后抗日根據地人口早由5000萬人上升到近億人、敵后抗日正規軍早由40萬回升到47萬人了,蔣軍才開始“一寸山河一寸血”?之前功夫花哪去了?忙著攘外必先安內,還是忙著祈求國聯調查團幫忙“調停”一番?

          這就是包括“中國遠征軍”在內的全體國民黨軍民、特別是下層普通士兵的悲劇,他們的壯烈犧牲,在國民黨高層腐敗、昏庸、黑暗的統治與內斗中被無情的無視。

          根據高戈里的研究,抗日期間國軍獲最高榮譽的有172人,其中職銜基本明確的:將校以上文武官員占96.51%,將軍及省部級以上官員又占83.72%;“國光勛章”在抗戰期間國府僅授2人,即蔣介石本人和傅作義;“青天白日勛章”在抗戰期間共授170人,其中將官以上136人(含美軍4人:馬歇爾、史迪威、魏德邁、陳納德)占80%,校官20人占11.7%,尉官3人占1.7%;軍士2人,占1.1%,其他9人占5.2%——士兵則為0,

          而毛主席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民獲得最高榮譽的有183人,除4名營團職干部外,占97.81%的都是基層指戰員、民兵和普通老百姓!

          我同情包括“中國遠征軍”在內的國軍普通士兵的犧牲,但如果不能以階級視角與歷史唯物主義的敘事出發、分析這些國民黨軍人其一生經歷,那么必然會陷入政治失真的虛無主義錯亂。

          如果說連國民黨自己都向來不重視那些遺落留困在東南亞的遠征軍老兵——上世紀不論是席卷大陸黃金而逃的反攻時期,還是號稱“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富庶時期,臺灣從來沒有管過那些留落在緬甸雨林中尋親無門甚至被迫種植鴉片的“遠征軍老兵”們一絲一毫,更別提號稱“在緬功勛卓著”的孫立人還被蔣介石囚禁一生……反倒是大陸方面的我們近些年來不斷鼓吹所謂“遠征軍功績”甚至施以所謂“老兵回家計劃”、“遠征軍尋根之旅”,這是不是太魔幻了?

          試問那些所謂的“遠征軍老兵”在我們這里的敘事中有沒有完整嚴肅的論述其軍旅履歷、作戰生涯、人生結局?

          比如被騰沖市國殤墓園力捧的孫立人、廖耀湘,他們在緬甸的新一軍、新六軍等,待抗戰結束立刻馬不停蹄投入到蔣介石發動的反共戰爭中,屠殺我軍民數以萬計,僅一個四平保衛戰,我東北民主聯軍就有超過八千人殞命于這些所謂“遠征軍部隊”的炮彈與屠刀之下。

          遼沈戰役期間,我東北軍中流行著一首歌:“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專打新六軍。菜心味甜營養好,殲滅新六軍建功勛。同志們大家來競賽,看看誰是人民的大功臣!”

          這些,包括騰沖國殤墓園(滇西抗戰紀念館)在內的許多大陸地區的官方媒體、機構、學術組織,為什么向來諱莫如深?

          近年來,官方宣傳屢屢在這種問題上翻車早非一次兩次,動輒“抗戰老兵”、“遠征軍老兵”,結果細細一查,手里都曾沾滿了我人民軍隊與工農群眾的血…反倒是那些真正貨真價實的八路軍抗戰老兵們,輿論待遇卻不遠遠如這些國民黨遺老,這就是所謂“一切以統戰價值為論”是嗎?

          當然,這里也要強調,太多的共產黨的老革命老前輩也壓根不在乎虛名與利益,他們在建國后直接遁身市井成為“普通人”一員,參與進社會主義建設大潮,從無半點私心似情“倚老賣老 倚功賣功”,這是毛主席那一代老一輩共產黨人的修養。

          只不過,縱使他們有修養,他們不在乎,他們與世無爭,但是作為后輩的我們往往在魔幻的現實面前絕對是不能容忍或放過的,尤其是面對顛三倒四為國民黨招魂的政治宣傳,必須看到一次譴責一次。

          近代以來,中華民族真正意義上以國格獨立、主動作戰的姿態走出國門保家衛國,必然是也只能是1950年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的抗美援朝!

          如前文所述,中國應當永遠站在正義的一方即反對殖民主義與霸權主義的陣營中,而四十年代的國民黨遠征軍與五十年代的共產黨志愿軍正是在這個標準下被劃分為了兩支完全不同的政治軍隊:前者是英帝國主義殖民體系的維護者,后者是美帝國主義殖民體系的抵抗者——正如毛主席在黨的七屆二中報告中所言,中國革命的勝利“沖破了帝國主義的東方陣線”。

          除了給國民黨招魂洗白,國殤墓園(滇西抗戰紀念館)還有一個極大的問題就是抑制不住的崇美媚美。

          比如飛虎隊的照片墻盡數是美國飛行員,中國的犧牲飛行員呢?不配上墻?

          包括列舉各種美國飛行員在華期間與中國軍民“友好相處”的圖片,似乎要力證美軍的高大形象、力保中美關系溫暖綿潤源遠流長……

          然而,世人誰不知美軍軍紀敗壞臭名昭著?

          就說在滇西,根據宋希濂的回憶:“一個在步兵訓練班當助教的美國少尉,在黑林鋪的一家酒店,非要一個國軍軍官給他找妓女,國軍軍官拒絕,美軍少尉當即開槍打死了這個國軍軍官。一個在緬甸經商的華僑符瑞生,在仰光陷落后回國時,請求搭載一個路過的美軍車輛,前往昆明。車上的六名美軍將符瑞生的妻子帶走,而將符瑞生扔下。走了一段路之后,六名美軍士兵將符瑞生的妻子拖入樹林中輪奸,等符瑞生隨后趕到時,他妻子已經奄奄一息。…………美軍在1942年到1945年抗戰勝利的這段時間里,在滇西一帶非常多,有軍官、士兵、記者以及前來考察的學者等等,各色人等都有,其中也有不少敗類,從滇西到昆明充滿了這些人渣留下的各種劣跡,吃喝嫖賭、奸淫擄掠,無所不為。”

          敢問保山、騰沖、國殤墓園(滇西抗戰紀念館),這些史實,為何不呈現以予歷史全貌呢?

          最后請注意,這家國殤墓園,于1945年修建,又在近四十年后的1984年組建了國殤墓園復修委員會及規劃施工小組而重修的。

          也是在那一年,我們在會見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時指出:“統一后,臺灣的制度不變,臺灣人民的利益不會受到損害。臺灣同美國、日本可以繼續保持現有的關系。”

          結合最近某些年復一年重復的鬧劇,更加讓人感到無奈。

          …………………………………………

          參觀紀念館的最后,看到一群學生整齊劃一的進館,應當是當地學校組織的“主旋律愛國主義教育活動”吧,只聽講解員對孩子們說:“這些是國家的英雄,是我們民族的先烈,是我們的脊梁!”

          而不遠處的館內,就是蔣介石、孫立人、廖耀湘、宋希濂們的雕像………

          【文/歐洲金靴,紅歌會網專欄作者。本文原載于公眾號“金靴主義”,授權紅歌會網發布】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