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毛澤東率領中共中央“進京趕考”紀實

        2024-03-28 11:20:52  來源: 黨史博采   作者:史進平、康彥新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1949年1月31日,有著數千年歷史文化底蘊的古都北平和平解放,一個嶄新的新中國蓬勃欲出。在這關鍵歷史時刻,一代偉人毛澤東高瞻遠矚,把新中國建都的目光逐漸鎖定在北平城。3月23日,春意盎然,滿懷勝利喜悅的毛澤東率領中共中央機關離開工作生活近兩年的西柏坡遷往北平,拉開了建設新中國的帷幕。

          幾番商議,六朝古都北平被定為共和國首都

          北平,3 0 0 0 多年的歷史文化古城,最初見于記載的名字為“薊”。公元前 1045 年北京成為薊、燕諸侯國的都城;秦始皇統一中國以后,一直是中國北方重鎮和經濟文化中心。9 3 8年,遼代把這里定為陪都。之后,金、元、明、清國也都把這里確立為國都。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到了1949年初,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革命即將在全國取得勝利,在哪里建立新中國都城的問題被中共領導人提上日程。

          其實,定都北平這座歷史上有著深厚都城優勢的古城,毛澤東已經過深思熟慮。

          早在1948年9月黨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在和負責山西作戰的徐向前談話時,就透露出要和平解放北平與定都北平的心愿。當聽到閻錫山頑固不愿意放棄太原的事情后,若有所思地講:“看來太原不打是不行了,最好北平不要打。”“北平不要打”,目的是完整保存北平,以做未來人民共和國的國都。平津戰役期間,毛澤東的這一謀略得以實現。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這座世界歷史文化古城回到了人民的懷抱。

          ◆1949年3月25日, 毛澤東同北平市長、北平市軍管會主任葉劍英在西苑機場。

          關于定都北平,毛澤東廣泛征詢了大家的意見。1949年3月,到西柏坡參加七屆二中全會的王稼祥受到毛澤東邀請,專門對定都問題進行了探討。毛澤東直接問王稼祥:“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我們的政府定都何處?歷朝皇帝把京城不是定在西安就是開封,還有石頭城南京或北平。我們的首都定在哪里最為合適呢?”王稼祥作了片刻的思考,然后回答說:“能否定在北平?”毛澤東要他談一下理由。王稼祥分析說:“北平,我認為,離社會主義蘇聯和蒙古人民共和國近些,國界長但無戰爭之憂;而南京雖虎踞龍盤,地理險要,但離港、澳、臺近些;西安又似乎偏西了一點。所以,我認為北平是最合適的地方。”“有道理有道理”。毛澤東一邊笑著,一邊不住地點頭。王稼祥這種建立在當時國際政治格局和國家安全戰略上的看法與毛澤東以及其他中共領導人完全一致。

          同時,毛澤東還廣泛征求了到達解放區各民主人士的意見。據陳叔通回憶,為籌備召開新政協事宜,毛澤東多次親自征詢他的意見,并說:“你是清朝的翰林,經歷了幾個時代,見多識廣,你的經驗是很寶貴的。”陳叔通秉性耿直,直率地向毛澤東陳述自己的意見,他表示新政協召開,應待北平解放,確定首都后,在北平召開為好。

          1949 年 3 月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提出定都北平。“我們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領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協商會議,成立聯合政府,并定都北平。”

          精心考察,香山成為中共中央入駐北平第一站

          到北平駐地究竟先設在哪里?其實,中共中央機關遷入北平的大搬遷一事,在 1948 年與 1949 年之交就有所議論,但究竟什么時候動,具體日子一直沒有定下來。到了 1949 年 1月中旬,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楊尚昆感到“形勢發展迅速,移動有提早之可能,需積極作這種準備”。他隨即于 1 9 日派中共中央直屬供給部副部長范離前往北平,勘察進入北平后的駐地。

          1月27日晚,楊尚昆到周恩來處,將準備大搬遷的部署情況作了匯報。周恩來告訴他: “中央已有大致意向,時間大約是下月中旬。中央意見是讓克農先去北平,各部門究竟先走若干人,還有待商定。”楊尚昆隨即以周恩來的名義,給在北平的彭真、葉劍英和中央軍委作戰部副部長兼第三局局長王諍發去密電,通知他們開始啟動迎接中共中央機關的大搬遷事宜。

          就在那段日子里,中央成立了“轉移委員會”,由周恩來親自主管。楊尚昆遂讓在前兩次“搬家”時組織檔案轉移的中直黨委副書記曾三和自己一起負責具體事務。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領導的駐北平打前站先遣組先期到達北平,負責安排打前站的全部工作。同時,“搬家”期間運輸所需的車馬糧秣、后勤保障、通信聯絡、安全警戒、住宿和接應等問題,楊尚昆也同有關負責人都事先作了商議籌劃。

          不久,赴北平作了一番勘察的范離返回西柏坡,將他在北平勘察駐地的情況作了匯報。他總的感覺是,北平城里的情況比較復雜,中央機關如果一進北平就駐扎城內,安全警戒條件不夠成熟。他還帶回了葉劍英的親筆信。信中說“范、劉(劉達)二位同志偵察和研究結果,我們認為選在香山較為合適。只需遷動一家慈幼院即可。”

          長期主管特情工作的李克農,通過自己的系統對北平的復雜情況已經有所掌握。他告訴楊尚昆,北平是國民黨華北“剿總”的所在地,原來就特務機構林立,另外,隨著我軍的不斷勝利,從東北、華北和西北有大量特務流竄到北平潛伏、暗藏下來,很難在短時間里查清楚。特別是北平是和平解放的,國民黨在北平的黨政軍機關雖然被我方軍管或宣布解散,但社會政治環境一時還來不及清理。

          楊尚昆和李克農都感覺到,清理出一個局部比較安全的環境,是中央機關進駐北平前的一項重要工作。因此兩人很快達成共識,中央機關到北平后,起碼在一段時間里不宜駐扎在城里。

          2月1日晚,楊尚昆和李克農將他們的討論和已經形成的共識向周恩來作了匯報,一致認為中央機關的此次大搬遷和安置,是一項不同以往的重大政治任務,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周恩來對中央機關進北平后“駐地暫放在城郊為好”的設想表示同意。

          為了慎重起見,2 月 3 日,中央又派李克農一行由西柏坡動身, 7 日與程子華(時任北平市警備司令員)一起到香山勘察,經過詳細調查,即確定香山為中共中央、解放軍總部所在地。他們共同認為:其一、安全有保障。北平和平解放后,眾多特務潛伏于此,暗殺、綁架、打冷槍時有發生。并且,青島尚未解放,敵機很有可能隨時來北平轟炸,選址香山無疑是上策;其二、有利于逐步過渡。由于我黨長期處于農村環境,對城市環境不習慣,缺乏管理城市的經驗。因此,無論從生活還是思想都需要有一個逐漸熟悉情況、學習新經驗的過渡過程。其三、房屋眾多。北平解放不久,傅作義的軍事機關尚未完全撤出,房屋極感困難,環境極為復雜,房屋不集中,而香山有 3000 多間房子,且僅遷出一家慈幼院即可。其四、香山環境安靜優雅,適合中共中央機關辦公。

          2月8日,李克農給在西柏坡的楊尚昆寫來一個《來平后各項情況報告》中說:“昨日與平警備司令程子華去香山一帶看住址,已決定駐該地。”另“林總(林彪)已允調給吳烈師為警衛部隊,最近即可調至香山一帶駐守,另調工兵二連幫助修理工作。”當時,為了保密又能順利進行遷移工作,明確中共中央駐平機關代號依然為勞動大學,下設三個臨時處,一個是勞動大學籌備處,設在北平市內弓弦胡同,專門辦理交涉和備置辦公生活用品等,由中央書記處辦公處副處長賴祖烈負責主持;一個是勞動大學收發處,設在頤和園北邊的青龍橋,專門負責調查社會情況和布置警衛保衛機構,也辦理中央機關來京人員的住宿介紹等具體事宜,由東北社會部部長王范負責主持;還有一個是勞動大學招待處,設在香山,主要負責香山地區的房屋修理、布置、租借等,由邊紀忠、田疇主持;中央直屬供給部副部長范離負責籌備“勞大”全體人員的供給事宜。

          未雨綢繆,做好從農村到城市大搬家的思想教育工作

          為了做好從農村搬到大城市這樣一件非同尋常的大事,中央決定由周恩來主管中共中央進駐北平的行動,任弼時協助周恩來進行統籌安排,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具體負責。

          七屆二中全會過后,搬家進京事宜馬上提上日程。3月17日晚,周恩來通知楊尚昆中央書記處已經作出 2 3日啟程向北平進發的決定。1 9 日,周恩來又親自召集各中央機關單位負責人開會,布置“大搬家”的事宜。剛從北平回來的賴祖烈,詳細介紹了香山中央機關臨時駐地的情況。接著,楊尚昆根據中央機關的組織系統、工作性質,就哪些部門應該先隨書記處一起走,征求了與會者的意見。最后,周恩來告訴大家,中央已經確定了到北平的時間,書記處將于2 5 日抵達北平。隨后強調,中央遷入北平,是去工作的,是去克服困難的,不是去享受、去安樂的,這一點大家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他還要求,在“大搬家”之前,要分頭把中共七屆二中全會的決議傳達下去。

          要進大城市了,為了使久在農村工作生活的干部戰士們對形勢和政策有正確的認識,中央對機關的干部戰士進行了充分的思想教育。根據過去轉移的經驗和這次進入城市新的情況,專門制訂了《機關部隊轉移前后應該遵守和注意的事項》,對轉移前應該注意和要做的事做了安排,并對轉移過程中必須遵守的紀律做了明確規定,還對機關和部隊進入北平后所應遵照的守則作了十分細致的要求。長期在主席身邊工作的閻長林清晰地記得,有一次,毛澤東走進警衛班屋里,親切地問大家:“還有幾天時間我們就要出發了,你們進城準備工作做好沒有?你們有沒有進城享福的思想?”

          大家表示:進城后一定提高警惕,要做好保密和保衛工作,防止壞人的破壞和搗亂,決不中資產階級的糖衣炮彈。

          毛澤東聽了以后高興地說:“你們準備工作不錯,有物質準備,也有精神準備。”接著又說:“我們進城后還要建立新中國政府,很多人要在政府里當官,不管當多大的官,做什么樣的工作,都是為人民服務,都是為革命工作,都要努力奮斗??刹灰詾檫M城了,當官了,就不求上進了,不愿再過艱苦生活了。那樣,就和李自成差不多了。我們共產黨人一定要艱苦奮斗,把我們偉大的祖國建設得繁榮富強。”

          同時,為了在進京前對機關工作人員做好妥善安排,3月20日,中共中央還作出了《轉移委員會關于人員退職的規定》,對轉移中有些人員的處理問題,作出了一般不退職的規定,提出“老弱或有些疾病不能繼續工作,但也不愿意退職或回地方工作者,不得勸其退職,也不得嫌棄,仍隨原機關轉移,妥為照顧。”“老弱不能繼續工作而確實自愿退職者(回家后確實能生活者)可準予退職……除必須給以足夠路費外,并應按其軍齡及家庭情況對其以后生活分別給予適當的關照。”字里行間體現出黨中央對干部關心照顧的優良傳統和作風。

          關于駐地西柏坡的善后工作,楊尚昆決定由曾三、鄧典桃、鄧潔、廖志高、方志純 5 人組成新的“轉移委員會”,負責中央動身時及動身后的組織和善后,尤其是要有留守人員把房屋家具全部登記造冊,交給建屏縣政府統一處理,做好與當地政府的物品移交工作,并最后徹底檢查保密情況。

          從成立組織機構、安全保衛以及人員安排,轉移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做到了周密部署,有力保證了黨中央從西柏坡向北平轉移的萬無一失。

          周密部署,確保交通安全萬無一失

          中共中央由西柏坡向北平搬家,頭等重要的事是安全工作,必須保證黨中央和毛主席遷移的絕對安全。為保證黨中央機關安全抵達北平,從西柏坡到北京的沿途每一段都做了具體分工:從西柏坡到涿縣,由華北軍區負責;從涿縣到長辛店,由第四野戰軍第 42 軍負責;從長辛店到西直門,由 41 軍負責;從西直門到香山,由李克農負責;對空警戒問題,包括西苑機場、香山等警戒,統由劉亞樓負責等等。

          北平市政府和北平駐軍成立了以葉劍英、聶榮臻、李克農、程子華、劉亞樓為領導的迎接中央遷平組織委員會,多次專門開會研究,對中共中央移駐北平的沿途警衛、對空警衛、閱兵,以及慶祝會規模、地點等都做了極其嚴密的部署。

          ◆毛澤東同民主黨派負責人和其他民主人士在西苑機場。

          為了迎接中共中央、人民解放軍總部進北平,軍委鐵道部已在 2 月 20日由石家莊遷移至北平辦公。鐵道部部長滕代遠召集平津鐵路局長郭洪濤等有關干部也開會研究,明確提出一定要保證鐵路暢通無阻,不發生任何問題。對暗地里的反動分子伺機破壞決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采取妥善的萬無一失的措施,保證中央領導同志的絕對安全。會后他們又去西直門、清華園兩車站實地察看,認為西直門車站很復雜,汽車過多,而清華園車站最小,適合于警戒,比較安全,為此確定中央首長乘列車直達清華園車站下車。隨后,平津鐵路局詳細研究了進北平特別快車的安全、指揮、調度及各站值班等具體問題和實施方案。3 月 22 日,葉劍英和李克農就鐵路布置情況致電轉移委員會周恩來、任弼時、楊尚昆并報中央:“關于鐵路布置如下:(一)從涿州到清華園,共有十二個站,約六十余公里,兩個小時即可到達?,F每站派負責人員兩名,一守電話,一盯道岔,并監督車輛通過。(二)編三個列車,每列車八個車皮,三十輛摩托車巡道。第一列車八個票車,載警衛部隊和少數干部及保衛人員為壓道車,第二列車掛八個臥車、一輛餐車(準備六十客簡單晚餐),此車即區委主車。第三列車掛五個票車,三個行李車,專載高級干部。(三)第一列車開西直門車站下車,然后用卡車將他們直送香山。第二列車直開清華園車站。(極少數歡迎人員即在該站迎接)。然后換乘汽車開西郊飛機場閱兵,并與工、農、青、婦及民主人士、學生見面。第三列車則開前門外東車站,然后乘汽車巡城一周,一面可以轉移目標,一面讓初到北平的高級干部觀光一番。”

          周恩來接電并請示毛澤東后,于第二天傍晚即給北平市委復電:“同意業電所提的各項布置,我們預定 24日晚宿涿縣,請派一負責干部到涿縣等候我們。由涿縣到北平的專車可作準備。是坐汽車還是坐火車,等我們到涿縣后再決定,請你們仍作兩種的準備。”

          在交通安排上,除對乘火車進北平問題提前進行了布置外,還對搬家的運輸工具——汽車也做了安排。楊尚昆在西柏坡給第四野戰軍司令員林彪打電話,要四野派汽車負責運送任務。于是,羅榮桓就派剛剛參加完平津戰役的四野汽車團去西柏坡,迎接黨中央遷入北平。

          3 月 22 日,四野派來的 100 輛美國制造的十輪大卡車、十幾輛中型和小型吉普車,分別從北平和天津駛進了西柏坡。據當時擔任第四野戰軍汽車三團團長、后曾任總后勤部車船部部長的蔣澤民回憶:“3 月 20 日,四野總部來了命令,讓我們團派車去河北省西柏坡接毛主席和中央直屬機關進北京,而且要選派政治可靠、有管理才能的干部帶隊。我找來組織干事,讓他把全團司機的檔案拿來,從中選出 200 名政治思想好、技術熟練的司機,作為去西柏坡的駕駛員,又挑出1 0 0 臺好車。我把這項任務交給曾給李富春開過車的團運輸參謀嚴謁帶隊。”“3 月 22 日晚,車隊到了西柏坡,嚴謁即找葉子龍聯系裝車之事。此時,司機全然不知,當第二天早上裝車時,司機才知道接中央首長去北京。大家心花怒放,一邊往車上裝東西,一邊高興地說‘用我的車接毛主席和中央首長去北京太幸福了!我終生難忘這一天。’”

          告別紅都,毛澤東踏上進京趕考之路

          1949年3月23日早晨,所有車輛都在離西柏坡不遠的平山縣郭蘇河灘待命。

          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就要離開最后一個農村指揮所西柏坡赴京建國了,聞訊的鄉親們都出來送別,村口到處都是依依不舍的告別情景。此時,毛澤東也徹夜難眠,想想中國革命的艱苦歷程,怎么能不思緒萬千!據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回憶:在頭一天晚上,毛澤東批閱完最后一批文件后,站在窗前眺望著夜空,一支一支地抽起煙來,一直在思考問題。直到凌晨三四點鐘,才上床睡覺。

          周恩來知道毛澤東睡得晚,便對戰士們說:“你們不要九點鐘叫主席起床,讓他多睡一會兒沒關系。”快十點鐘了,值班戰士才把毛澤東叫醒。毛澤東顯得精神煥發,異常高興。他說: “今天是進京趕考的日子。”周恩來風趣地說:“我們都應當考及格不要退回來。”毛澤東滿懷信心地說:“退回來就失敗了。我們決不做李自成。”

          中共中央機關決定分三批離開西柏坡。第一批是先遣隊,他們已經在北平一解放就進了城,接管北平,并為黨中央進駐北平打前站;第二批是中共中央機關和毛澤東等領導人,乘坐汽車從西柏坡,經靈壽、正定北上向北平進發;第三批是后勤部門和后衛,坐車押運物資,經洪子店、溫塘、平山、石家莊乘汽車北上到北平。上午 11 時,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出發了。第一輛是吉普車,是帶路的前導車。第二輛是中吉普,司機周西林,毛澤東主席乘坐在這輛車上。由于沿途是馬車走的土路,前面警衛車一路揚起的灰塵全落在后面的車上。因此,毛澤東戴上眼鏡口罩,穿著雨衣,全副武裝以抵擋灰塵。第三輛中吉普也是警衛車,坐著幾名警衛員,跟在毛澤東的車后。第四輛是一輛小臥車,坐著劉少奇一家。第五輛是江青和李訥坐的中吉普。第六輛是周恩來和鄧穎超乘坐的,也是一輛中吉普。往后第七輛、第八輛是朱德一家、任弼時一家乘坐的中吉普。再往后是陸定一一家和胡喬木一家乘坐的第九輛車、第十輛小吉普車。最后一輛是葉子龍一家乘坐的小吉普車殿后。中央警衛團的手槍連和一個步兵排分別坐在大卡車上擔任沿途護衛任務。車隊浩浩蕩蕩一路北上,經靈壽、正定、行唐、曲陽,當晚住在唐縣城東淑閭村。毛澤東住在村民李大明家,晚上睡在用門板搭建的床鋪上。這一夜,毛澤東前半夜先同村里的干部談話,后半夜就坐在小凳上,以門板當桌子,在一盞昏暗的煤燈下寫文章,直到東方發白。李大明老大爺還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景。他回憶說:“那一天,先來人看了房子,群眾把街道和院子打掃得干干凈凈,還潑了很多水。屋子里鋪上了谷草。當時還不知道在我家住的是毛主席,是后來才知道的,江青和李訥住在北屋的耳房里。”

          24 日上午 9 時,車隊離開淑閭村繼續向北行駛,越過平漢鐵路,來到了古城保定。這時正好是中午時分,當汽車到達城西門外廣場時,打前站的同志和中共冀中區黨委的領導,早已在這里迎候了。區黨委書記林鐵緊緊握住毛澤東的手說:“主席路上辛苦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我不累,我的精神很好。你們現在都很忙,許多問題亟等解決,你們是怎樣安排的呀?”毛澤東很想了解一下情況。這時周恩來搶先開口道:“主席先休息一會兒,吃飯后再聽他們匯報吧。”又對林鐵說:“休息、吃飯和匯報的時間加在一起,不能超過三個小時,因為下午 3 點半還要出發。”飯后,中央首長聽取了林鐵的工作匯報,都表示非常滿意。這時,公安局負責同志進來請示,中央首長進城時,街上有的人認出了毛澤東,現在滿街都是人,要等著看毛主席一眼,問是否要凈街。毛澤東當即表示不贊成凈街驅趕群眾的做法。周恩來說:“不要凈街,不要限制群眾的自由,更不能影響商店開門營業。主要是把街上的交通秩序維持好。”

          下午3點半,從保定繼續往北,經徐水、定興、新城等縣,于傍晚到達了涿縣縣城,分別住在縣委大院和第四野戰軍第 42 軍軍部院內。

          當晚,葉劍英與滕代遠等率三部列車迎接,匯報了進駐北平的具體安排。毛澤東說:“黨中央進入北平,這是一樁大事,政治意義十分重大,是黨和軍隊勝利的歷史上最有意義的事情。要計劃好,安排好。”同時,他指出在七屆二中全會上剛剛提出“兩個務必”,因此入城儀式要搞,但不要興師動眾,規模要縮小,要減少浪費。中共中央書記處到北平的消息要公開,檢閱駐北平部隊,會見各民主黨派領導人和無黨派愛國人士,就在西苑機場的小范圍內進行。

          25 日,毛澤東和中央其他領導改乘專列出發,于凌晨4時到達清華園,隨后乘汽車來到頤和園。他們進入頤和園后,下車步行,邊談笑邊欣賞沿途的優美風景。在半山腰的益壽堂,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葉劍英、彭真、聶榮臻、陸定一和李克農等人共進了進城后的第一頓早餐。餐后,毛澤東在靜謐的頤和園景福閣休息。

          萬眾云集,滿懷熱情迎領袖

          中共中央、解放軍總部進駐北平古都,是一個驚天動地的重大事件。3月 25 日下午,北平工人、農民、青年、婦女、教授、藝術家等各界人民代表和機關干部代表、各民主黨派和民主人士早就乘汽車打著紅旗,從不同的地方,向西苑機場駛來,滿懷熱情和希望迎接自己的領袖。

          下午 4 時許,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到達西苑機場,頓時軍樂大作,歡呼聲震天。5 點整,機場上空升起了四顆白色的照明彈,閱兵開始。樂隊高奏雄壯的《解放軍進行曲》,50 門六零炮陸續發出 500 發照明彈,猶如千萬顆亮晶晶的星星高掛在空中。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到達北平。圖為毛澤東在西苑機場檢閱人民解放軍部隊。

          中共中央領導們檢閱部隊后,下車走進一萬多名各界群眾代表中,機場上頓時沸騰起來。人們用勁鼓掌,高呼口號,盡情地歡笑著。毛澤東和工人代表、婦女代表握手,又走進一百多名前來迎接的民主人士代表中間,熱情地與沈鈞儒、郭沫若、黃炎培、馬敘倫、李濟深等一一握手,互致問候,并合影留念。

          在返回頤和園的路上,毛澤東興奮地說:“今天總算完成了一件大事??!從現在起,我們就可以向全世界、全中國宣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已經進駐北平,這標志著中國革命取得了偉大的勝利,但這還不是完全的勝利,今天還不能開大的慶祝會,等全國都解放了,再開大的慶祝會,意義就更大了。”

          當晚,中共中央五位書記宴請了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等二十多位愛國民主人士代表,表達了中共中央愿與各民主黨派和愛國民主人士合作共事的誠意。

          夜宴結束后,中共中央五位書記乘車前往香山。毛澤東入住幽靜別致的雙清別墅。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住在距雙清別墅不遠的“來清軒”。至此,從西柏坡向北平城的大搬遷順利完成。

          1949年3月26日,《人民日報》(北平版)在頭版新聞中向中外公告:“中共中央、人民解放軍總部于昨日遷來北平”。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