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讀書

        我這樣讀《黑與白》

        2024-03-28 08:26:05  來源: 曹征路-劉繼明研究中心   作者:笑雀鵬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就我自己如何讀《黑與白》的方法問題向網友們作個交流。分三個方面:

          一、端正心態讀《黑與白》

          信手拈來,隨興而讀,這是常人讀書習慣。但特殊情況特殊對待,特殊時期讀特別之作,就得有點講究才行。我讀《黑與白》的心態概括為四句話:

          笫一句是我讀《黑與白》,沒有任何的狂熱和好奇,而自始至終都沉湎于冷靜和思考;

          第二句是我讀《黑與白》,沒有致力于尋找書中的人物以對號現實中的誰誰誰,而是一斑窺豹,跳出書本去看那個時代;

          笫三句是我讀《黑與白》,不是專注于對書中部份語句和段落的評價,而是用小說作敲門磚,去打開自已思考和分析的大門;

          笫四句是我看《黑與白》,不是把它當作普通的小說,做為茶余飯后的消遣,而是從中尋找用于剝皮剔骨的利刃。說實話,如果想從小說中尋刺激找消遣,當今無一本值得捧讀的東西。因為光怪陸離的現實,呲牙咧嘴鮮血淋淋的權貴大佬,遠比聊齋和西游中的妖魔鬼怪更奪人眼球。在出版物中找不到的精彩描述和鞭韃謾罵,在網絡上和坊間隨時可見。

          這是我說的笫一個方面問題。

          二、放在階級斗爭大背景中讀《黑與白》

          毛主席說,“在階級社會中,每一個人都在一定的階級地位中生活,各種思想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新中國走過的這七十多年,己約定俗成地分為改開前后兩個階段。這不是簡單的三十年四十年的數字劃分,也不是以毛偉人逝世為節點標志,而實質是由階級斗爭的結果所致。說直截一點是中國的社會主義在與資本主義兩條道路斗爭中失利的結果。這兩個階段一個叫社會主義,一個叫“特色社會主義”。一個是工人農民和廣大無產階級勞動者翻身作主人的社會主義,一個是極少數官僚特權資產階級精英當家作主,無產階級重新淪為無產無權無地位的弱勢群體的“特色社會主義”。

          社會制度的根本變化,帶來了以七十年作為題材的文學作品在文壇上也呈現出冰火不相容的兩大類兩個陣營。

          笫一陣營是慶解放迎新生,歌頌黨歌頌英雄、歌頌社會主義前三十年的紅色文學作家,如孫犁、趙樹理,魏巍、梁斌、梁曉聲、浩然、徐光耀、李英儒、李曉明、王林、雪克、馮志、劉流、袁靜等等等等。

          另一類是帶著復辟后的“中山狼″本性,瘋狂進行反攻倒算,詛咒共產黨和新中國,抹黑偉人毛澤東和共和國英雄的“胡漢三”式的文痞流氓們。從八十年代的“反思”文學,到當今的“傷痕”文學。以莫言、于艾平為揚幡人,為急先鋒,是明火執杖反黨反毛反社會主義,為改開唱贊歌的妖孽。至于目前經歷過改開前后的兩個歷史階段實踐檢驗,懷著切膚之痛的情感,求真理、守紅旗、反復辟、衛江山的一些文學和文化斗士如陳先義、劉繼明、曹征路、孔慶東、司馬南、艾躍進、鄭強等等,他們是仍在戰斗的笫一陣營的紅色文化衛士。

          文壇上的兩種力量,根本不是什么文學流派之爭,而是徹頭徹尾的階級斗爭在文學領域的反映!帶著這樣的結論和時代背景來看莫言、于艾平、再看劉繼明,看陳先義和他們的作品,就會豁然開朗,毫不費力,沒有疑團甚至只有“紙上得來終覺淺”的感覺。

          這是我說的第二個方面的問題。

          三、讀了《黑與白》以后,我會做什么?

          一部偉大的作品會有不朽的生命力。不是翻過看過就算過了。瑞士心理學家卡爾·榮格說:“向外看的人,夢游;向內看的人,覺醒”??础逗谂c白》要向內看,用心看,求覺醒。

          首先是用階級分析的觀點看作者。給作者定位了,其作品就定位了。我覺得比起莫言、于艾平那些否定新中國前三十年的狂徒,劉繼明先生的《黑與白》是以溫文爾雅的君子之風,用客觀公正的文人心態,用小說的藝術表現形式,記錄了一段活生生的歷史。

          雖然二者都是在訴說新中國的一段社會歷史。但從作者心靈的道白和作品所描寫的內容看,又有著黑白分明的天壤之別。

          作者的立場和動機不同。莫言直言“我有一種偏見,我覺得文學藝術永遠不是唱贊歌的工具,文學藝術就是應該暴露黑暗,揭示社會的黑暗,揭示社會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類心靈深處的陰暗面,揭示人性中惡的成分。”

          那個骨子里充滿反動而又劇毒滿腹的于艾平也是完全用極其丑陋、顛倒黑白的下三濫手法,扛起所謂“傷痕文學”黑招牌,赤裸裸地繼承和光大了納碎黨徒戈培爾的謊言重復理論,聲稱,“多說幾遍,反復的說,才能喚醒一些人”,“能感動一個人就感動一個人”。這些人不是光光滿足于記錄世上的假惡丑,而是不知羞恥的編造謊言,駭人聽聞地制造丑惡,作為攻擊社會主義的炮彈,還披上文學作品的外衣來撈金。

          劉繼明先生說:“如果說以前我是為文學活著,那么,55歲之后,我開始為信仰而活、而斗爭”。55歲,正是改革開放40年以后,是歷經40年實踐檢驗之后。

          用階級分析的方法去看待兩個陣營的作者,你就感到不是要不要看書的問題,而是要不要去站隊,要不要有共產黨員的黨性,要不要有正義者的良性,要不要有捍衛真理的血性,要不要有為真理而斗爭的緊迫性!

          其次,讀了《黑與白》,不要拘泥或局囿于作品本身,而要學習運用作者的思考力、洞察力和鑒別力,去透析和解剖以改開之名行復辟之實者:

          思想本質的反動性,

          復辟綱領的系統性,

          同路異心的一貫性,

          賣國求榮的洋奴性,

          竊國大盜的貪婪性,

          兩貓理論的荒謬性,

          垂簾聽政的專制性,

          陽奉陰違的虛偽性,

          壓榨人民的殘忍性,

          禍國殃民的毀滅性。

          這才是讀書要達到的真正目的。我讀了《黑與白》,對幾十年的改開歷程看得更清更透,寫了“私有化的三步曲”、“改革十問”、“今日社會‘三十不’"、“十看偉人與小人之區別”、“一夜暴富才是社會主義”嗎?等多篇思考,雖拙不成文,但發在不少微信群有的在網絡媒體上都引起了較好反響。揭露真相,擴大影響,喚起民眾,形成共識,才是我們的目的和任務。

          再次就是積極推介,擴大影響,讓更多的人了解《黑與白》,閱讀《黑與白》,引起共鳴,引發共震。

          蘇共在有20萬黨員時奪取了政權,在有2000萬黨員時喪失了政權。黨員數增長100倍,國家分裂成15個。有人曾提出疑問:為什么當時蘇共不出來反對國家分裂解體?

          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但是從赫魯曉夫起,就數典忘祖,在意識形領域放大斯大林的錯誤,并把這種錯誤解讀就是社會主義制度的錯誤。長期在宣傳中,都是把斯大林等同于社會主義的化身,幾乎徹底顛覆了人們以往的社會主義價值觀,嚴重動搖了人們對社會主義的信仰和信念,被許多歷史學家看作是蘇聯垮臺的起源。我們看改開者們否定毛主席,并借此否定整個社會主義,和赫魯曉夫之流不是毫無二致、毫無區別至于此極嗎?

          讀書是為了明歷史,是為了求真相,也是為了知未來。一個人讀書,能更多的人明歷史,知真相,知未來,才是讀書的最大“效益”!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