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1d77l"></small>
    1. <kbd id="1d77l"></kbd>

        <output id="1d77l"><nobr id="1d77l"></nobr></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郭松民 | 《周處除三害》:一個血腥的寓言

        2024-03-08 08:08:01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在許多領域,不少原本平常的事,動不動就飯圈化、邪教化——這似乎是二十一世紀的新現象。

          作者|郭松民

          01

          在受夠了磨磨嘰嘰的《第二十條》與不死不活的《熱辣滾燙》之后,突然看到《周處除三害》,還是覺得很爽。

          爽片,就應該這樣拍。

          《周處除三害》的前四分之三,其實與大部分香港黑幫片相似,并沒有特別令人感到驚艷的地方,真正的高潮是后四分之一。

          但前四分之三,有一個轉折的橋段,用的是不錯的,那就是陳桂林(阮經天飾)突然被人告知,自己患上了肺癌,來日無多,于是他決定做一點留名青史的事——把排名在自己前面的兩個通緝犯干掉,然后自首,是為“除三害”。

          這個轉折令觀眾信服。

          在黑澤明1952年拍攝的電影《生之欲》中,渾渾噩噩過了一輩子的市民科長渡邊,檢查身體發現到了胃癌晚期,只能活四個月了。

          震驚、痛苦之下,他決定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把一個垃圾場改造成兒童游樂場。

          《周處除三害》是不是受到了《生之欲》的影響?觀眾可以見仁見智,但無論如何,導演努力使自己的人物行為符合邏輯,這還是對的,也是對觀眾的尊重。

          但內地導演,好像不太介意這一點,人物性格乖戾,想一出是一出,全無邏輯可言,今年春節檔的《第二十條》【點擊閱讀】和《熱辣滾燙》【點擊閱讀】都有這樣的問題。

          當然,《周處除三害》也不是沒有瑕疵。比如陳桂林腹部中了一刀,然后被釘入棺材,埋入墳墓(盡管封土很淺),但他居然能夠踹開棺材與封土,死里逃生,未免太過神奇,上次做到的這一點的還是《殺死比爾》里學了中國功夫的烏瑪·瑟曼。

          02

          《周處除三害》,最令人感到震撼的,是結尾大開殺戒的場面。

          陳桂林從棺材里逃出生天,發現被他追殺的頭號通緝犯牛頭林祿和,已經被變身為一個邪教的尊者(陳以文飾),每天帶著一幫男女信眾在一個禮堂唱歌,講道。

          于是,陳桂林來到禮堂,將尊者一槍爆頭,轉身離去。

          但是,他剛走了幾步,聽到信眾又在尊者妻子的帶領合唱邪教的主題曲,“微風刺痛著靈魂,找不到應該的方向……”,便再次返回道場,宣布凡是一分鐘內不肯離開的人,都將和他(指尊者)一樣。

          少部分逃走了,大部分繼續淡定地唱,陳桂林行刑式地將他們一一擊斃,無論男女。

          血腥!

          這一橋段有何寓意?

          網上有各種各樣的說法,這里不一一例舉了。

          在我看來,這其實更像一則當下的社會寓言,許多人都會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意識到,在許多領域,不少原本平常的事,動不動就飯圈化、邪教化——這似乎是二十一世紀的新現象。

          一旦飯圈化、邪教化,就意味著不可理喻,無法溝通,于是拿槍爆頭就成了最“爽”的解決辦法。

          如何解釋這種現象呢?

          被胡錫進像狗皮膏藥那樣到處貼的所謂“信息繭房”理論,只觸及到了皮毛,根本沒有接觸到本質。

          我認為,這和人類社會進入了后新自由主義時代有關。

          所謂后新自由主義時代,是指這樣一個階段:新自由主義全球化造成的惡果已經充分顯現,其對經濟增長的刺激卻呈再衰三竭之勢,然而,人們還是找不到別的道路來代替它。

          新自由主義全球化造成的惡果,在社會層面,就是將形形色色的社會共同體摧毀殆盡,代之以一個原子化、沙化的“社會”。

          以中國的情況而論,原有的國營企業、農村人民公社等帶有社會主義性質的,能夠提供歸屬感和安全感的共同體已基本解體,家庭這樣的小共同體,也在個人主義、享樂主義、消費主義的影響下,處于緩慢解體過程之中。

          當然,家庭的解體(包括一些人干脆懶得建立家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即由于內卷的激烈、剝削的殘酷,很多人也無力承擔一個家庭。

          問題的關鍵在于,人們對歸屬感、安全感的需要,絕對不會隨著社會的原子化、沙化而消失,反而會更加強烈,以至于完全壓倒了“理性”,這就為形形色色的邪教,預留了空間。

          尊者搞邪教,主要是為騙錢、騙色,但他卻提供了虛假的歸屬感、安全感,人一旦深陷其中,就像吸毒一樣,即便知道自己受害了,也很難自拔,就像影片中那位年輕的母親,寧肯拿刀抹脖子,也不肯抓起自己的錢包逃出尊者的道場。

          03

          《周處除三害》的編導,感受到了后新自由主義時代飯圈化、邪教化的社會趨向所帶來的窒息感,并以自己的方式對這種時代焦慮做出了回應。

          由于種種局限性,他們沒有揭示這種現象的根本原因,更談不上給出解決辦法,只能用一個血腥的寓言,去觸痛社會。

          但是,對我們來說,如果不想被原子化、沙化的社會掩埋,又不想在邪教中迷失,那就應該起來為陷入后新自由主義時代泥潭中的世界尋找出路了。

               【文/郭松民,知名獨立時評人,紅歌會網專欄學者?!?/strong>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日韩 熟女 自拍